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足球夢】為何拖糧仍賣命? 香港足球員的不懈追尋

香港 U23 菁英盃開場第二場,球賽只是第 6 分鐘,班霸東方龍獅球員「澎」的一聲施射,皮球如子彈飛向龍門,U23 守門員謝家榮飛撲,返魂乏術。接下來,東方一球又一球,大炒 7 比 0。

上季愉園和飛馬散班,港超聯一度只剩 7 支球隊。足總就成立一隊「香港 U23」,招攬一眾失業兵。

這支「雜牌軍」,有些球迷熟悉的名字,如謝家榮和羅曉聰。他們曾經被視為香港足壇新星,謝家榮到過英甲試腳,18 歲就入選過香港隊;羅曉聰曾領南華殺入亞協盃八強。

足球路崎嶇,上季謝家榮加盟愉園,羅曉聰效力飛馬,兩支球隊都拖欠薪金。賽季期間,他們有汗出無糧出。那為何還要去練波、比賽,為那些不負責任的班主賣命?

有球員形容,港超聯如劇本一樣離奇,幾乎每年都有球隊財困散班,然後球員跌入追薪和搵班落的漩渦,「沒有什麼不可能發生」。

在香港追夢,像踢一場實力懸殊的逆境波。讓他們告訴你,為何希望渺茫都依舊堅持。

【香港足球專題之三。相關專題調查請看「追薪之路」:〈足球員血汗求生記〉及〈足球員愛與怒〉。】

 

4 年踢 3 隊全部散班 謝家榮一追再追港隊夢

謝家榮今年 22 歲,身高 1 米 86 ,只要輕輕升高,伸手即可觸碰門楣,站在場上彷如巨人。他今年踢香港 U23,每日早上 9 時,準時去到足總足球訓練基地練波,之後在基地健身。

一個禮拜練五日,一日比賽,一日放假。雖然香港 U23 的人工比去年踢愉園少,但球會準時出糧,他已心滿意足,皆因他上季踢愉園,經歷了一整年「噩夢」。

上季愉園和飛馬兩支球隊拖欠球員薪金大半年,賽季完結後宣佈降班,並跟所有球員解約,球員踏上追薪之路。

他還記得,自己為愉園把守大門時,每日在訓練場上左飛右撲,然而無論撲幾多波,都一樣無糧出。當時他不禁自問,自己到底做緊咩?

「唉,今日又出嚟練波、比賽,但又冇錢嘅,一蚊都冇!」

今年愉園和飛馬因資金問題,拖欠球員薪金,並宣佈退出港超聯。甲組只有港會升班,港超聯只剩 7 隊,隊伍數目為歷屆最少。

香港足總成立以 23 歲以下球員為主力的「香港 U23」,招攬無班落的球員參賽。球隊由足總副主席霍啟山贊助,預計斥資「8 位數」推 3 年計劃,最終湊夠 8 隊參賽。

香港 U23 臨時成立,球員可說是「拉雜成軍」,當中有 5 名超齡球員,而每場賽事派 3 人上陣,配合以年輕人為主的方針。

短短數年,謝家榮從外闖回流到失業,雖然有點不甘,但自知控制不了球圈發展,只能踢好每場波。

謝家榮去年從 R&F 富力加盟愉園足球隊,簽約 7 個月,但球會只出了 1 個月糧,目前仍拖欠他約 10 萬元薪金。球員開記招控訴、去勞工處、去勞資審裁處追討,再申請破產欠薪保障基金,今年 7 月追到 10 月,還是追不回薪金。

「一開始諗住,欠我三、四個月,可能下個月應該會出啦啩?佢就用語言藝術,話下個禮拜會出,啲錢匯緊落嚟,咁我雖然半信半疑,但嗰刻都覺得會出嘅……」

球員為保狀態難罷操 討價還價處弱勢

最後愉園拖數大半年,他花光了踢富力時儲下的積蓄。熱血不能當飯食,於是他去完愉園練波,就會到業餘球隊和青年興趣班做兼職守門員教練,一星期教大約三日。

打工仔有汗出無糧出,可能會罷工或辭職,最多東家唔打打西家。而足球員遭欠薪,都要繼續操練和比賽,乃因為要保持狀態,吸引下家招手。「呢季罷操罷踢,咁下一季點算呢?所以最後都係要死死地氣,繼續練、繼續比賽。」

「唔係認同佢唔出糧我哋都繼續返工做嘢呢個行為,只係為咗我哋嘅將來著想。」每場比賽都是表現自己的機會,每日練波,是不想比賽時出醜。尤其是守門員,只得一個正選,每隊有固定班底,更難落班。謝家榮的例子正正反映在追薪一事上,球員如何處於弱勢。

