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公平又如何

2020/11/15 — 14:02

左派經常分享此圖。看棒球代表競爭沒有問題,但若它代表人人要獲得相同結果便很危險。(網上圖片)

左派經常分享此圖。看棒球代表競爭沒有問題,但若它代表人人要獲得相同結果便很危險。(網上圖片)

美國侯任副總統賀錦麗於推特講述平等(Equality)與公平(Equity)的分別。她指平等是每個人獲相同對待,但因人人起點不一樣,單憑平等不能解決社會不公。政府必須按市民需要提供資源,保證所有人從同樣起點競爭,最後達致公平 — 大家有相同結果。

她的說法除了最後一句沒有問題。資本主義下,富人可以請外籍導師幫兩歲兒子補習英文,再在九龍塘購買單位,助其日後入讀喇沙。居住牛頭角劏房、左鄰癮君子右里古惑仔的學童如何與他競爭? 政府為貧困學生提供書簿津貼,甚至資助參加交流團或補習班,製造機會均等合情合理。

可是,強求結果公平,就等於在公開試中給予兩者不一樣的試卷,是反智行為,但這種反智行為每年也在美國長春藤大學發生。黑人及拉丁裔分別佔美國人口 12.7 及 16.7%,如果大學只憑公開試成積收生,兩個種族的入學比例會比人口比例低。左翼以種族多元為理由,反對這種結果上的不均。於是,大學採取肯定性行為 (Affirmative Action)(編按:或譯平權行動、反歧視行動),以配額確保兩者收生數目。但根據普林斯頓大學研究, 衍生後果是人口佔 5.6% 的亞裔需要在公開試 SAT (1600 分滿分)中比白人高140分,拉丁裔高270分,黑人高450分才有同等機會考進私立大學。據《經濟學人》報道,一位黃姓男子加州長大,公開試 ACT 滿分,全國鋼琴大賽季軍,全國數學比賽頭150,參加過多個全國辯論決賽,更曾在奧巴馬就職典禮演唱。 但報名七間長春藤大學,只有一間取錄。機會平等是優才制 (Meritocracy) 的最佳盟友,而優才制的最大挑戰,是盲目追求公平結果。

廣告

左派也反對兩性收入不均。世界盃獎金男女有別,女足球員有 3,000 萬美元,不足男方 4 億的十分之一。不少女權分子指這反映男女不平等。同工當然應該同酬,但從成果角度出發,男士和女士是否在做同一份工?體育競賽說到底是一門娛樂生意,運動員收入由他們帶來的轉播收益及廣告贊助而定。強行要求結果上的公平: 男女收入一模一樣並不合理。男子世界盃 2018 年總收入 60 億美元,男運動員可分到當中的 7%。相反,女子世界盃總收入 1.3 億美元,女選手會瓜分其中 23%。 從分成百份比來講,世界盃中男女確實不平等,不過是女方收入過高。

此外,西方女權分子經常批評各種高收入職業,譬如工程師、機師等仍以男性為主。根據今年二月的就業報告,巨擎 Facebook、Apple、Google 和 Microsoft 有 20 至 23% 高科技員工是女性,達不到女權分子心目中公平的 50%。可是,女性佔美國大學電腦科技畢業生 18.7%。若我們認為男女能力相等,單從公司就業數據我們看不到有性別歧視存在。此例卻突顯不少女權分子的虛偽: 美國軍隊內有 16 %是女性,建造業裏女性佔 9.1%,而只有 9% 護士為男性,但從未聽聞女權分子指這些職業有性別歧視問題。當中原因會不會是在戰場及地盤日曬雨淋,比室內寫程式和照顧病人危險,收入亦沒有後者高?

廣告

一個三藩市中產家庭長大的白人女性,比一個菲律賓貧民區出生,說英語帶口音的亞裔男人,誰更有優勢?現代女權分子會教育我們,若兩者都在矽谷求職,因女性程式員比例不足 50%,而亞裔男性程式員的比例比人口比例高,那白人女性在找尋工作時需要更多幫助。人的優勢有很多層面。不一樣的家境、性別、種族、智商、外貌、身高,那人有智慧判斷誰比誰更有優勢?左派卻不斷要求我們只從一個角度出發,指在單一維度達到公平結果,便代表社會進步,眼界之狹窄令人詫異。

只追求公平結果,我們很容易會忽略問題的根源。黑人入大學率不足,社會應該由城市建設、治安、師資等角度入手,而不是倚靠大學搬弄龍門,對某一族群的要求降低。若肯定行為對問題根源有效,為何它從六十年代末生效至今 40 多年還需存在?

結果公平說來動聽。但若把它推到極致,便是共產主義下人人每月收入 36 元,那又是否左派心目中的烏托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