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馬基金」發債涉嚴重缺失 證監會對高盛亞洲罰款 27 億 歷來最高罰金

2020/10/22 — 23:49

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委員會(證監會)指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高盛亞洲)在管理層監督風險、合規及打擊洗錢等監控方面犯嚴重失誤和缺失,令「一馬基金」(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於 2012 年及 2013 年透過三次債券發售籌得的 65 億美元中,挪用當中 26 億美元。證監會譴責高盛亞洲,以及向公司罰款 3.5 億美元(折合約 27.1 億港元),有關罰款為本港歷來對持牌中介機構最大宗罰款。

另外,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近日有傳因「一馬基金」醜聞,高盛正與美國監管機構協商和解協議,涉及罰款或高達逾 20 億美元(折合約 156 億港元)。

證監會指,「一馬基金」的債券發售由英國高盛國際(Goldman Sachs International)安排及包銷,但實際工作是由高盛旗下身處不同區域的交易團隊成員進行,有關交易收入由高盛位於不同地區的實體分享。證監會指,以香港為基地的高盛亞洲,在三次債券發售的發起、批准、執行及銷售過程中的參與程度非常高,而高盛亞洲最終自有關債券發售所產生的 5.67 億美元總收入中,獲得 37%、金額達 2.1 億美元(折合約 16.3 億港元),在高盛的各個實體中佔最大的份額。

廣告

證監會認為,高盛亞洲欠缺充分的監控措施,監察職員的日常運作和偵測失當行為,並在「一馬基金」債券發售有關的多項預警跡象未獲適當審查時,或未就有關預警跡象得到令人滿意的答案時,便容許債券發售繼續進行。

據證監會提供的案情透露,一馬基金債券交易由高盛亞洲投資銀行部合夥董事總經理 Tim Leissner 負責。他在 2018 年 8 月承認美國司法部所提出、針對他串謀洗錢及違反《反海外腐敗法》的刑事控罪;Leissner 承認,他曾與馬來西亞籍金融家劉特佐及其他人士串謀,向馬來西亞及阿布札比的官員支付賄款和回扣,為高盛取得及保持來自「一馬基金」業務,包括債券發售。

廣告

高盛亞洲高層隱瞞與劉時佐關係 

而本港證監會的調查發現,Leissner 實質上可自由掌控發售這些「一馬基金」 債券,因而令他得以在未經充分質詢的情況下,向高盛提供具誤導性的資料或向其隱瞞資料。劉時佐本身曾兩度被拒絕成為私人財富管理客戶,他的財富來源無法被核實,有潛在的洗錢風險。高盛知悉劉與 Leissner 互相認識,而劉時佐與「一馬基金」及馬來西亞和阿布札比的政府官員關係非常密切。

不過,負責審議債券發售的高盛地區以至集團層面的委員會,在沒有進一步查問的情況下,便接納 Leissner 稱劉在債券發售中沒有任何角色的虛假說法。

證監會引述行政總裁歐達禮(Ashley Alder)指,證監會就案件進行嚴謹及獨立的調查,個案的罰則純粹按照香港罰則框架評估,反映證監會認為高盛亞洲沒有適當處理有關「一馬基金」債券發售的多個可疑情況。歐達禮指,這些缺失導致高盛亞洲多次嚴重地違反證監會的規則。

證監會法規執行部執行董事魏建新(Thomas Atkinson)亦指,在「一馬基金」的個案中,高盛亞洲遠遠落後於持牌中介人理應達到的標準,結果導致聲譽受損,同時令證券業蒙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