謝家榮說,被拖糧照踢,皆因為下一季著想,延續足球夢。

夢想代表香港 因為愛與歸屬感

做足球員難捱,那為何自討苦吃?原因簡單直接,就是熱愛足球。

一落場就要搏老命,謝家榮試過到韓國比賽,撞傷膊頭致骨裂和肌肉撕裂,手術後休養七個月,留下一條大傷疤。期間他做復康治療,忍着痛慢慢復操,腦海只想着快點康復再落場。

他有一個足球夢:

「代表香港,自小長大,喺度出世嘅地方。有啲榮譽感同歸屬感,係香港先畀到你,自己都好享受呢種感覺。同埋每次香港隊比賽,球迷都會打氣得更加勁。」

巨人的足跡 從明日之星到冇班落

小學三年班,爸爸在街場踢波,謝家榮就坐在場邊睇波,待他們休息時,自己就跑出去踢。家裡電視裝了收費台,爸爸看球賽時,他又坐在旁邊一起看,自自然然就愛上足球。

小五時,他參加大埔幼苗足球計劃,踢過前鋒中場。到小六、中一,他做了足球生涯最關鍵的決定:做守門員。

謝家榮從小都是巨人,小六已長到 1 米 63 ,中一高 1 米 69 ,中二高 1 米 78 ,中三高 1 米 83⋯⋯謝家榮具備身高優勢,反應敏捷,他當時想,如果決心做職業球員,做守門員能讓他走得遠。

他的成就也隨著身高一路攀升。16 歲,他透過香港車路士足球學校搭路,參加了西班牙地中海盃。隨後轉機到英國踢友誼賽,即被英甲球隊貝利看中。

貝利主教練和龍門教練欣賞他,更讓他隨隊到英甲正式比賽熱身。球會已給他一份學徒合約,可是待了七、八個月,英國政府仍未向他批出工作證。少年獨在異鄉,難以適應生活,決定不再等下去。「如果嗰時留喺度,成個人生都會截然不同,但決定咗返黎就無謂再諗。」

謝家榮自小比別人高,站在場上如巨人。

「我自己覺得未算落泊嘅,可能有少少唔好彩⋯⋯」

謝家榮回港後,經歷像坐過山車起起跌跌。他 18 歲踢「青春班」夢想 FC,做正選龍門,帶領球隊衝上季中第 3 名。那年他如日方中,更被選入香港隊大軍名單,球迷都將期望押在他身上。

2019 年,夢想 FC 因班主撤資而散班。謝家榮在散班前已落實加盟 R&F 富力,而該球會亦於  2020 年 10 月退出港超聯。謝家榮初嚐失業,曾向晉峰和南區自薦遭拒。等到今年 2 月,眼前只剩有欠薪傳聞的愉園,他為了繼續踢職業足球,明知有機會無糧出都照去。

短短 4 年,效力過 3 支球會都退出港超聯。「都估唔到自己去到呢個地步,咁頻撲搵班落,真係估唔到⋯⋯」

「自己都要反省少少。會叫自己唔好諗,有啲嘢唔係必然。」他說,在香港做運動員,行業的發展有局限,除了要具備實力,還要視乎彩數。

他直言,如今他只求一個上陣機會。未來若果不幸再失業,只剩一隊欠薪球隊可選擇,他都會搏多鋪,無錢照踢,等候一季大爆發。「有啲時候係好難捱,可能我都仲有本錢,都係 22 歲,可以任性一下,唔會咁快話放棄先。」

謝家榮說,香港 U23 沒有外援,實力或比別人弱,但教練叫他們放膽,不要害怕犯錯,累積經驗成長,「唔好拘拘謹謹咁樣,一季就咁過咗。」

香港 U23 - 抓緊自我救贖的機會

大爆發的機會,或者就是今季。今年香港 U23 成立,主教練張健峰向他招手,他馬上答應,做球隊正選龍門。「唔甘心之餘,都要感恩。要慶幸自己都落到班,有隊波畀自己繼續練波,繼續比賽,繼續喺職業足球度生存。」

這支球隊是年輕全華班,就連主教練、教練、龍門教練、助教和體能教練等等,主要都是華人。比起前列球隊,球員身型、速度和技術都欠一段距離。開季第二場,香港 U23 就被班霸東方龍獅大炒 7 蛋。

被「大炒」那場,謝家榮把守門關,被攻入一球又一球,不過他想法正面,直言沒有氣餒。他說,早於球隊成軍時,已預料實力與其他球隊有差距,但他們的目標亦非爭取標青成績,而是希望大家一起成長,讓香港人覺得這班年輕人有拼勁、有希望。

