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主教山下香港人的保育意識

2020/12/31 — 15:29

2020 年 12 月 28 日,一眾街坊市民驚聞主教山有百年古蹟要被拆,隨即趕去現場,整個山頭頓時熱鬧起來。(立場新聞圖片)

2020 年 12 月 28 日,一眾街坊市民驚聞主教山有百年古蹟要被拆,隨即趕去現場,整個山頭頓時熱鬧起來。(立場新聞圖片)

【文:Chsan】

相信大家這幾天見到或聽到最多出現次數的地方非主教山蓄水池莫屬,關於這個地方的討論在社交媒體上沸沸揚揚,不少實地照片、政府報告、建築圖則等,各方都不斷提供有力的證據向政府爭取保育這個珍貴地方。但當這些研究號角響起時,似乎忽略了一個及一班重要的人 ── 深水埗街坊。

當深水埗主教山清拆工程在悄然進行之時,一位深水埗街坊芳姐發現當中隱藏特別建築,眼見「好靚」,所以便決心阻擋推土機進行清拆工程,並指「一定要保住佢(蓄水池)」,再通知區議員前來處理,繼而引起全城關注,最終促使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回應和跟進。

廣告

芳姐,只是一個普通市民,一個在主教山運動十多年的街坊,她也許沒有專業建築保育知識,只是因為好奇和出於對這片地方的感情而挺身而出。當政府大張旗鼓要為香港創造更好的未來,可知「更好」並非以一個天文數字發展明日大嶼,站在小市民的角度,「更好」的是因為香港有好靚的地方和願意為這片土地奮不顧身的香港人。當一個小市民都會好奇地下建築的特別之處,古蹟辦看着資料卻不採取任何求證行動;當一個小市民都不怕死地擋住推土機進行清拆工程,整日坐在辦公室的官員卻怕黑而不前往查探;當一個小市民都有保育香港歷史建築的意識時,政府卻一味堅持保育與發展抗衡的方針,這樣的思維只會故步自封,扼殺創造能力。

此外,芳姐的舉動明顯是一個下而上牽頭的公眾和社區參與活動,由其帶領了一眾深水埗街坊聯同區議員出心出力地保護這個地方。在短短一兩日之間,坊間關於蓄水池的歷史研究資料、建築圖則等都傾囊而出,這樣一個有效率和內涵的民間智庫,為何政府總是拒絕聆聽公眾聲音?為何不懂得集眾人之力,成就香港更好的發展?灣仔藍屋建築群、荔枝窩鄉郊文化景觀都在一步一步地證明保育與社區發展並不存在必然的對立面,反之,可以積極推動當區甚至提高全港市民認識保育的重要性。

廣告

社區凝聚或參與(Community Engagement)不是掛在口邊的一個官方性字詞,而是實在推動地方發展的力量。筆者不是這方面的專才,只是讀過保育課程,又接觸過一些保育項目,聆聽有關學者的意見分享,加上是次事件的觸發點,希望政府或高層在熱愛地使用這個詞語的同時,也能切實落區了解地方的需要,否則只是紙上談兵。同時,但願香港人都能夠如芳姐一樣,保持決心和努力地推動香港的保育發展進程,讓這個家變得更好更靚。

作者簡介:一個好奇八卦的業餘古蹟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