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被減薪 蒸餾水部加入罷工 可口可樂:新制度旨在讓同事賺多啲

可口可樂約 30 名營業部員工昨(28 日)發起罷工,抗議公司趁疫情強迫員工大幅度減薪,勞資雙方談判無果。罷工行動今日繼續,除營業部同事外,蒸餾水部 20 多人亦加入,抗議薪酬被削減 3,000 至 5,000 元不等。兩部門員工共同在公司門口靜坐,並叫口號「次次吹水冇誠信,肥上瘦下長歪風」等,有警察到場觀察。太古飲料職工總會要求公司恢復蒸餾水部原有薪酬制度,並斥責公司「不負責任,當員工白痴」。

蒸餾水部早前對方案選擇「袋住先」    得悉薪金後「面都青埋」

昨日的罷工源於可口可樂早前通知營業部員工,將改變他們現時的薪酬制度,工會會長卓漢文批評方案實為減薪。據工會稱,蒸餾水部早於一個月前已改變薪酬方案,他們當時為生計選擇「袋住先」,接受了類似營業部的薪酬改革,但該部門員工在出糧時發現薪金被削減 3,000 至 5,000 元不等。他們昨得悉營業部同事發起罷工,決定加入,要求公司恢復原有的薪酬制度。

工會聲明指,蒸餾水部代表昨日再就薪酬問題及人手調配與公司談判,但同樣因公司態度強硬而宣告破裂。而公司同時削減蒸餾水部的運輸車輛數目及運送人手,對員工的影響更大。

飛雪蒸餾水部門理事、工會代表吳焯興表示,自己的年資較長,薪金本來有 19,000 至 23,000 元,但在新方案下,薪金起碼被減三至四千,形容自己「唔止氣餒,直情面都青埋」。他指,蒸餾水部在夏天生意較好,而基於夏天的薪金減幅,預料同事在冬天的收入將減少八千至一萬元。他補充,公司削減車輛和人手令同事送貨量增多,但辛苦工作卻換來薪金被削減,批評管理層沒有誠意解決問題,又擔心該部門的同事會被外判工人取替。

蒸餾水部不滿公司取巧更改上班時間    工會會長:當員工白痴

工會稱蒸餾水部原本實行「長短周」的上班安排,即逢周六只有半數員工上班,較符合成本效益。但公司改變制度,要求他們實行「冬夏令」安排,意味著全部員工在夏天須工作六日,而在冬天則須工作五日。卓漢文指,公司此舉非常荒謬,因為周六的生意量通常不多,公司要求全部員工周六上班,變相令很多同事在周六「在公司hea,咬底薪」,批評公司連員工的佣金也要剝削。 

卓漢文續指,公司昨天「答應」員工建議,願意把上班時間轉回「長短周」,但表示要等到 11 月才會實行,但全部員工在冬天的周六本來就不用上班,根本是「當員工白痴」。 

營業部員工職員證一度失效

工會聲明亦提到昨日職員證失效一事,表示營業部員工昨日嘗試以職員證拍卡進入廠房大堂時,發現證件已失效,其後員工嘗試於下班時間拍卡,才獲人事部通知其證件已被註銷。工會指,公司註銷員工的職員證做法毫無理據,可見公司毫無誠意與員工溝通。營業部員工今日表示,證件已重新有效。

口可樂公共事務及傳訊經理陳婉芬回應指,新制度旨在讓同事「賺多啲」,希望同事先嘗試適應,而人事部稍後會再向員工解釋。她又重申,公司從來沒有說過要在昨天解僱不妥協的員工,早前傳出這消息實為一場誤會,並希望同事繼續工作。

工會:營業部傾向集體離職 籲其他部門挺身抗議

工會補充,可口可樂去年盈利創新高,不同部門員工於疫情嚴重時緊守崗位實屬功不可沒。然而,公司於疫情漸趨緩和後陸續對不同部門的員工減薪以及減少人手編制,可見公司僅視員工為用完即棄的生財工具。

卓漢文強調,無論是營業部還是蒸餾水部,均已對公司信心盡失,重申營業部員工沒有一人願意留下,現時已傾向集體離職,並要求公司賠償一年薪金。而蒸餾水部員工則傾向希望公司恢復原有的薪酬制度。蒸餾水部員工邱先生表示,暫時不會考慮離職,因為自己對公司有感情,會繼續爭取應有的福利。

卓漢文同時表示,現在罷工的員工數量只佔公司一成,未必對公司運作構成影響,公司大可坐視不理,而員工唯有繼續罷工,與公司「鬥肉酸」。他再次批評公司管理層稱早前「解僱員工」的言論是一場誤會,說法反覆且不負責任。最後,他又寄語其他部門同事,指相信他們都看到公司自疫情開始以來,一連串剝削員工的行為,「唔企出來就只能無奈接受 」,「走出來啦,各位同事」。

罷工持續至下午五時,員工到公司大堂拍卡「放工」後散去。由於公司尚未回應員工的訴求,卓漢文宣布,員工將在下周一(31 日)上午八時開始,繼續第三天的罷工行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