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十平方呎

2021/1/23 — 9:58

《鏗鏘集》片段截圖

《鏗鏘集》片段截圖

上星期跟年輕小朋友碰面,他大概看多了《鏗鏘集》開始關心社會民生,吃飯時問我,香港人住最少的房大概有多大。想起德國回來暫住的老友,他在尖沙嘴租了個七十平方呎的劏房,月租約七千,我給了他這個答案。誰知道周末再播出《鏗鏘集之失業潮》,我竟然有需要對小朋友更新答案至二十平方呎床位。截至去年底全港失業人數超過二十四萬,達6.3巴仙,非常迫貼2003年沙士。《鏗鏘集》採訪的失業對象包括被國泰裁員的港龍空姐Mon,資深的導遊阿君,也有餐飲業主管Terry。他們的共同點都是業界資深人員,在相關行業有豐富工作經驗,好大程度是因為環境因素讓他們失去工作,相對而言Terry的狀況最堪虞。這兩年我們的絕望感覺正在急速地卑微化,由爭取自由到對抗疫情,到今天只能顧慮吃飯和睡覺的生計問題。

Terry從事餐飲業多年,是主管級,因為疫情飲食界首當其衝,至今失業超過一年。他本來一直跟母親同住一百呎劏房,房租七千餘,後來業主加租他再沒能力負擔,唯有轉租少於二十平方呎的床位,然後把媽媽交往大陸的親人照顧。去年因為疫情全世界都經歷沉重折磨,香港因為人禍比任何地方都要多吃一年苦頭,來到2021年,民間的真正疾苦開始陸續湧現,是真正的冇飯開冇工作。時事節目開始陸續探討香港的失業,其中飲食業固然是重災區,至今年頭超過三成從業員被裁,接近五成需要放無薪假期。

Terry曾經是餐飲業管理階層,以前他是負責面試的人。如今一年來見了三十多份工,統統音訊全無,稍為見過他過往的薪金職位,即使他願意下調薪酬也沒有人相信。這個我能明白,例如曾經當過總編輯,一旦失去職位,即使在另一個單位願意紆尊降貴,想當過編輯也難免讓人棹忌。會有人叫Terry回家等消息,甚至他聽過有人叫他「過住」;阿君則因為連本地旅遊團都消聲匿跡,每晚都以杯麪充飢。我跟身邊同事和朋友提及這些事,可能他們的少年運不差,幾乎異口同聲說沒有真正經歷過失業,目前可能要減薪或放無薪假的狀況,已經是人生最大考驗。更有些年輕朋友,說明今天網絡世代流行創業自僱,根本沒顧慮過所謂失業。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老闆,又或者人人當上等接job的小老闆,整個經濟生態究竟會變成那種模樣。

廣告

同樣地今天的老闆,也愈來愈沒興趣背負員工生活,一切短期合約形式,一件來一件往。不得不承認,撇開政治環境,香港已經不會再是從前的香港,我們過往的優勢急速崩潰,經濟動能一直只會在消耗老本,從前的貧富懸殊只會更劇烈。還有大量我們不熟悉的基層,就像這集失業潮的三位主角,他們一直習慣上班工作,在自己的崗位掙扎多年,中年失業後再得到工作的機會只會愈來愈小,當中阿Mon和她的同事有些運氣,遇上本來就喜歡國泰服務的老闆,願意開設咖啡店讓她們有位置重新站起來,再有機會施展從前積累下來的優秀和功架。

自己出身低下家庭,比較了解長期失業的墮落心情,自己經歷過,也看過中學同學因為長期找不到工作而自信低迷到無以復加,甚至發展到精神失常胡言亂語,我也沒心情向不會明白的人再多加說明。看見阿君和Terry,只能愈住愈迫狹,愈吃愈死慳死抵,自己的心是會酸入骨的。忘了說像Terry這樣活在難民級的香港市民為數不少,而且一張不會超過六乘四呎的床位每月租二千多,租金呎價冠絕全宇宙,這個奇點,千言萬語也不容易跟小朋友交待清楚。

廣告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