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其實可以咁炒

2020/12/3 — 18:08

2020 年 12 月 1 日,有線新聞裁員 40 人,激起多名編採人員辭職。三名高層,主管新聞部的副總經理謝燕娜、新聞總監李臻(後)、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許方輝夜晚離開有線大樓。(立場新聞圖片)

2020 年 12 月 1 日,有線新聞裁員 40 人,激起多名編採人員辭職。三名高層,主管新聞部的副總經理謝燕娜、新聞總監李臻(後)、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許方輝夜晚離開有線大樓。(立場新聞圖片)

對唔住,我無做過大機構嘅主管。做過最大嘅機構都算堪稱全港最蚊型嘅執法部門當中最低嘅職位。

不過,經濟唔好,經營困難,需要一次過 cut 成個部門,整件事牽涉幾十人,我處理過。

每一家企業情況不同,我不評論。但我點炒人,可以講。

廣告

作為公司負責人,必然同前綫員工有一定距離。炒人直接令對方失去工作,失去收入,影響其生活,係一個異常沉重嘅決定。

如果減人工 “It’s not personal, it’s just business” 的話,

廣告

那麽炒人,就 “It’s not business – It’s very personal”。

我的工作,會從被裁員工(們)的上司開始做溝通。Not every employee is equal — 首先不是每一位同事的能力及投入是一樣的。

同一個崗位有三個人,我只能留一個,當然是留一個可以打個半的猛將,然後告訴她之後我請新人時會升她為主管,負責帶新人。有些崗位可以合併,就把有多技能的同事留下,跨部門工作。

同樣,我公司這份工作不是對每一位員工都是一樣價值的。有些女同事臨近退休年齡,丈夫相對高薪,孩子已經差不多投入社會,個人擔子輕,甚至其實早打算退休,只不過不想閑在家裏而已。有些卻不同,是家庭支柱,而且需要把錢寄回老鄉,替長期患病的老母買藥。有個有固定男友,男友在大城市工作,薪金不俗,遲早結婚然後搬過去一起居住。有的不同,剛在我們這個小城市,兩個年輕夫妻辛苦買了新房子,供樓壓力大。

以上種種,不是我這個最高決策者會知道的細節。靠的,自然是部門主管及中層管理。而我挑選中層管理,也挑一些人際手腕比較好的同事 — 他們收風收得多,中間也靠其溝通能力人際關係把不少問題先擺平。而要緊關頭,養兵千日,用在一朝。而且得到他們的 buy in,細節執行起來,自會暢順很多。

諮詢過中層及部門主管後,把名單定了下來。我知道每一個我要召見的人,都會帶著負面情緒離開我的房間。我可以做的,就是盡量以尊重他們每一個為我公司付出過的大前提來辭退他們。所以我要求部門主管為每個同事準備短短幾十字,交代一下他的貢獻、成就、家庭狀況等。好讓我在 final talk 時,能讓他們感到,老闆記得他們的名字也關心其家人,記得他們的付出等,讓他們知道 — 這個決定確實是逼不得已,讓他們從尊重中離開。

準備充足了,就是擇日。我多選擇在周末之前一日,午飯之後開始。公司發生重大人事變動,讓各人之後有整個周末作情緒的緩衝很重要。站在公司角度,也有一個周末的時間來應付任何重大變化。

副手問我:是否低層員工的辭退交他來處理?我說作為公司負責人,I wield the sword, I face the men。午飯之後我把所有員工召到會議室,把公司的困難透明地解釋給他們知道 — 他們每天呼吸公司的空氣,其實絕大部份都對企業的財政脈搏有一定了解。我說罷,兩位部門主管不約而同表示明白,用他們階層的方式,表達了他們的觀察,理順之後要裁員的消息。之後,自然是容許他們發問,而我也盡力及坦白解釋。

然後每一位同事都戰戰兢兢地離開,等待人事部主管一個個叫到我辦公室。門後面,自然是最漫長最困難的交談。尤幸事前功夫準備充足妥當,而部份同事被裁後會遇上困難,管理層也盡量在可行範圍內提供協助,例如介紹到其他相熟公司面試,撰寫推薦信,或者是加快離職補償的發放等。當然有部份同事掌管敏感崗位的,需要即時離任。但我們管理層的目標是盡量為離職同事的震盪減到最低,也慶幸是整個團隊都能完成目標。

係,炒人難。但憑良心炒人,更難。

那是我在企業生涯經歷最難熬的兩個禮拜。

內子之後有天看著我,輕聲說「你點解哩幾個月頭髮白咗咁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