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群早產嬰兒父母致全港市民公開信:支持醫護罷工!爭取全面封關是為了守護香港人

2020/2/5 — 18:05

【文:一群早產嬰兒父母】

我們是一群曾經和正在陪伴我們至愛的早產嬰兒經歷生死邊緣的父母,我們強烈譴責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於2月4日星期二早上,所發表「醫護人員罷工影響新生嬰兒未能得到適切照顧」之言論,並作以下回應。

我們當中部份父母的子女現時仍然留醫在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 (NICU)、加護病房 (SCBU) 和兒童深切治療部 (PICU) 接受治療。即使已出院的嬰兒,大部分還有數之不盡的醫院覆診期,需要經常出入公立醫院。雖然醫護罷工對我們及子女確實有直接影響,但我們仍然堅定地支持醫護罷工!因為醫護罷工所爭取的全面封關,是為了守護他們服務的香港人,一日不全面封關,不能堵截病毒源頭,不但不能集中資源對抗疫症,而且還會令社區爆發大規模感染風險大增,導致原本已不勝負荷的香港醫療系統百上加斤。醫護罷工不是逃避什麼責任、害怕什麼感染,而是為了拯救香港人,這些我們都十分了解及支持。

廣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於2月4日星期二早上的記者會中,不盡不實地聲稱醫護罷工影響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的運作,刻意誤導公眾及企圖轉移視線。實情是行政長官以及特區政府,試圖利用早產嬰兒及其他需要深切治療的嬰兒之安危來誤導香港市民,令市民錯覺有新生嬰兒會因為醫護罷工而得不到適當的治療及照顧,此等說法實在可恥!

讓我們把事實告訴大家:現在最令早產嬰兒處境嚴峻,並令我們這群父母極之擔憂的,是武漢肺炎疫症的急速擴散!偏偏政府沒有盡力為我們的孩子把關,遲遲未落實全面封關,令我們的孩子受感染的機會上升。除了父母,在孩子們住院期間最用心愛護他們的,就是前線醫護人員。還記得在孩子住院時,會有醫生護士們自稱為孩子的「契媽、契爸」,對所有的孩子都愛護有加,甚至因他們的一些小狀況,比身為父母的我們更為緊張。無論工作有多繁重,身軀有多疲憊,仍願意每天為父母解答問題、指導我們更懂照顧孩子和減少擔憂。正因愛子心切更懂一天不全面封關,社區感染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加劇,越多隱形病人,在醫院裏的孩子受感染的機會就會越來越高。抗疫工作迫在眉睫,惟特首多次拒絕聽從專家建議,甚至拒醫護罷工前的討論會於門外,他們才在無可奈何情況下,逼不得已冒著犧牲自己前途的風險而進行罷工爭取全面封關。
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內大部份病患都是因為早產出生時器官發育未完善,以致心臟、腸臟及呼吸系統,尤其肺部,會較一般嬰兒虛弱。因此,就算只是很輕微的感染,病情也會急速惡化,直接危害他們的生命。一旦有醫護人員或探望的父母本身已受感染,孩子們更危在旦夕,要以他們虛弱的小身軀與病魔搏鬥。而我們這群父母,則擔驚受怕,怕自己會把病毒帶入病房。每天進入病房前都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地進行消毒,穿上保護衣物及口罩。現在甚至連觸摸自己的子女都不敢,生怕萬一自己成為隱形帶菌者,會不慎把病毒傳染給嬰兒。醫院縮短甚至取消探訪時間,也是希望減低小生命受感染的風險。我們雖然萬分不捨,但也明白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弱小嬰兒,我們亦深信病房中的醫護人員會盡心盡力地照顧我們的孩子。可是政府一直拒絕全面封關,疫情如今已經在社區擴散,這些弱小的生命以及全香港人已成為政府傲慢態度及不作為的賭注。

廣告

就算已出院的早產嬰孩,亦需要常常出入醫院接受各種跟進檢查及非常重要的覆診,例如早產嬰兒眼檢查、腦部超聲波、心臟超聲波、職業治療、物理治療、言語治療等等的跟進。亦有很多已出院的早產嬰孩,只要一旦感染流感或其他上呼吸道疾病更需要入院霧化,嚴重者更需要插喉幫助呼吸,試問如不全面封關,令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在社區大規模爆發,醫院裏滿是隱形患者,我們怎敢帶孩子去醫院?可以怎樣保護這群生命小鬥士?