被看低一線,反而無壓力,年輕人將士用命,打了幾場好波。對南區,半場落後 3 球,下半場謝家榮擋走多個射門,球隊更連追兩球。

對港會,香港 U23 上半場先輸一球,下半場狂攻追和,再於補時射入十二碼絕殺對手,謝家榮興奮得從龍門跑到前場跟隊友擁抱慶祝。

只要用心踢,就會有人看見。有球迷為香港 U23 狂呼「We are Hong Kong」,又唱香港隊的打氣歌,雖然只有數百人入場,卻能聽見熱烈的打氣聲。香港 U23 終於打開本季第一場勝仗,完場時,球員拖著手一字排開,走到觀眾席前答謝球迷。

「我諗球迷都覺得,呢隊波叫香港 U23,就係支持香港,反而個歸屬感仲大咗。」謝家榮說。

香港 U23 對港會先失一球,下半場入兩球反勝,打開今季首場勝仗。

 

曾是「南華最大發現」 羅曉聰幾許起跌望再闖高峰

對港會的 U23 入球功臣及最佳球員,正是擔當進攻中場的羅曉聰。

羅曉聰今年 26 歲,上季踢飛馬,季尾遇上傷患,一段時間未能上陣。直到賽季完結,飛馬宣佈散班,他變成失業大軍,待了足足兩個多月。

他每日都在想,能否繼續踢波?堅持十年的足球夢是否就此完結?「要等,驚自己冇得繼續踢,呢樣嘢係最煎熬…」當時已有數隊甲組球會跟他洽談轉會,他想過最壞情況是踢甲組。

兩隊港超球隊退賽後,香港職業球員協會為一群無班落的球員安排了訓練課,並由前飛馬主教練郭嘉諾執教。羅曉聰參加了球員協會訓練,郭嘉諾替他搭路,聯絡香港 U23 主教練張健峰,最終成功在港超聯落班。

羅曉聰是球隊「超齡」球員,他說助攻比入球更有成功感,就算在球會裡,他也是擔當輔助角色,期望能用經驗帶年輕人進步。他希望香港 U23 能夠令大家跌眼鏡,「唔係出去就輸硬」,亦對自己有一個目標:「希望自己可以,唔好再太過隱藏自己。喺球迷眼中出現返,起碼(令人)覺得,呢個人都幾好架喎。」

26 歲的羅曉聽自言不是球隊的主角,但他希望用經驗,幫助球隊年輕球員成長。

曾闖亞協盃驚艷球迷 今天困局中時不與我

不少球迷們對羅曉聰的印象,是來自 2016 至 17 球季。那時候南華在亞協盃分組賽首循環三連敗,接下來羅曉聰連場助攻和入球,次循環三連勝殺入十六強。十六強對菲律賓球隊塞列斯,作客打到加時 106 分鐘,羅曉聰再次交出關鍵傳送,助球隊絕殺對手晉級。

曾經,羅曉聰被形容為「南華最大發現」,亞協盃表現出色,屢獲教練及足主稱讚。無奈驚艷一時,南華就因前足主撤資等原因而宣佈降班。隨後羅曉聰轉投飛馬,不少時間擔當閘位球員,表現平平。

他知道當年有些球迷曾對他有期望。記者問他,覺得自己這些年有達到球迷期望嗎?他雙眼放空,想了十秒。

「我諗我自己慢慢冇咁突出,畀人遺忘咗⋯⋯因為其實嗰幾年喺飛馬都係踢閘多,可能慢慢淡出咗球迷嘅目光?有冇達到期望⋯⋯少少囉我自己覺得。」

失業時他感煎熬,但他沒有想過放棄足球,就算落腳業餘聯賽,也要踢下去「唔同其他工種,足球有年齡限制,我想喺我可以踢嘅時候繼續踢。」

屋邨踢到大球場 親歷足壇陷落

幾年前羅曉聰是位新星。他的身型不夠硬淨,不過是位多功能球員,能踢幾個位置,長傳落點準,動作亦算靈巧,用技術代替身體對抗。他說這全是在屋邨波地練出來。

羅曉聰小時候住馬鞍山頌安邨,樓下有兩個足球場,自 7 歲開始就去跟隊踢街波。屋邨往往是臥虎藏龍之地,羅曉聰說邨裡有 30 多位高手,令他學懂如何跟大人踢波,「其實可能技術好啲嘅時候,唔需要任何埋身,慢慢愈嚟愈好,慢慢學。」

他不像其他小孩,沒有自小就踢足球學校,他去踢沙田和大埔幼苗隊,純粹玩玩下,無想過踢職業。偏偏有天份,被選中去踢香港隊青年軍。但他經常缺席港隊操練,「我自己一個人過去,我去嚟做咩啫。我踢街波,甚至乎我同我成班 friend 一齊去踢仲開心!」

