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龍灣「指定診所」之爭 — 恐慌?自私?鄰避?

2020/1/25 — 13:55

九龍灣健康中心(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九龍灣健康中心(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先利申︰基層工人是麗晶居民。

疫症迫近,病毒臨城。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到底麗晶人應否反對將「指定診所」放在九龍灣啟仁街?

首先,基層工人懇請各方讀者、有識之士,不要將居民的抗議,匆忙定義為罔顧社會利益的「鄰避」(nimby)態度。基層工人由衷相信,就算食衛局最終不肯收回成命,「指定診所」真的開設在麗晶屋苑旁,麗晶人也有能耐分清是非黑白,絕不會有甚麼破壞與滋擾,更不會將矛頭指向本身就是受害者的病人,以及正在為香港市民的安全而忘我犧牲、奮戰不懈的醫護人員。

廣告

另一方面,希望大眾也能明白,這所本身名曰「九龍灣健康中心」的建築,其實承載了數代麗晶人的複雜情感。麗晶人曾經帶著不安與憤懣旁觀這座健康中心的出現,而剛進入平權啟蒙年代的香港官民,就想當然地將麗晶設定為「標籤病人」、「自私生蕃」的典型。有當時的居民領袖乘勢而起,反成騎在居民頭上掌控一切的萬年議員,直到近年被居民拉下神壇,人們至今仍在計算多年來他給屋苑帶來多少糊塗帳。

沉痛的歷史,還有地區黨派政治的糾結,好像跟著疫症又重臨這個社區,喚起了不少居民本已放下的回憶,更擔心撕裂與欺詐又再籠罩這個屋苑,使居民們本來乘著抗爭之風而集結凝聚、爭取成立法團革新屋苑的努力,又再付諸東流。請各方媒體朋友理解居民們的焦躁,不要抓著我們在網上世界的片言隻語,就給我們輕易扣上帽子。

廣告

誠然,居民多、學校多、長者多、幼童多,香港哪一個社區不是這樣?單憑這些理由,全港沒有任何一所診所(乃至醫院)可以用來收治疫症病人了。另一邊廂,麗晶人的質疑,也遠超過單單一句「為何又是我們」,更包含著對於整個政府處理疫情以至管治態度的不信任。

我們就從政府在本周初的公佈說起。

醫管局起初的說法是,如果「武漢肺炎」求診急速上升,就會在四十八小時內將個別的普通科門診轉為指定診所,用來接收和分流病人,而在「第一階段」,會首先在七個醫院聯網各開一間「指定診所」;然後到星期三,醫管局則說,全港各區有十八所診所符合成為「指定診所」的條件。按照官方的說法,「指定診所」理應是一方面集中疫症懷疑個案在部份診所,防止懷疑及非懷疑個案「交叉感染」;另一方面則在抗疫初期已經分散在數點同時收症,以減低個別地區因人手及環境超負荷而爆發的風險。

然而,整個星期下來,無論是說「七個聯網」各有「指定診所」,還是「十八所診所適合轉為指定」,我們從沒有聽過除了九龍灣以外任何另一所診所的名字;更令人驚訝的是,市民和媒體知悉九龍灣「中籤」的方法,並不是透過任何交代官方整體抗疫策略的完整文件或公佈,而是由陳肇始局長出 post 說自己到了「其中一間位於九龍灣的『指定診所』視察」,再由傳媒從照片中推敲,才知道原來選中了「九龍灣健康中心」。這裡造成的客觀效果,就是在起碼未來一段短時間,將會有越來越多覺得自己可能屬於懷疑個案的人,走到九龍灣,向這所唯一已經曝光的「指定診所」求醫。

政府大概會說,不想過早公佈所有「指定診所」的位置,是不想引起恐慌或者增加其他診所醫護的壓力諸如此類。這政府就是如此可恨兼反智,經歷了「沙士」,見證著「武漢肺炎」的爆發擴散,竟然仍不明白,在危機中「擠牙膏」式披露,其實反而會催生更大恐慌與危機的道理。

明顯的事實是,究竟這一刻有多少武漢或者湖北帶病毒者乘著「封城令」缺口抵港,或者有多少從其他省份感柒的人已經入境、進入哪些社區,特區政府心中根本沒底;還未算及將會在未來「享用」港珠澳大橋優惠而從陸路抵港的健康狀況不明者。政府連日來只提「九龍灣」的指定診所而不說及其他,難道不是在誘導身處各區的疑似患者,一窩蜂透過公共交通湧來麗晶啟業嗎?然後,當求醫者發現「指定診所」尚未啟用,他們除了又散射到周遭其他的私人診所或者急症室,還可以有甚麼地方可去?到底這幫白痴透頂的官員們,腦袋裡是在想甚麼的?

面對一個掌有龐大儲備、聘用大量專業人才的政府,我們最卑微的期望,只是希望它能在承平時居安思危,及早擬訂好疫症防備和應對的不同方案;一旦危機發生,則能夠觀察早期徵兆,盡快從關口、到社區、到醫療機構層層設防,不時評估各區的風險高低,調撥資源應對疫情。無奈的是,除了看見一座矗立在社區內的健康中心變成唯一公眾已知的「疫症診所」,麗晶人看到的,還有這個政府,虛耗十七年的時間後,卻彷如從沒有在歷史中汲取教訓,那種措手不及在人們看來,甚至連「從零開始」還不如;當周遭國家地區紛紛嚴陣以待,我們的防疫防線卻是中門大開;當湖北省的城市都自行封鎖,竟然還有來自高危地方的列車、飛機可以深入本港,抵港者就繼續遊走各區,穿著全身保護衣的救護人員疲於奔命,市民人人自危。

千萬不要被我聽到有任何局長、官員怪責麗晶人不顧形勢危急拒絕合作。這種批評根本就與一年前「修例抗爭」的肇因毫無二致,就是政府自製死線危機後,逼迫議會與各界持份者必須順應配合,否則就是千古罪人云云。送中法案已經收回,香港人力拼一年仍然不依不饒,除了警察暴力推波助瀾,還因為香港市民已經認清政府的伎倆,不會再中當局只求行政權宜之便、分化反對聲音的詭計。經過大半年的震撼教育,如今無論是不是麗晶居民,都必定看得穿政府的把戲,無非就是將矛盾衝突置於社群當中,藉以掩飾本身施政的無能怠惰。

面對疫症,人民會像過去大半年般,不分化不割蓆齊上齊落。關鍵問題絕對超出「指定診所」應否設在麗晶,而是政府能否用最起碼的行動,讓人民相信它已經認真地進入抗疫狀態,而不是繼續昏庸而任由疫症奪命。

麗晶人也好,香港市民也好,完全有權知道到底政府打算幾時才肯 —

#封高鐵站
#關口檢疫
#停課
#撤回禁蒙面法上訴
#公佈社區防感染及隔離策略
#立即撥款增加醫護支援
#確保口罩供應
#全港潔淨消毒
#重置各區垃圾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