事實上全港的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已經出現至少兩宗因為內地父母隱暪情況或提供虛假資料的懷疑個案,情況確實嚴峻。

東區醫院一名雙非孕婦誕下三胞胎,刻意隱瞞曾到內地醫院就醫。雖然後來確診為普通肺炎,但若該名孕婦真為武漢肺炎病人或帶菌者,產前病房的同房病人及醫護人員均有被傳染的風險。而為其進行手術的醫護人員亦有機會受到感染。雖然未有證據顯示武漢肺炎能經母體傳給嬰兒,但存有病毒風險的嬰兒就與我們的早產嬰兒同一病房中,著實令我們一眾早產父母憂心不已。

另外,聯合醫院一個發燒男嬰留醫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期間,該男嬰父親隱瞞其內地醫護身份,以及曾在武漢肺炎爆發後於內地醫院前線工作的實情。若該名父親為帶菌者,由他踏入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開始,住在同一病房內的早產嬰兒及病房內所有醫護人員均承受着被傳染的風險。弱小的嬰孩在武漢肺炎的陰霾下,根本沒有任何保障!現時尚未出事,只是萬幸,理應立即行動,堵截源頭。

此外,由昨天起,香港已經出現多宗香港本地人傳人個案,接着幾天確診個案只會不斷增加。武漢肺炎已經開始在社區爆發,香港的醫療資源已長期捉襟見肘,怎能有效應付每天過萬名內地入境人士? 多位專家已經警告若不全面封關,香港會變成第二個武漢,那政府是憑什麼理據維持多個關口開放?特首辯稱封關是歧視,國際間已用行動說明並非歧視,而是控制疫情蔓延的必須及果斷措施!難道讓隱形病人在香港四處走動流竄,甚至瞞報病歷及背景,大增社區傳播風險,就是上策? 難道為了這些不負責任的外來病患者,香港七百多萬人,包括我們的早產嬰兒及前線醫護的性命,就可以忽視?  

當政府未能確保外來病患如實相告背景及外遊紀錄,全面封關是唯一可以保障我們的早產嬰兒、醫護以至全香港人的方法。只有減少外來患者及帶菌者湧入,醫護才有足夠人手照顧病患,否則杯水車薪,香港醫療系統必然崩潰!所以我們相信醫護!支持醫護的決定!

我們深明醫護人員並非想逃避,而是以死作諫,希望政府救救香港人,除了我們的嬰孩,我們一群早產嬰兒的媽媽也曾在鬼門關徘徊,亦是由醫護人員盡力搶救才把我們性命拉回來。為何我們都是公立醫院的服務使用者但仍支持罷工?全因我們相信醫護,從17年前的沙士到現在,我們從未遇過會臨陣退縮的醫護人員,現在他們不是因為害怕照顧患上肺炎的病人,亦非擔心自身安危,而是因為政府遲遲不肯截斷病毒源頭,而作出如此重大及影響自身前途的決定!

這是一場短期醫療效率與保護長遠醫療制度的博弈,沒有完美解決方法,除非政府願意重新負上責任,真心聆聽市民的聲音和依從專家的意見,為香港,為香港人作出正確及時決定!

我們深明醫護緊守崗位的重要性,但更明白醫護人員的性命同樣重要,他們保住生命這才能守護所有病人的生命。正正因為我們的早產嬰兒都是生命鬥士,努力地求存和成長,我們更加重視及珍惜每一個生命。全面封關可能導致一段時間的經濟損失,但如不封關,許許多多的香港人可能將永遠失去身邊的至親。在疫症時期,便民措施不應凌駕市民安全!

特首的言論,是把政府未能全力有效抗疫的責任,本末倒置地推卸在前線醫護身上,並且騎劫早產嬰兒及其父母,以我們孩子的名義道德勒索前線醫護,抹黑他們的專業操守。有關言論亦有誤導市民大眾之嫌,用錯誤訊息激起反對醫護罷工的聲音,令大眾轉移視線針對醫護而模糊了對政府不封關、縱疫情的過失。

我們及我們的早產嬰兒,全賴香港這一群專業醫護的支持和照顧,才能捱過生死存亡的住院時期。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我們的一家齊整,非常感激他們當日的支持與照顧,無以為報。而在他們需要支持的當下,我們一眾早產父母定當義不容辭,站出來支持他們的選擇,支持他們的行動。

醫者父母心,我們身為父母,絕對明白醫護罷工的決定,是以全香港人的福祉為依歸,我們一群早產嬰兒父母,願與香港醫護同行!

