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碩士生 Agax、Mark(左起)

中大師生今起須申報疫苗紀錄 逾 2,700 人聯署反對 發起人:沒了學生會,我們只能靠自己

香港中文大學開課日翌日宣布全體教職員及學生須接種疫苗,,若因「醫療原因」無法接種疫苗,則需每兩週做病毒檢測,若不接種及檢測,個別部門或單位主管將作「跟進」。今日(11 日)起,中大學生需於網上系統申報接種紀錄或測試結果,校方表明「不會為尚未接種疫苗並拒絕進行檢測的學生作出任何特殊安排」,更言他們將於下學期「被拒絕進入校園」。

有中大學生批評做法變相強迫打針,近月成立「中大唔打針討論區」抗議,收集逾 2,700 學生、校友及職員聯署,向校長段崇智及常務副校長陳金樑發公開信,要求收回有關決定,但至今未獲回覆。

中大學生會不獲校方承認後,近日宣佈解散,意味著唯一獲全體民意授權、為同學謀福祉的代表機構將不復存在。任何對校政的倡議,唯有從下而上動員。成立「中大唔打針」群組的中大生 Nick(化名)表示,沒有了中大學生會以後,學生的意見無法被學校聽見,「我們只能靠自己。」

反對聲音再微弱,卻未磨滅。

1.4.2021 中大校方於學生會室外張貼通知,列明幹事會成員,包括朔夜成員組成的臨政成員,均不可使用學生會幹事會辦公室,直至另行通知。 (立場新聞圖片)

*   *   *

發起「唔打針」群組 「唔想有人因為驚而打針」

中大生 Nick(化名)在大學公布新措施 2 天後,在 Facebook 專頁 CUHK Secrets 發文稱自己將建立一個 Telegram 群組,讓抗拒新措施的同學發表意見及討論行動。

他説群組起初沒有方向,「都係屌下學校,話逼人打針係唔啱,後來慢慢開始諗有咩嘢可以做,大家諗論點,搵人寫文」,這些都在一天內發生。他認為,沒有學生會的情況下,只好見步行步,至於為什麼由他踏出第一步,Nick 説源於看到有人在 CUHK Secrets 發文指自己害怕打針,但中大卻「逼」打針,「我唔想有人因為驚而打針」。

「你等我做,我等你做,最後就無人做」,基於這個信念,Nick 發起「中大唔打針討論區」Telegram 群組,但強調這並不是一個組織,而僅是討論區。群組現時約有 1400 人。

一週內,群組成員撰寫了「反強制打針聯署公開信」,內容指疫苗安全性、應對變種病毒成效成疑,而且中大未出現防疫缺口,香港只得零星輸入個案,加上疫苗研發過程或有違教職員、學生的宗教信仰,他們應有自由選擇權。聯署人表示失望、憤慨,要求校方收回有關決定 並在 9 月 24 日前作書面回應。

有關學生至今未有收到回應。《立場》曾向中文大學查詢有否收到聯署信,但未獲回覆。

9 月 27 日,校方在網站新增「有關網上疫苗 / 病毒測試結果申報表的常見問題」頁面,指「雖然目前香港的情況相對穩定,但我們仍需保持警惕,以防疫症蔓延」,要求全體學生,包括研究生、兼讀制學生等必須接種兩劑疫苗,並需於 10 月 11 日起申報疫苗或病毒測試結果。

跟開學時首次宣布不同的是,校方表示如學生因「醫療原因或其他合理原因」無法接種疫苗,他們必須每兩星期進行一次自費檢測。據《中大學生報》報道,新任中大副校長汪寧笙 (Nicholas Rawlins) 於 9 月 16 日非正式會見學生代表時,曾指拒絕接種者不會受到任何紀律處分,但必須進行定期自費檢測,而基於非醫療理由而拒絕接種者,需額外與所屬書院院長或學系主任約談,清楚交代原因,但中大官方網站則未見以上資訊。

校方亦在網站表明,如有學生尚未接種疫苗,而且拒絕進行檢測,校方不會作出任何特殊安排,包括線上授課,而他們亦將於第二學期起被拒絕進入校園,只能選修極少數可能提供線上授課的課程。

香港中文大學(資料圖片)

成員:想讓同學知道「仲有一班人做緊嘢」

「中大唔打針討論區」正計劃再向校方發信以表不滿,不過兩群組活躍成員、中大碩士生 Mark(化名)和 Agax(化名)都不敢抱任何期望。

Agax 認為即使校方願意與學生見面,都只會「覆述返佢嘅原因,然後就收皮」。Mark 回想起 2019 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學生與校方見面後曾有一絲希望,但結果事與願違。「所以我都係盡最大努力想令校方回應,或者想令更多同學、教職員知道我哋會堅持反對呢個強制嘅措施,但係你話會唔會期望有咩結果,都唔敢有咩期望。」面對校園士氣低迷,Agax 亦形容聯署更似是「做畀我哋自己睇多啲」,認為行動是為了向同學說明:「仲有一班人係做緊嘢」,期望可「凝聚大家」。

Mark 在線下認識 Agax,邀請他加入群組。Agax 當時見需要人手草擬聯署信,「無諗咁多,橫掂得閒咪寫咗先」。除了聯署信,群組內還有出律師信等提議,但 Agax 認為,最終能否實行,始終視乎有沒有人成為「推手」。他舉例,群組內曾有人自稱可幫手為發律師信眾籌,但最後無疾而終。

香港中文大學有逾 2 萬名學生,現時群組的公開信則有逾 2,700 人聯署(截至 10 月 11 日),當中有 74.9% 為學生,校友則佔 22.1%。群組成員透過匿名電郵地址,每天發送 500 個電郵呼籲學生杯葛申報系統和簽聯署信。不過,Mark 説「一日得幾個人(幫忙)send,所以(進度)send 到一半都無」。對於群組內不時有人「放負」或講晦氣說話,例如認為聯署無用,Mark 坦言有時會覺得無力,但由於「開名」的行動成本太高,即使聯署效益低,「都值得做一做」。

除了聯署,他們亦呼籲杯葛申報接種紀錄或檢測結果的網上系統,以增加校方行政成本,又認為最終結果難以估計,「唔會奢望好多打咗疫苗的人,會陪我哋唔申報。」

中大碩士生 Agax、Mark(左起)

學生代表:總有一日大家企出嚟再出聲

由下而上的反對行動能否影響校政,仍屬未知之數,但新亞書院學生會代表 Calvin 表示,以他觀察,書院裏的同學已經「打得七七八八」,拒絕打針與打針同學的比例從校方公布政策時的「七三」,變成「三七」,他認為堅決不打針的同學「真係唔多」。

同為前學生會代表會代表的他又坦言,這種校方銳意推動的政策,其實學生會也阻擋不了,前學生會內閣「朔夜」曾就保安權力架構問題收集近 1000 個實體聯署,而中大學生臨時行政委員會亦曾與 9 間書院,就宿舍強制接種疫苗收集同學意見並向校方放映,但兩者最終都無法帶來任何政策上的改變。

中大學生會近日「宣布」解散後,Calvin 認為要改變校政,餘下空間只有「民間自發」,例如成立關注組就個別議題發聲,惟校方面對不同議題「爆發」時,他不禁問:「學校係咪真係處理到呢?」面對中大學生會風波,「唔開心一定有」,但他相信「總有一日大家可以企返出嚟再出聲」。

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