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Priscilla Du Preez @ Unsplash

【高牆周訊|人話:送禮師篇】如果每個人都盡力嘅話

【文:3639】

好榮幸獲邀寫〈高牆周訊〉分享同路人的心聲,其實第一時間我係諗起自己係「唔知咩師」,亦是一名 slasher(斜棟人,多重身份的統稱)。

  • 曾經自製過一啲文宣投稿,但自己嘅美術感非常有限(咳咳)
  • 曾經去過旁聽,但因著之後發生咗一啲事情就唔太方便再去
  • 曾經上過堂學寫信,雖然有保持寫信,但能夠保持來往嘅筆友唔多(其中一個筆友出冊了,也是好事)

最後輾轉間去到石牆花成為義工,更成為「送禮師」。其實「送禮師」一詞實在言重了,因為暫時我都只送過母親節及父親節嘅禮物。兩次嘅探訪都係與媽媽見面,一位媽媽係有講有笑嘅,一位媽媽係坐低頭幾句提及兒女、就忍唔住流下眼淚了,但共通點都係,傾到最後,佢地都會話:唔諗啦,諗嚟又擔心。雖然可能下兩句又講起子女嘅事了,可能又會自責教壞了孩子,那是我只能聆聽的,甚至我都忍唔住陪佢地一起紅了眼睛。

那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重,畢竟分隔牆內外,無論對牆內兒女還是牆外父母親都有著一種情感上嘅折磨,我一次半次嘅關心豈能與佢地子女親身陪伴相比。

然而,我深信「唯有做得幾多就得幾多」,「如果每個人都盡力嘅話」,或者我地呢班同路人能夠砥礪前行,直到重光之日。

 

石牆花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