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再叫金釵」並非無關痛癢

2020/10/14 — 16:38

圖片來源:蔡英文 Facebook

圖片來源:蔡英文 Facebook

兩年前,癲佬參加了龍應台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的一場演講,談國共兩黨在金門會戰的故事。

說到尾聲,很多中台港的學生都問她,怎樣看那時中台兩岸關係開始緊張,解放軍每天派戰機軍艦到台海滋擾?台灣是不是應該反制?

龍的答案是,台灣沒有條件與中共硬碰,應該傚法北歐小國,增強軟實力和國際上的文化定位,以柔制剛。

廣告

這段話本來並不怎麼深刻。但這幾年港人越趨嚮往台灣,除了政治之外,也確實是因為台灣文化思想越來越開明進步。好像是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跨性別行政院委員唐鳳等等。

所以,蔡英文的雙十節發文裏,為慶典中的禮賓人員正名,說他們不僅是「金釵」(或是廣東話的「花瓶」),而是男女各半、懂多國語言、會急救、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對於生長於一堆女人家庭的癲佬來說,看起來莫名感動。

廣告

論者可能會說,這是公關手段,怎樣稱呼禮賓人員是無關痛癢的小事。 但癲佬並不同意。

無論性別、種族、文化的定型(stereotypes),其實都是源於日常生活和大眾文化的耳濡目染而成。這些急需糾正的錯誤觀念,正正需要公關手段來改變。

好像是最近葉朗程發文把前度女友比喻成為酒店,而自己是酒店住客,便傳遞了一套古老又過時的價值觀,罵聲四起。

傳統性別束縛,女人務必小鳥依人溫柔體貼,男人必須苦吞冤屈默默戰鬥。無窮無盡的社會眼光道德枷鎖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不論男女,都是深受其害。

癲佬初到英國報到,發現這邊的商務場合,接待人員也從幾年前以女性為主,越來越多變成了男女各半;大眾文化也越來越刻意打破定型,像是《Sex Education》和《Queer Eye》這些 Netflix 電視劇,不少都添加了 “Queer” 和 “LGBT” 的元素,便於打破傳統框框來掃盲。

究其根本,男女平等跟現代自由主義(liberalism)一脈相承:它的本質不是打倒男性,而是不強加無理的社會規範,尊重個體的性格和自主。

你可以選擇小鳥依人,但若你喜歡獨當一面,社會也不批判;你可以打扮成麻甩佬,但要是你穿花戴草,我也見怪不怪。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