203位早產嬰幼兒父母 聯署
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


203位早產嬰幼兒父母 - 聯署名單:
屯門醫院22位
2007年 NICU 28周出世 皮蛋爸爸
2017年 NICU 30週出生 謙謙父母
2017年 NICU 25週 出生,住院134日 逸賢&逸謙父母
2017年  NICU 24週,住院210日 璟軒&璟皓父母
2018年 NICU 27週出生 粒粒父母
2018年  NICU 熙熙媽媽
2019年 NICU 24週出生 甩甩父母
2019年  NICU 25週3出生 絡堯&豬仔包父母
2019年  NICU 33周4出世 卡樂B媽媽
2019年  NICU 28週2出世 豬肉丸媽媽
2019年  NICU & SCBU 迷你豬父母
2019年  NICU LingIn父母
2019年  NICU 30週出生 小蜜瓜父母
伊利沙伯醫院34位
2017年 NICU & SCBU Kiu Kiu父母
2017年 NICU & SCBU 31週出生 Ki媽媽
2018年 NICU & PICU 24週出生,住院20個月仍在醫院 公主媽媽
2018年 NICU 29週出生 信信&言言爸媽
2018年 NICU 26週出生 恩悅父母
2018年  NICU & PICU 諾諾父母
2018年  NICU & SCBU 27週出生,住院over 100日 順順父母
2018年  NICU 30週5出生 俊皓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27週出生,住院66日 豆豆父母
2019年  NICU E&T爸媽
2019年  NICU 30週出生,住院135天仍在醫院 熙熙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大頭仔父母
2019年  NICU 小新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30週出生,住院37日 朝B爹娘
2019年  NICU & SCBU 兩個豬豬爸媽
2019年  NICU 25週出生 柏樂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28週出生,住院70日 芯芯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6出生 俊堯父母
東區醫院19位
2017年 NICU & SCBU 26週出生 小豆父母
2017年 NICU & 兒科病房 33週出生 宸安父母
2017年 NICU 33週出生 哲純哲翔父母
2018年 NICU 26週出生 Darren父母
2018年 NICU 24週出生 Grace父母
2019年 NICU 33週出生 小b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33週出生,住院1個月 天堯日舜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出生 TinYau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1出生,住院118日 樂兒父母
2019年  NICU 27週 開心果媽媽
威爾斯親王醫院43位
2015年 NICU 恩恩&賢賢媽媽
2017年 NICU & SCBU 32週出生,住院 2.5月 豆沙父母
2017年 26週5出生 Yau Yau父母
2017年 NICU 25週出生 Billy & Bella父母
2017年 NICU 30週5出生 Brittany & Bernice父母
2017年 NICU 27週2出生 Isaac Caleb父母
2018年 NICU 星語父母
2018年  NICU 31週6出生 Shelton父母
2018年  NICU & SCBU 承霖父母
2018年  NICU 29週,住院兩個月 霖霖父母
2019年 NICU Tanya父母
2019年 2NICU & SCBU 32週出生 Selina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27週出生 知知父母
2019年  NICU 薯薯父母
2019年  NICU 3T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27週出生,住院4個月 霈翹父母
2019年  NICU 皮蛋父母
2019年  NICU 臨臨父母
2019年  NICU 33週出生 炘炘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出生 澄澄父母
2019年  NICU 27週3出生 天祈父母
2019年  NICU 31週出生 Tin父母
瑪嘉烈醫院22位
2017年 NICU 24週出世 吱吱父母
2017年 NICU 28週出生 Raina父母
2017年 NICU 28週出生,住院79日 Kansley父母
2018年 NICU 32週出生 易柔父母
2018年 NICU 28 週岀生 HS父母
2019年 NICU 33週出生 Estelle父母
2019年 NICU 33週出生 晴晴父母
2019年 NICU 32週出生 Elijah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出生,住院107日 小豬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瑤瑤父母
2019年 NICU 26週 軒軒父母
瑪麗醫院21位
2017年 NICU 30週出生 畯然媽媽
2017年  NICU SS媽媽
2017年 NICU & SCBU 32週出生 朱古力父母 
2017年 NICU & SCBU 33週出生 哲純父母
2017年 SCBU 34週出生 小喵父母
2018年 NICU 28週出生,住院 8.5個月 BiBi & DiDi 父母
2018年 NICU 33週4出生 住院1.5個月 Jensen 父母
2018年 NICU 25週出生 住院15個星期 子誠子楊父母
2018年 NICU 29週3出生 住院8星期 Jamie父母
2018年 NICU 住院1星期 卓潁媽媽
2018年 NICU 35週出生 住院6星期 敏莉父母
2019年 SCBU 32週出生 星星父母
廣華醫院14位
2017年 NICU & SCBU 33週出生,住院70日 Hei父母 
2017年 NICU Hang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Tisha父母
2019年 NICU & SCBU Wing父母
2019年 NICU 小小媽媽
2019年 NICU 33週出生 包包母
2019年  NICU Kiki父母
2019年 NICU 24週出生 Ava父母
聯合醫院24位
2016年 NICU 30週出生,住院86日 朗舜父母
2016年 NICU 33週6出生,住院24日 思博父母
2017年 NICU 23週出生,住院 740天 Daniel父母
2017年 鷄蛋仔父母
2017年 NICU 27週出生 甄甄父母
2017年 NICU 貓仔父母
2017年 NICU 恆恆父母
2017年 NICU 27週 嵐嵐父母
2018年  SCBU 34週出生 Ho Ho父母
2018年 NICU 25週出生 爾洛父母
2019年  NICU  Wei Wei父母
2019年 NICU 25週出生 Ying Ying父母
其他醫院2位
2019年 NICU 25週 晞玥父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