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同情 要憤怒

2020/4/17 — 11:5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新冠肺炎帶來的嚴重經濟災害,開始呈現在我們眼前。接連數天,電視新聞均有提及一些不是返開長工,「自僱」人士如何突然失去絕大部份收入,然後被迫做散工來開飯,甚麼游泳教練送外賣,長跑選手揸的士等等。老實說他們看上去不是太悽慘,更悽慘的大概有很多,他們也不會有機會上電視。運動教練大概是「高級」散工,香港又有多少人是長期靠 freelance 搵食﹖他們怎麼辦﹖

打長工的也不見得沒事,尤其是基層職工。今天看罷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的調查,250 人中有 77 人失業。這大概不是甚麼嚴格抽樣調查,但基層在疫情之下的困苦,也是可見一班。我自己就有朋友飽受失業找不到工的壓力,也有當清潔工的遠房親戚在躊躇是否要上班,在沒有 bonus 的情況下是否值得拿自己的健康去搏。

在這等危機下,香港政府對諸多勞工的抗疫支援簡直是不堪入目。薪金支援居然是由僱主發放,還只資助一半封頂 9 千蚊。對自僱者的支援還要看強積金,對失業者的支援居然是靠綜援。由金額數目、發放時間到 coverage,均是零分。早幾天我們夜貓便特地出了一系列的圖,展示香港政府的支援對比起其他發達國家是有多不堪。試問這些人怎樣捱過這個月下個月﹖食飯交租水電煤養孩子的錢從那裡來﹖搶嗎﹖

廣告

我想,大家都會同情這些人。在新聞報導天中,也往往會將這些人士描繪成值得同情的對象。在那個誰說:「我也知道要共渡時艱,但政府真的要多點幫助 … 。」聽上去又有誰不心酸呢﹖

但他們不止需要同情,而是需要我們刻骨的憤怒,那種打從心底湧出,看到黑警打人時的那種。

廣告

同情是美好的情緒,但也是沿於一種從小到大被洗腦的錯誤想像。大家的心態是,肺炎誰也不想,市道不好也沒有辦法,大家搵食艱難是值得同情,但大體解決自己生活問題的責任終究是在自己身上。搵工開飯是你自己的事,政府幫你是人情,或者就算幫也幫不了太多。

但這是一種幻像。搵工從來就不是自己個人的事。整個社會本來就在各式各樣的設計下運作 — 金錢、財產保障、法律、公共交通、合約、勞工市場。我們是在一些已設定的條件下去搵工,而這些設定對廣大打工仔女極度不利,我們因為生計所以沒有甚麼議價能力,又不能集體議定薪金或工作條件(我就想,如果全港清潔工能團結一志,以公共衛生作要狹,不知能拿多少人工﹖)。

無論如何,重點是這些政府強行確立了以上的條件,迫使我們個體在勞工市場內搵工,接受資本家的剝削。這是政府迫我們在玩這個不公平的搵工遊戲。我就先不計教這是否合理,但最少她就有基本責任確保這個遊戲不太離譜,能玩得下去,亦即只要我夠勤快又肯捱,政府需要確保我能在市場找到工作,可以養家糊口。如果宏觀的經濟出了問題,那就快點處理好,他媽的 fix the economy。

而現在政府就是嚴重失職,違反了一些最根本的社會契約。肺炎破壞了經濟,那政府就有責任撥亂反正,讓社會可以正常運作;這麼多的人想努力也找不到工開,不是他們自己個人的問題,而是你政府的問題。所以政府是有責任全面支付他們的生活,直至到她能解決經濟系統的問題為止,讓廣大民眾可以正常搵工自己開飯。這是一個社會,一個政府的基本道德要求。這也是民有、民享的基本體現。

對我來說,這就像警察應該保障市民安寧,而不是為政權打壓異見一樣。我看到的每一宗新聞,每一段失業和艱難故事,想起的不是他們的不幸,而是政府的無道。當然,在我們知道要正視社會問題,意識到必須在勞工和經濟的面向上團結和組織,形成一股力量之前,其實能夠施加的壓力不多。但最少最少,我們要知道我們有資格要求甚麼,也需要感到憤怒。

— Cham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