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客運大樓工人靜坐,圖片由讀者提供

二判工人機場靜坐 稱承建商禮頓 5000 萬數未清 先要求工人離場

約 70 名建築工人,今早(16 日)8 時起在機管局行政大樓外靜坐抗議逾 2 小時,他們指負責機場三跑的總承建商禮頓─俊和聯營,二號客運大樓工程合約未獲機管局續約,就在未向二判清付約 5000萬「尾數」下,要求工人「離場」,參與抗議的紮鐵二判東主唐先生指,從事建築業 40 多年,從未遇過未清尾數先離場的情況,「你叫人離場一定要計好曬數,好似一個業主叫租客走,都要俾返啲按金上期,點可能叫人走就走?」

《立場》已向禮頓查詢,尚待回覆。

與機管局談判的二判代表唐先生晚上指,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而機管局則在席上表示,需時考慮會否先墊支10月及11月的工人工資。機管局旁晚發聲明指,正安排「二號客運大樓地基及底部構造工程」總承建商合約到期後,「有秩序地與後續承建商交接工作」,並稱一直有按既定程序支付總承建商,並提醒總承建商妥善處理其分判合約,確保工人有報酬,局方會繼續調整施工次序等措施,令工程繼續按計劃進行。

禮頓無現身 機管局承諾今午談判

有在場工人表示,有警員曾警告在場工人涉嫌「非法集結」,又指他們違反防疫條例。禮頓一方最終未有派員與工人溝通,而機管局則在早上約 10 時許派員接收工人信件,並承諾在今午 4 時會與分判商談判,工人逐和平散去。

紮鐵二判東主:從未遇過未清尾數先離場

追討約 2500 萬、負責紮鐵的浩洲建築東主唐先生向《立場》稱,機管局今年 2 月向總承建商禮頓-俊和聯營,表明收回二號客運大樓的工程,二判承建商在 10 月 23 日才獲禮頓一方正式通知,並指在 12 月 1 日將收回全部工程。二判承建商就工程尾數等問題,11 月初曾去信機管局及禮頓,禮頓無直接回覆,僅要求他們聯絡機管局,他們隨後透過民建聯劉國勳代為追討仍無果,逼於無奈下選擇「最下三流嘅方法(抗議)」。

唐先生形容,從事建築業 40 多年,從未遇過未清尾數先離場,「你叫人離場一定要計好曬數,好似一個業主叫租客走,都要俾返啲按金上期,點可能叫人走就走?」

二判估計三個月必能完成 質疑機管局決定

另外,據了解禮頓被收回的工程已過期,但仍未完工,機管局決定不與禮頓續約,並將改判予另一承辦商金門建築,唐先生質疑,相關工程到下年 2 月,即 3 個月後就可以完工,目前更換承辦商不合理,「真係好搞笑,(機管局)咁輕易收返(工程),根本今年二月已經起到貨,差三個月就起晒有冇必要要收返佢?」

機場三跑在 9 月完成鋪設工程,預計明年可啟用。機管局上月在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指,2020/21 年度機場客量及飛機起降量按年分別下跌九成八及六成六,虧損達 44 億元。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