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血饅頭」的演變

2020/2/24 — 15:46

image credit: 420514956g, https://bit.ly/2Vh8JST, pixabay。Karta24, https://bit.ly/2wCffco, CC BY SA 3.0

image credit: 420514956g, https://bit.ly/2Vh8JST, pixabay。Karta24, https://bit.ly/2wCffco, CC BY SA 3.0

【文:愚者@Orchid Pavilion.曲水流觴】

近這大半年不時都會看到「人血饅頭」四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隨著時代變遷和越來越多人使用這四個字,意思也開始有了轉變。

「人血饅頭」四字大家最初大概都是從魯迅短篇小說《藥》中看到,而這不是憑空而作,而是來自一個古代醫學說法。古時醫者相信用人體每一個部分都有藥效,迷信者認為甚至可治不治之症。到了明代李時珍編纂《本草綱目》明言反對用人體入藥,自此醫者便普遍放棄人體入藥的藥方。不過,還是有不少愚昧之人相信人體具神奇藥效,人血饅頭就是其中一樣迷信的產物。

廣告

到了民初時期,魯迅借用了人血饅頭的迷信,寫了一個述說世人愚昧的故事。故事大概就是華小栓得了肺癆,藥石無靈,遇上夏瑜(暗指秋瑾)於刑場斬首,於是父親華老栓便重金買下沾有夏瑜鮮血的饅頭給小栓食用。人血饅頭便在此登場,而小栓的下場自然是病死,故事以華大媽與夏瑜母親到子女墳前拜祭作結。故事中,人血饅頭所包含的不單是發死人財(劊子手便藉賣人血饅頭賺了一筆)和迷信(相信人血饅頭是萬靈丹),還代表了時人愚昧和對世事的無知。人血饅頭無疑是《藥》的核心關鍵,但故事中最重要的不是吃人血饅頭一節,而是一眾茶客高談闊論的一席話,由各人迷信人血饅頭功效,到提及夏三爺舉報兒子夏瑜、認為夏瑜活該等言論,到處都充滿著愚昧和荒謬,信奉人血饅頭的人與夏瑜兩者之間形成鮮明的對比。

時至今日,人血饅頭的用法再度改變,今日演變成從國難、悲劇之中謀取利益的意思,人血饅頭成為了奸商無良行逕的代名詞。如當我們說:「我們不能讓某店食人血饅頭。」意思就是指該店無良,想發國難財,藉悲劇謀利。不過,人血饅頭的出現,即使到了今日依然跟愚昧、無知脫不了關係。例如今日網上傳媒大行其道,當中卻有不少內容農場(content farm),除了抄襲其他傳媒辛苦的編採訪成果外,更有甚者是做標題黨、散播虛假消息等。當然,從讀者角度而言,僅是瀏覽、分享內容農場並沒有金錢損失,看似沒有人血饅頭,實則不然。大數據時代下,點擊率、瀏覽人次正正是這些內容農場出售的人血饅頭,所以當我們毫不介意地送上這些數據時,已是在買人血饅頭。至於為何那麼多人會買呢? 原因不外乎疏於尋根究底、只求趣味性,於是輕易相信沒有來源的消息,以及只問成果,不問付出,旦求有想要的資訊,卻不理會版權誰孰,這也是愚昧無知造成的現象。(換而言之,like、follow、share 這些動作不怎麼費力,但已是在予對方謀利本錢,大家不妨珍惜手中的一票,謹慎地 like、follow、share。)

廣告

魯迅的《藥》至今已有百餘年,可恨的是似乎魯迅當年要諷刺針砭的現象,也出現在今日的香港,人血饅頭的悲劇也正在香港無聲無色地不斷重演。愚昧無知並不是罪,有罪的是甘於愚昧無知的人,就像華家茶店的一眾茶客,理所當然地認為夏瑜活該,不問情由,不明夏瑜高義,結果便害死了國家。

就像故事中駝背五少爺的話:「瘋了。」

(作者自我簡介:讀了一點書,越讀越覺愚魯,充分感受到學問博大精深。平日除了看書,就愛吃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