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代學苑人 ● 後記】盡情警惕我吧

2015/3/20 — 16:29

特首梁振英在今日發表其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的時間,點名提到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的刊物「香港民族論」,指社會要警惕。在下午的記者會上,他多次被問到為何要特別針對學苑的言論,是否小題大做,他有備而來,回應時引述去年9月出版的學苑的兩篇文章內容,指這不是學術研究,不是「小題」,而是主張,而且是「錯誤主張」,所以要警惕港獨言論。(梁振英再斥學苑:港獨論述非學術 是主張要警惕

一月十四日,梁振英一席話,驚醒了《立場新聞》編輯部 — 為甚麼特首要如此高調,警惕一本學生刊物?

原因很簡單,因為,《學苑》確實是要警惕的一本學生刊物。回顧它的歷史,多少莊員今日已在政治、學術以至生活各方面,影響著我們的香港。它代表著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 — 最少是好一部份 — 的學生思潮。它反映著香港人的熱情與焦慮、軟弱與勇氣。它,是香港歷史一部份。

廣告

特首要警惕的,其實不只是《學苑》本身,更是香港人半世紀醞釀而成的意識。

廣告

但這意識實際上是甚麼呢?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我們決定展開《五代學苑人》的專題,透過描述五代人的故事,勾勒出香港從 70 年代至今的學生思潮,是如何從「認中關社」走到「民族自決」一步。

起步至今兩個半月,在高官醜事日新月異的香港,《學苑》已淡出許多人的視線。然而我們仍然相信,這個專題是有價值的。因為,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學運、《學苑》,確實是要警惕的。

梁振英,請盡情警惕我吧!

(五代學苑人全部文章:https://www.thestandnews.com/undergrad/

* * *

後記/亞裹

一月中,梁振英於《施政報告》點名狠批《學苑》提出「錯誤主張」,「不能不警惕」。兩星期後,我們響應特首呼籲,萬分警惕,隆重其事,開展「五代學苑人」專題。

過程中,被問的最多的,不是「究竟訪問了什麼人?」,而是:「為一份名不經傳的學生刊物大費周章,究竟值得嗎?」這也是我頭頂的問號。

對此,受訪者們也抓破頭皮。程翔回憶,當年《學苑》「無人騷」;吳俊雄說,自己當年寫的東西「脫離群眾」;羅貴祥笑言,刊物一向「噏得就噏」;周華山索性說,《學苑》的事,他「已經完全不記得」……那麼,追蹤這本學生刊物的歷史,究竟有何意義?我和受訪者多次面面相覷。

然而,當我們攤開各人的故事,再加以比對,卻自然發現,這些《學苑》人的想法、信念,原來都大相逕庭。這或可歸因於個人經歷的不同,但更明顯的差異,卻在於兩個字 —

時代。

不同的時代背景,孕育出截然不同的《學苑》人。我們甚至可以從中劃分,描繪出五代人的模樣。

第一代人(程翔)身處香港,眼望家鄉,故視「認識祖國」為一己責任;
第二代人(吳俊雄)立於轉折,逐漸遠離中國,專注社會,擁抱香港;
第三代人(羅貴祥、周華山)面臨前途問題,肉緊又無奈,只得閉上雙眼,放大現實;
第四代人(袁易天)經歷六四,徬徨無力,熱情漸冷,終於各自修行;
第五代人(成曉宜、梁繼平、袁源隆)眼見香港崩壞,重新覺醒,思潮作動,對抗政權。

我讀社會學,對於香港社會歷史軸線上的名詞,例如「六七暴動」、「改革開放」、「前途問題」,向來如數家珍。但在這些布幕前,歷史的主角 — 香港人 — 究竟在想什麼?卻往往少人深究。又或是,各自知道自己那一代人的所思所想,但對別的幾代人,始終興趣缺缺。

所以我慶幸這五代人現身說法,完整地把各自的觀點、信念背後的邏輯呈現人前。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潮,因此年輕人或許無法理解程翔的愛國情懷,上一輩也可能為梁繼平和同代人的民族論而坐立不安……但無可否認,這些都是香港人、香港社會的一部分。

沒有人 — 包括梁振英 — 能夠輕言扼殺。

當然,我們沒想得這麼天真,將這八個《學苑》人的故事,等同香港故事的全部。直至今天,我們仍然懷疑,如果我們深研的學生刊物,是《中大學生報》,不是《學苑》,得出的結論,會否完全不同。

但我們始終深信的是,「五代學苑人」的故事,能讓大家「不能不警惕」— 原來香港人這四十多年來,走過恁地曲折蜿蜒的一段路。

因此這專題,是五代學苑人,也是五代香港人。

* * *

後記/楊天帥

一個唔覺意,我和亞裹的分工,竟然把《五代學苑人》按年月分成前後兩半。亞裹寫是 1989 年前;而我則是自 89 的袁易天開始,到 2008 年的成曉宜,到 2013 年的梁繼平,然後是 2014 年的袁源隆。

歷史有所謂「塵埃落定」的講法,深究起這四個字的意象,便是說萬事萬物都恍如微塵,總是微小而紛亂的,隨年月更替,它會飄落至靜止,落在案頭上,也就是所謂的「定案」。

89 後的《學苑》仍未定案。

當微塵東突西竄,眼前的景物便儼如罩上一層薄霧,看不清,看不見。爭拗應運而生。誰指責誰妄顧現實;誰批評誰不學無術;誰插誰抽水;誰罵誰騎劫。你又收咗錢,佢又係鬼……各種言論與立場有如沙塵暴,令人即使瞇起雙眼,還是淚水直流。

怎樣才能看得更真呢?

跟一位行家聊天的時候談到一點:除了一些極端例子以外,絕大多數被指罵很仆街或你以為很仆街的受訪者,其實原來很正常。你懷著戒備的心情與受訪者碰面,聊不到五分鐘,卻驚覺他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如此一來,不禁詰問最初那種很仆街的印象從何而來。

那大多來自一種跳躍式推論:六四後走得去耕田,梗係犬儒啦!去得維園絕食,梗係大中華膠啦!支持得港獨,梗係種族主義者,唔理中國人死活啦!

然而在你以為去維園六四=支持支聯會=保守大中華膠的時候,袁易天告訴你,對他來說這只是表達「我們未敢忘記」的儀式;在你以為搞本土理論=法西斯=憎恨所有中國人的時候,梁繼平對內地生的態度,比我本人還要客氣。

老套講句,每個人的選擇,總是按他的人生經驗而做。或者有人選擇走左邊,有人選擇走右邊,而如果你了解得夠深,你會驚覺原來無論是左還是右,走在前還是後,他們的想法都是驚奇的一致。

經常有人問文章寫得咁撚長做乜,又無人 like 。或許這就是我們都把文章寫得很長很長的理由:因為我們不僅想讓你知道事實,更想讓你知道這事實背後源於甚麼。它當中有甚麼故事。背後有甚麼原因。

畢竟組成一個人的,不是 a pile of soundbites,而是故事。

當然我也知道大多數人仍會見到文章咁長就走佬,因此我也無意說「希望大家喜歡《五代學苑人》」這樣的話,我們只是努力去做我們認為重要的事啦。話雖如此,如果你俾個 like ,我們會很開心,不是因為受人稱讚很 happy,而是因為你會讓這些故事,被更多人讀到。它們將會靜靜地,像把石塊投入如鏡的湖水那樣,影響香港。

如果你相信故事的力量的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