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4/15 - 22:55

不須告別 路上相見

《浪跡天地》劇照

《浪跡天地》劇照

有位朋友,正惆悵是否要移民,話鋒一轉說:你一定要看《浪跡天地》。我問:有關嗎?他肯定地說:有。

《浪跡天地》講美國西部的「旅行車遊牧民族」,他們自稱只是無房一族   houseless,但不是無家   homeless,旅行車就是他們的家,四處旅行、打散工。他們多是年長女性,被城市遺棄,選擇了終日漂泊的生活。女主角與丈夫所工作的小鎮,本來是石膏廠重鎮,金融海嘯後關閉陷落,毀滅得連郵政編號都取消掉。

那是一個告別的故事,告別你生活一輩子的地方,女主角喪夫,更要告別那充滿回憶的寶地;荒涼落泊,所有你熟悉的事物蒙塵,你只能捨割。

廣告

導演趙婷要問的問題是:當失去一切後,人們如何重新定義自己?

這些遊牧民族在荒漠上的營地相遇,他們從來不會告別,離開時只會說聲「路上相見」(See you down the road)。天地很大,但世界很小,某年某月,他們總會在路上某處重逢;星夜下,溝火旁,交換幾個故事,又是離別時。

而每次離別,他們也不會說:我們一起走吧。不,浪跡天地,只能孤身一人;他們每一位,臉龐上都是滄桑坑紋,背上的包袱旁人不輕易看到;每人有一個故事,但不一定向你傾訴。

他們說走就走,每個人瀟灑上路,但不能忘懷過去日子,那些逝去的時光、永遠別離的人,是心靈羈絆,也是堅持的理由。天地無垠,卻不能放下,因為,只要有人牢記,那些你畢生鍾愛的人與事,才能活下去。

片尾最後一句:給那些不能不離開的人,我們路上相見。

不說再見,沒有約定,但我們定會再見。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

香港人在斷崖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