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片亂象,上下離心

2020/1/30 — 11:03

疫癥繼續蔓延,中國國內一片亂象。中央政治局接管全國防疫指揮大權後,組長李克強去了武漢,只隔一天,習近平就迫不及待在接見世衛頭目時,說明整個防疫工作是自己直接指揮。

李克強只任組長一天就被邊緣化,那李克強這個組長又怎麼幹下去?習既然要直接指揮,為何不一開始就親任組長,扭扭捏捏,所為何事?

中央一級已經亂得不成規矩,又叫底下各級政府何所適從?難怪武漢市長出來見記者呻冤,說不是他們隱瞞疫情,是中央沒有授權,而檢疫也只有中央一級才有權公佈。言下之意,武漢有上報,只是中央一級壓下不發。中央為何壓下不發?因為中央想過一個喜氣洋洋的春節,習近平要在團拜會上發表講話,唱好中國,要讓全中國老百姓體會「厲害了我的國」。

廣告

武漢市長知道自己的宦途凍過水了,反正都是死,索性把真相說出來,還自己一點清白。六四前趙紫陽見戈巴卓夫,說鄧小平雖已退休,但黨內有重大事情,還是要聽鄧小平的意見,便是不肯揹六四開槍的黑鍋。同樣道理,六四後李鵬堅持出版六四回憶錄,把開槍責任推到鄧小平身上。看來中共有這種傳統,再大的官,生前再英明神武,都不肯揹千秋罵名。

至於地方,各打算盤,封城的封城,堵路的堵路,趕客的趕客,都只顧自己,不管他人。中美談判吃了大虧,香港問題無解,台灣大選敗北,在世界上稱呼人少得罪人多,這半年來麻煩纏身,周身唔聚財。當此噩夢連連之際,來了疫癥,主觀上不想黑天鵝來,偏偏黑天鵝就來了。

廣告

有評論說,習近平迫不及待「直接指揮」,原因就在於鍾南山等專家預言疫癥十五日後到頂。既然半個月見頂,習近平若不站在最高位置,功勞就是李克強的,因此猶豫一夜後,終出手奪權。

疫癥會不會在半個月後到頂?最新消息是,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北京目前疫情呈現五個特點:一是仍以輸入性病例為主,二是出現多起聚集性病例;三是波及範圍越來越廣泛;四是出現流行病學上明確的本地二代病例;五是出現隱性感染者和低年齡段患者,全人群都是易感人群。

以北京最新公佈為例,不用專家判斷,我們都知道疫癥不可能在半個月見頂。

鍾南山是沙士專家,什麼風浪沒見過?之前還憂心忡忡,為何突然樂觀起來?如半個月真正見頂,那全國範圍內大可不必如此緊張,香港也不必封關了。但萬一不是如此呢?
關鍵是,誰在為誰背書?是政府為專家背書,那就是政府跟從專家的研究結果發佈行政命令;是專家為政府背書,就是專家要依政府意旨去調整自己的專業判斷。政府為專家背書,雖不中亦不遠矣;專家為政府背書,必定荒腔走板誤盡蒼生。

偏偏習近平是偉大領袖,全國上下要「定於一尊」,若習近平要求半個月見頂,鍾南山豈敢不從?幸而半個月很快就到,是習近平英明,還是病毒不聽話,到時就有分曉。只是萬一半個月後疫癥更嚴重,死人更多,擴散更厲害,到時習近平又如何交代他「直接指揮」的豐功偉績?到時是不是又要把李克強這個組長推出來孭鑊?

另一種可能是,半個月後,感染和死亡人數果然下降了,全國歡欣鼓舞,齊頌領袖偉大,再往後,慢慢就不再每天公佈數字了,慢慢更不會公佈了。到那時可能更得人驚,可能疫癥已失控,因為,專家要為政府背書,數字也是要為政府背書的。

香港這邊,林鄭還死口不封關,陳帆說每日進入香港的大陸人二千,說得輕描淡寫,好像二千已經很理想了。假定二千人中只有百分之一染病,已經有二十個,二十個帶毒者每天在香港市區遊走,要感染多少香港人?這些被感染者又要感染多少親友和路人?陳帆是不是腦觳壞了?

讓二千大陸人來香港旅遊消費,會讓香港人發達嗎?反之,香港要付出多少費用來安置治療感染者?更別提身受其害的香港人可能喪命,家人受牽連,可能造成終生殘疾,這些代價是不是林鄭一人扛得起?

美英各國相繼撤僑了,也在相繼中斷與中國的航班,疫情會惡化到什麼地步,半個月內見分曉。但通常,悲觀一點有備無患,盲目樂觀會吃大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