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七唔走呢舖走

2021/4/18 — 20:58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1982 年,移民之風刮起,有人離去有人留,彼此都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1989 年,親眼目擊天安門屠城悲劇,再一批港人離去,大家也希望黎明請你不來。

2021 年,為香港民主運動頁獻的年青與老年鬥士,全被政治檢控,8.31 地鐵慘劇用作模擬參觀,有兒女的,速逃!

廣告

九七是移民 今天是走難

1982 年,香港人經歷二次大戰後的三十多年和平安定日子,因中國宣佈收回香港,掀起了史上第一次香港移民潮。當年的香港人組成,不少家庭的長輩,是從中國逃難而來,為的是逃避三反、五反、大躍進以及文化大革命迫害,上一代的驚魂未定,又來一次面對共黨,不少人選擇離開香港。有別於今天,當年移民外國,不少人都是有點家底,但相對上學識水平並不算是太高,始終當年的大學教育不像今天普及,40 後與 50 後受教育的機會相對較少,部份小商人雖然在香港賺到第一桶金,但在粵語以外地區生活,是相對困難。面對大時代,人人也不知前路,不少描述當年移民歌曲,都集中刻劃在外國生活的困難,許冠傑於 1990 出品的作品《話知你 97》、《同舟共濟》,也是集中描寫移民外國的艱苦。《話知你 97》第二段的歌詞,正是當時走唔甩香港人的寫照:

廣告

未有耐到 97,拿起枝筆數下二千零廿八日(駛乜急)。
已經預咗冇法走得甩(又冇 short cut),移民外國亦係聽糟質。

咪匿响屋企速速 call 機 call 班知己,睇番齣無厘頭攪笑戲。
卡拉 OK 隊樽拔蘭地 high high 哋,高聲亂唱再去旺角打機。
買份八卦雜誌睇下大姐媚,𥄫下邊個整容後揚威選美。
明日懶鬼理,最緊要依家 happy 話知佢死。

《話知你 97》的風格在 90 年代初期,已經 out out 地,《半斤八兩》式的通俗,對於很多受過九年免費教育的年青人,已不合時宜。

歌神絕招,又點止《半斤八兩》咁簡單。通俗唔得,同年夏天推出的《同舟共濟》,用回《鐵塔靈魂》式的歌詞,大 sell「獅子山精神」,以下兩段,更是將移民外國生活定性:

香港是我心,一顆不變心,
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
必須抱著信心,把基礎打穩,
盡力地做我本份,定能突破戰勝黑暗。

香港是我家,怎捨得失去它,
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
緊緊抱著結他,傾出這心裡話,
但願藉著這番話,齊齊共你發洩一下。

但願日後獅子山下,人人團結永不分化。

1989 年的天安門巨變,社會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離開的人追求永久的自由,留下的人一部份就寄望香港《話知你 97》的歌詞一樣,九七後度度有金執,可以刮番筆。另一部份就熱心社會事務,真的建設香港,結束了上一代難民過客心態。許冠傑的香港醒目仔文化,紙醉金迷意識形態,代表了 80-90 年代搵錢至上的生態,也鞏固了世代霸權,這亦能解釋為何有年年二十五歲的廢老,到今天仍然指三道四。

面對時代的無奈,97 前的香港人仍然可以選擇,至少留下來未必會最差,麥理浩、尤德與彭定康三任港督,在社會基礎建設、政治過渡穩定,以及民主選舉發展三方面,為香港人奠定良好的制度,麥理浩十年建屋計劃、尤德的長遠房屋政策,香港人人有屋住,今天的劏房,是每天 150 單程證配額的悲歌。廉政公署的成立,扭轉了中國人數千年習慣貪污的社會風氣,當時留下來的環境,並不能與今天同日而語。不少人取得外國居留權後,紛紛回流香港,當年人材外流到人材回流,也只是數年間的事。

數字不會說謊

最近中小學出現了大批的退學潮,大學收生不足,很多課程準備結束,證明了很多家長也為下一代作出了精明的選擇。近年來,不少香港家長都會將子女送往國際學校就讀,培養子女的國際視野,方便日後外國升學。現時可以即時到外國就讀,為何還要在香港參與一項又一項的無謂活動?過去 90 年代讀大學,理工的校長是潘宗光,中大校長是高錕教授,當高錕教授被學生圍兼舉中指後,他第一件事是阻止學校報警,維護學術自由,愛護學生。今天有著滕錦光、張翔、段崇智這些道貌岸然的「大學校長」,現時在香港讀大學除咗交學費養這班廢柴,看不出有任何學術得益,呢班狗賊連大學係乜都未知。

2019 年波瀾壯濶的社會運動,令大家認清了香港的現況,很多人將今天與 97 的移民潮相比,但在本質上,根本不能相提並論。首先,以往移民是人生路不熟,在互聯網科技下,世界有哪處不可以建立香港人小社區。再者,今天移民的香港人,教育水平大大提高,在英語世界生活根本不成問題,而廣東話娛樂不需要像以往,到影帶舖租大台節目,在互聯網即時可以收看無數廣東話節目,香港人唔煲劇唔會死的。有兒有女的,可以讓子女即時在外國受教育,這並不是現時香港可以給予的良好學習環境。

或許年輕或中年的中產需要放棄香港的高薪,不過在香港是生存,在外國是生活。有別於 97 移民的香港人,現時離開的香港人,對香港文化有強大的信念,並且向外國展示香港人優秀的公民質素。柒婆是最誠實的領袖,這位領導經常吹噓在英國生活的數年是最開心,作為香港人,怎會不受柒婆影響,出走他鄉。面對香港現時「優獸」的教育,每天生活的惶恐,與子女走難是常識,至少在外國可以不用「安心出殯」,沒有監控生活。當年離開的香港人,還有選擇可以回流機會,今天離開的,有生之年會否再踏這遍出生地,也不得而知。最近經常吃散水飯,以往同學移民,都會說返嚟搵我,今天一別,就像囚友離開監獄時一樣,唔好望返轉頭,大家出面見!

1997 年,香港人目睹極權政治迫害,2021 年,香港人經歷極權的壓迫,本質上已經是天壤之別。在有生之年,鹿馬難分的亂象能否撥亂反正,真是天曉得。現時的多元社會選擇,是多麼美妙的安排,特首擴大選委人數至 1,500 人,競爭前所未有的激烈,有柒婆連任、689 出山、Zero Ip 最後衝刺,還有子驚勢力,諗起都想投票。魏忠賢手術後的臘髮會選舉,有忠誠廢物大鬥省港旗兵,這場終極撕殺,簡直精彩過 HKTV 嘅《選戰》,傳統、本土與激進民主派點有資格吮這些議席。離開的香港人,一息尚存也要保存香港人身份、保存香港的歷史、保存香港人的風骨,有基督信仰的香港人,更加明白猶太人是甚麼一回事。

別了香港手足,在異鄉教育下一代更好香港人,總會重聚,珍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