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談電子教學

2020/3/15 — 10:44

【文:八十後澳門高中教師】

武漢肺炎來襲,一眾教師化身為 KOL,出盡法寶進行網上教學。

筆者是比較幸運的一群,在職學校沒有要求教師用 zoom 等程式即時/定時進行視像教學,只要求每星期做些教材和佈置功課。但觀乎澳門和香港的情況,發現很多學校(尤其是香港),要求教師學生定時定候進行視像上課,只是將教室由學校搬進了家中,務求一切如常。 但正如文友所說,現在大部分的所謂網上教學,根本是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完全是過時的產物。究期原因,學校高層最直接指揮的是教師,為免教師白逗人工、學生停課期間無事可做,人人要 on task,總要找點事情讓家長乖乖閉嘴,學生可以塞滿空閒的時間;當然另一個原因是由宣佈停課到推行電子教室的時間十分短,學校只有一個新年假期去籌備,能推行已是不錯,更不要說深思質量。

廣告

電腦事,電腦了

平時有書可依,有課程要趕,只要依書直說即可,但既然現在停課,澳門教青局亦不許學校趕課,何不趁機反思一下學校課程內容的本身。

反思自己在中學所學的知識,中英數理體藝文史樣樣學齊,但即使作為教師,也沒有幾多是工作上有用。更別說一般的打工仔,一般打工仔需要按到計算機上排的函數按鍵嗎?

廣告

既然停課,又既然是電子教學,反思一下,尤其是電子平台方面,有甚麼是平時應該教,但在正課上難以實行和沒甚機會教的。

在網絡世代,知識隨手拿來,只要學生願意,製作火箭核彈都可以在 youtube 上學到。這個世代的學生,最缺的是技能和態度,想想平時上課,有多少學生是真正專心學習?又有幾多真正有用的技能是可以在課堂上所教?

高層、教師和家長,很多時都會見到如雞丁般的中學生,以為現在的新新世代必定是電腦滿分,見他們日日打機,必定個個是 KOL,人人都是朱克伯格。

但,其一,我們ICQ世代的人,可能很難想像,微信世代的學生,連中文(甚至英文)打字也有困難。學校的確有教,但這個年代的學生缺少使用機會。我任教學校,一部分的初中生,家裡甚至是沒有電腦,平時只會用平板和手機,但想想看,文書技能何等重要,現在語音輸入的確很方便,但難道將來大學洋洋數萬字報告,夾雜數據、圖表、數學式都是用語音輸入?將來工作時在辨工室的一角對著電腦自言自語來輸入?

其二,自學的能力:有得多教師很有心(或被迫),製作教學影片、網上實時上課,但其實所教的內容,youtube 上早就林林總總,人家 youtuber 是靠拍片揾食的,一定比我們教師拍得好。況且如果學生沒有了教師的實時線上教學或所拍的影片,連最基本的 google 也不懂的話(我大部分學生也只會搜尋一個關鍵字,也只會按下 google 的第一個搜尋結果連結便了事),搜尋的技能沒有,學習的態度沒有,難道將來學士、碩士、博士的論文也要教授視像教學嗎?

其三,學校都教每個學生要抄手冊,紀錄每日功課,紀錄何時測驗等。但現在人人都手機隨身的年代,學校有否真正教過學生使用電子秘書?我說的是真正的待辦事項、時間管理的技巧和軟件。GTD、子彈筆記、蕃茄鐘等,有多少人聽過?這重要嗎?當然重要得很,當職場工作上同一時間有數十樣事件等著處理,如何分門別類,按緩急輕重又不遺漏地完成,比學歷更重要。但我任教的學校,對手機是"見機即收",學校行事曆還是派日曆卡和傳 pdf 的階段,難度不用檢討嗎?

其四,當高層們都還在用微信群作為溝通和宣佈重要消息的時候,教師交報告還停留在根本沒人會看的 word 和 excel 的時候,學校高層本身是否也應該學習一下怎樣用電子表格,了解一下怎樣用 trello、slack、google drive 等進行 teamwork?

發揮專長,以人為本

平時上課以科目為主,而且澳門教青局有固定課框,難以摒棄科目之間的壁疊。但以此蒂機,是時候反思一下如何可以做到真正跨學科學習,又如何可以真正做到以人為本。

依我愚見,除了有升學應試壓力的學科(澳門聯考只考主科),需要每星期固定有 1-2 小時的學習內容外,其他科目大可以以選修形式進行,例如每位學生一星期只要修中、英、數、物理和一選修科,那以每星期五日為基礎,學生每日只需要學習 1-2 小時即可。

需選修科目的內容則依教師的專長而定(當然也可以是科目相關),例如我校就有教師是隱世的餅師,有教師是專門的水電工,又有教師是 PS 高手;這些技能平常老師就算想分享,也未必能在課堂上分享,何不趁此機會,讓教師能一展所長,讓學生能發展的興趣。而且越是專門的興趣,就越需要跨學科的知識,洗廁通渠也可以很理化,生活即學習。就算學生每日不是打機就是打架,也未必不是下一個達哥和曹星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