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針一線送別有線人

2021/1/24 — 1:40

去年 12 月有線新聞部管理層解僱數十名員工,另有 30 名新聞工作者集體請辭,近期,請辭的記者陸續「last day」。 l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去年 12 月有線新聞部管理層解僱數十名員工,另有 30 名新聞工作者集體請辭,近期,請辭的記者陸續「last day」。 l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可不可以出船到公海邊緣,直播保釣漁船入境?」「可不可以預測韓農最終和警方衝突的地點,預早派駐攝制隊?」「特首選舉,可不可以用肉眼數票,快人一步預測結果?」「可不可以化驗一下牛肉丸,看肉丸裡有沒有牛肉?」「四川地震交通中斷,可不可以徒步走入震央?」有線新聞部的記者,都知道看起來mission impossible的意念,只要合乎新聞價值和原則,答案只有「可以,盡力試,做咗先。」

大膽假設,細心求證,行動力強,是有線新聞部多年來的紅褲子訓練。背後是要打通多少新聞人脈,吃了多少白果依然不言放棄,無論面對的事情多嚴峻,也能冷靜地部署和繼續追求。

通往有線大樓的荃灣海盛路,多少記者一邊走一邊灑過眼淚,或許是因為上司嚴苛的要求,或許是工作過勞太疲勞,或許是採訪失誤的自責,但抹掉眼淚,明天回到公司,撇開其他干擾,最後大家還是為「如何做好新聞」搏命戰鬥。

廣告

經歷了12月初有線新聞部因為管理層粗暴解僱40名員工,引致另外30名新聞工作者集體請辭的事件後。這陣子,請辭的記者陸續last day。

迎接幾位離職的資深新聞工作者,卻不是傷感和無奈,而是熱熱鬧鬧的歡送會,人頭湧湧,笑聲滿滿。事緣一班「Cable同學會」成員,不眠不休多天,希望給幾位舊同事,帶來一幕幕難忘的離別回憶。

廣告

港聞組三位入職達廿年的小組主管,同事口中暱稱為「三娘」(源自「三娘教子」,那又是另一段故事),分別為林穎茵、林妙茵及曾楚群。這個「三娘」暱稱,由地底浮上地面,漸漸連主角們都知道。「三娘」在新聞部主管不同新聞範疇,多少年,她們一邊累積經驗慢慢成長,也教導好幾代的年輕記者。筆者由報館轉職電視台,「三娘」當時已獨當一面,多屆新聞系學生也在她們培育下脫胎換骨。

「三娘」在12月初請辭,這兩周先後完成最後一天的工作。她們於last day當天晚上7時(日更收工時間)離開編輯室的辦工桌時,「Cable同學會」臉書已經進行直播。「三娘」近日開始收拾桌子,都對要把舊採訪資料「斷捨離」感到依依不捨。

其中,曾楚群當年戴着眼罩及護耳罩,於2003年伊拉克開戰前,於地中海的美軍航母羅斯福號實地報導的巨型照片,原掛在新聞部,同事知道她想保存,特意從舊新聞紀錄裡找回這個畫面,放大成巨型畫框,讓她拿回家留為紀念。

進出有線新聞部,必經一條設計別緻的「時光隧道」,有射燈從透明地板滲出藍白色光線。或許這一晚是三人最後一次走這條隧道,但這段路並不孤單,十數名同事擁簇着她們出來。「感覺像韓星一樣」,三娘們後來回憶道,甜絲絲地笑說。

在公司閘門外,近50人已經就緒,發出喝采聲,有人拉起Banner:「走在事實最前線,以你為榮」。「走在事實最前線」是筆者在有線新聞部時,上司設計的口號,當年起用時,還印在採訪車車身上,由最初的宣傳口號,漸漸深入記者和市民心中。

每個晚上,大家看到「目標人物」離開閘門,都會一擁而上,有人拿着「有線咪高峰」做直擊訪問,紅色圓形圖案,在寶藍色圓球型上,但看真一點,那並不是真正的實物,而是由人手DIY的「cute版」有線咪牌。負責縫制的是一位離職已多年,但對有線滿有感情的舊同事。她說,特意去買布料,一針一線縫的,每個迷你咪牌的製作時間約兩小時。

「Cable同學會」幾位核心成員,已經離職有線新聞部多年,有些已轉職公關,或服務其他新聞機構。但每個人都記得,有線的can do spirit,「覺得要做啲嘢」就坐言起行。

除了送花、造Banner、縫咪牌,最瘋狂的是替「三娘」和另一位資深記者陳婉婷每人度身訂造一本紀念照片冊。有一天,這位舊同事找我:「妳可以把總辭當晚她們在有線門外的照片電郵給我嗎?」

我不知道,原來她要進行這個浩瀚工程,原來她和其他舊同事正蒐集大量舊工作照,有的是辦公室裡扮鬼扮馬的笑臉,有人在忙碌地垂頭工作,有人好有型地於外景場地專注地進行直播,也有人留學再回歸公司,同事在辦公室替她開了一個surprise party,一張一張舊照,配襯着同事的祝福語,精緻地在紀錄冊裡逐一紀錄下來。

大家收到這本紀念冊,都愛不惜手地在翻閱。「謝謝你們一直守護快樂新聞部」最後一頁,留下這一句話。原來這幾本紀念冊,排版工作也是由舊同事親手進行,她們幾位連續幾晚工作至凌晨。連送別舊同事都追求完美,可想她們做記者跑新聞時,這些有線新聞人如何鍥而不捨地替市民追問到底了。

「Cable同學會」臉書專頁成立,是為了甚麼?核心成員說,沒想太多,只是不想幾位好同事孤寂離開,受到這幾位熱血傻人感染,不少已離職多年的有線人都忍不住回來參與歡送活動。

今晚,曾楚群成為最後一位離開有線的「三娘」,同事笑稱,記得總辭那晚,楚群穿了條子休閒服踏出新聞部見記者,原來那天她放假,白天還去了郊遊,可想而知整件事如何突發,她趕回公司,所以一身casual wear.

我們這班傻人,覺得錯有錯着,發起了「穿橫間衣服」的主題送別她,有人衣櫃裡沒有間條服,特意去購置,那種天真純情和好玩,像大學生搞學會活動一樣,所以我們都說,像春天花花幼稚園,無論世界多壞,有線人總是有種童心。在眾人歡呼,好友送上鮮花及驚喜小禮物之後,楚群認真也說了一段話:

「我想說一點話。雖然外面覺得,好似『畸寶』(Cable 亦即有線新聞)變哂,但我始終希望,無論同事留下也好,或離開到其他平台也好,希望觀眾們都會支持一些真正用心、認真做新聞的新聞從業員。因為在這個社會環境下,我們新聞界很需要大家支持。我覺得,別太過覺得好像『香港新聞沒有希望』,無論同事們將來散落到那些平台,也希望大家會繼續支持他們。」

(原有線中國組其中十人,包括主管司徒元將轉戰「眾新聞」平台,繼續與觀眾見面,請大家支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