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符合社會要求的「聖女」形象,我就不算是手足嗎? ⁣

2020/5/2 — 20:2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何嘉柔(香港眾志常委)】⁣

出完番號 ABC 的片,我是認認真真的把連登二十多頁的留言都看過幾遍。也有過一、兩天,我躺在床上側着頭悶悶的問男友:「你也會覺得我笑得好醜嗎?」細小而不整齊的牙齒也是我一直不喜歡自己的地方,所以大家應該會看到我全部照片也只會淺淺的抿唇,可是要拍片始終也控制不了自己不笑呀இдஇ ⁣

對外在的人身攻擊、說要上位的就不再詳談了。就來聊天回應一下更值得討論的問題好了~ ⁣

廣告

「性教育不應該是這樣的吧?談怎樣除閪毛、喜愛什麼樣的性愛姿勢不見得有任何公共性。」

如果僅僅淺層解解我們個人喜愛狗仔式這件事,就當然是沒有一點公共性。不過所有影片中談到的內容,也是源自於真實收集回來的問題,而大家會選擇問我們,就反映著不管是網絡、現實教育或是和友人閒聊也好,也不能回應完全大家的問題。⁣

廣告

有過網友問我喔:「曾看過AV裡的女優也是只用清水和剃刀除閪毛的,可是我的又濃密又長,和她們的不同,一剃就傷了,為什麼?」也有網友說過和另一半交往時,一直想要試試其他性愛姿勢,但怕提出會被對方以為自己會看AV是沒有矜持。以前做熱線輔導義工時,也有未成年的女生致電過來哭訴,自己好像懷孕了,喝涼茶能自然的把孩子滑掉嗎?近來最心酸的一個問題,是有人inbox我問:「嘉柔,我有性病,是否就不值得被愛了?」 以上幾項事例正正是性教育裡不會談到的事。不會教導你如何看待及處理自己的身體、不會談性歡愉而你可以表現享受的、避孕方法教得不完整、也沒有詳細告訴你如果真的懷孕了其實你還是有得選擇的、更不用說如果有了性病有關情緒及醫療上的處理了。性教育中,性的作用就像僅僅是用來婚後繁殖的,但又可笑地社會更接受男生會浪費一次繁殖的機會來打飛機,而女生捽碟卻又會被取笑、覺得污髒。

三個女生可以把「性」和「身體」放上公眾層面去閒聊,本來就是一種突破。香港性教育的不足,就是因為過於壓抑,教導大家不要拍拖、不要逾矩,就不會懷孕了。我們想要展現的,就是「性」、「身體」是可以開口被談及的,而且不需要有任何負擔感,就是可以像談「你最愛吃什麼」般輕鬆笑說的。⁣

性教育不是只能用子宮圖去談的。相反,性教育的第一步應該是不忌諱去談,而明顯我們社會正正是缺乏了這樣的輕鬆。 ⁣

⁣「為什麼要用眾志Channel呀?感覺上失掉了焦點,如果另外開一個我就會支持。」

生活即政治,動物森友會也可以牽涉政治,而性也是身體政治的一環。眾志其實一直都有關注性/別議題,創黨而來也有性/別政綱,不過大家對眾志的印象也總是停留在大政治形勢。⁣

之前被藍絲改圖,把兩粒乳頭 Key 上我的 Tshirt 上面,聲稱我故意激凸出去抗爭,大家為我打抱不平。面對警察,大家又會戲笑「警嫂玩3P、警嫂是水砲車」來嘗試羞辱男性警員。到我現在會公開地談論性,又會有人覺得我好淫、不支持了!⁣

從一開始大家被建構出來對我有所謂純潔的想像,所以覺得好可憐喔要好好保護,以蕩婦羞辱持有相反立場的女性,到現在諷刺地發現我「不再潔淨」又會不再支持。比起大政治形勢,在性方面對性的不平等,難道都不值得被重視嗎?⁣

這個有點題外話,但我還滿想問的:我就是不符合社會要求女性的聖女形象,所以我就不能算是手足了嗎? ⁣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