轉捩點是 13 歲那年。流浪足球隊在馬鞍山有場選拔,他為了逃避香港隊操練,就跟教練請假,說要和朋友一起參加流浪選拔。怎料真的被流浪選中,一直踢到 16 歲升上流浪成年隊。他慢慢意識到,原來自己有能力踢職業足球,不喜歡讀書的他把心一橫,全職投身球圈。

他 12 歲父親便離世,媽媽是巴士司機,家裡有兩位大他 6 年和 12 年的哥哥。媽媽作為家庭支柱,當然望子成龍,她覺得踢波無前途,但還是尊重兒子,沒有開聲反對。自從 16 歲,他在流浪領數千元人工,就再沒問家人拿零用錢。到 18 歲,他就被老牌球會南華看中,踢亞協盃攀上生涯高峰。後來經歷南華降班、飛馬散班,羅曉聰一跌再跌,跌出球迷目光。

羅曉聰覺得自己去到樽頸位,高不成低不就,希望到外國踢球,突破自己。

香港波,仲可以點搞?

數年前,羅曉聰和謝家榮都沒想過自己會無班落。如今羅曉聰已習慣港超聯亂象,「係咁㗎啦」、「有晒心理準備」,當香港最具歷史的球會南華都會降班,他就覺得港超聯是「沒有不可能」。

南華都降班 還有甚麼不可能發生?

經營一支有競爭力的港超聯球隊,每年經費至少約一千萬港元。不過球會的收益甚少,除了找贊助,就要依靠門票收入。可是每張門票只值數十元至百餘元,入場人數連年下降,再經歷疫情,球隊更舉步為艱。

兩位香港U23 球員回顧港超聯生涯時,都不禁慨嘆今天球市難令老闆留下來。羅曉聰指足總有責任刺激球市:「老實講,老闆每年都要擲幾百萬出嚟,而係冇收益嘅時候,咁究竟有幾多個老闆可以堅持咁多年呢?」

謝家榮覺得,每年都有球會散班,隊數愈來愈少,部份球員無班落非戰之罪,就連上季為東方射入 19 球的辛祖都無班落。

長此下去,足總還能再搞多幾多隊香港 U23,去「接收」失業的球員?

港超聯在 2014-15 年舉行首季賽事,參賽球隊有 9 隊。2015 年民政事務局提交「鳳鳳計劃」建議,提到港超聯的目標隊數是 12,而至少數目是 10 隊,開始時最多 14 隊,然後逐年檢討。

不過,隨著連年有球隊退賽和散班,沒有一年能夠達到目標 12 隊,最少只有 8 隊。今年一度只得 7 隊參賽,後來足總成立香港 U23 ,最終湊夠 8 隊。

免稅、開賭 能否拯救球市?

港足還有生機嗎?羅曉聰建議政府向投資港超聯球會的企業,提供免稅優惠,吸引老闆注資;而最直接有效的救市方法是馬會開放博彩,從而令更多人關注港足,吸引贊助。「開賭會有唔同收益,普遍球員人工會高咗,生活改善咗,我覺得(打假波)未必會好嚴重。監管更加嚴謹,呢個問題可以解決。」

香港足球代表隊於 2009 年奪得東亞運動會金牌,政府隨後公佈「鳳凰計劃」。 2015 年民政事務局提交「鳳凰計劃」的建議和目標,曾經提出港超聯的短期目標:「若在實施嚴謹規例監控下,考慮容許博彩本地足球」,不過多年都只聞樓梯響。

球市一片死寂,再有散班巨浪湧至,多位港超球員流落業餘聯賽,甚至連降三級踢丙組。羅曉聰說:「我覺得係香港環境令好多人要向現實低頭,呢樣嘢唔係我可以控制到。」他希望足總能做些事,去可以改變球圈風氣。

剛開季,憂下季

新球季才剛剛開始,謝家榮就要憂慮下一季能否落班,但擔心也無用,很多事並非自己控制得到,唯有盡力踢好每場比賽。「除非我自己有幾億、幾千萬身家投資一隊球隊,既然我控制唔到,咪做返我控制到嘅嘢。」

羅曉聰說無論踢甲乙丙組,他都會堅持踢下去。「因為我覺得足球,喺我人生入面好重要。我唔想呢一刻放棄,到我 4、50 歲會後悔。可以繼續踢嘅時候,繼續踢。回憶囉你可以當,起碼我呢一生人,做過啲嘢係為自己。喺香港其實好難,好多人都做唔到自己想做嘅嘢,但我有咁嘅機會,我希望可以做落去。」

文 / 廖俊升
 
經歷高山低谷,羅曉聰還在堅持,只盼留下回憶。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