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睡夢中心臟病發 太太獲消防電話教心外壓救夫一命 「我連心臟喺邊都唔知」

「我完全唔知任何急救知識,我連心臟喺邊都唔知……」馮太去年 11 月,驚見丈夫在床上口吐白沫,且沒有呼吸,隨即報案求助。毫無急救知識的她,獲消防處人員透過「調派後指引」指導,先行為丈夫施心外壓,最終令心跳一度停頓 20 分鐘的丈夫回復心跳。丈夫其後亦跨過鬼門關,兩夫妻現時生活如常。

去年 11 月一個周末,馮太的女兒因為首次呈分試失眠,碰巧留意到爸爸鼻鼾聲很重。馮太獲告知後,本來不以為然,細心再查看下,卻發現丈夫整個身體躺平,雙眼反白,嘴巴張開,更口吐白沫,已失去知覺。

馮太隨即致電 999 報警,交代地址和情況,讓消防處調派救護車。報案後她本打算掛上電話,但接線的消防隊目(控制)梁雪兒要求馮太不要收線,並指示馮太為丈夫做心外壓急救。

「我完全唔知任何急救知識」

馮太坦言,自己對急救一竅不通,「我完全唔知任何急救知識,我連心臟喺邊都唔知。」梁雪兒則按「調派後指引」,著馮太查看馮生是否有呼吸。當馮太發現丈夫沒有呼吸,更已失禁,更加心知不妙。雖然如此,她在慌張下,仍能跟從指引,為丈夫施救。

馮太回憶當時情景,仍驚險萬分,「雪兒教我隻手點放,點樣數拍子。其實我先生當時身體已經硬咗,個心拱起咗。我好驚,佢叫我一直做,我就聽住佢咁樣做。我一路撳嘅時候,我見我先生個口不停有啲嘢嘔出嚟,然後我撳到佢個身變返淋。」

馮太在毫無急救知識下,透過「調派後指引」為丈夫施心外壓,最終令丈夫回復心跳。

根據消防處紀錄,救護車約 3 分鐘後到場,將馮生送院,馮生要即時進入手術室。當時醫生向馮太指,馮生心跳曾停頓至少 20 分鐘,送院時雖回復微弱心跳和呼吸,但不知道他能否回復清醒,昏迷時間多長,醒後有否後遺症等,一度著她要有心理準備。

馮太形容,先生身體一直很健康,定期有做身體檢查,不煙不酒,也喜愛運動,對丈夫被診斷患有遺傳性心臟病,感到突然。而馮生在術後昏迷 3 天,終能醒過來,吉人天相。

「醫生話,其實最幫到我先生嘅係我」

當馮太向醫生道謝時,醫生卻指,馮太才是丈夫的「救命恩人」,「醫生都話,其實最幫到我先生,救到佢嘅係我……全靠我當時把握黃金機會,先可以救返先生一命。」馮生最終住院 10 日後便可出院,並且完全康復,現已重回正常生活。

馮太坦言,至今仍記得當日摸到丈夫冰冷身體時的情景,到現在每次可再拖住他溫暖的手時,心中仍感恩,「每一日仲可以喺埋一齊係好難得,會更加珍惜,每一日都當係最後一日咁生活落去。」

當事人馮生亦感謝太太救回自己性命,「一個從來冇做過急救嘅人,將一百幾磅嘅男人搬低去地下,救返我,我而家非常之感恩」。他亦希望自己的經歷,可以令更多市民知道,致電報案時,除召喚救護車外,亦可以聽從指引,參與急救,「可能一啲奇跡,係可以發生」。

接線消防隊目:估唔到做後勤都可以救人

梁雪兒亦為成功協助馮生、馮太,感到自豪和欣慰,「雖然好羨慕前線可以衝鋒陷陣去救人,但估唔到自己做後勤,都可以把握呢個黃金機會,黃金時間,搶盡先機去救人。」

馮生(左)希望自己經歷可以令到更多市民知道,致電報案除可召喚救護車外,亦聽從消防處指引參與急救。

根據消防處資料,自 2018 年 10 月 4 日起,為超過 30 種傷病情況,實行「調派後指引」以來,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已向 1,511,251 名召喚緊急救護服務人士,提供了「調派後指引」,當中「心跳或呼吸驟停 / 死亡」個案有 18,466 宗,「妊娠 / 分娩 / 流產」有 7,542 宗,「哽塞」亦有 3,742 宗。

梁雪兒指,明白求助人面對親人的危急情況時,難以保持冷靜,而她處理個案,最困難的亦是安撫求助人的情緒。她說自己會盡量讓他們有信心,把握黃金機會提前急救。她也表示,大部份人都能夠遵從指引處理個案,即使讓未參與過急救的「素人」,都可以做到。

消防隊目(控制)梁雪兒指,大部份人都能夠遵從指引處理個案,即使讓未參與過急救的「素人」都可以做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