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什麼是鱷魚頭老襯底?

2018/12/18 — 10:25

昨天的星期日明報,王慧麟/Max Wong 談到退休問題,他說 「是接班,不只退休問題」,文章特別是針對 Associate Professor/副教授的退休問題。一直以來,我們提到的只是 Full Professor 的退休的問題,那只是冰山的一角。

其實一所大學的骨幹就是副教授,而這群副教授如要晉升到教授,門檻很高,副教授到了大概 50歲這條「黃金分界線」之時,就要思考退或留的問題,因為如果萬一在55歲還未能晉升為教授的話,他們未必有能力轉去其他院校任教,有很多人認為55歲在高等教育界已經太老了,所以大家要早點為自己的未來打算。香港現在有幾所大學的退休年齡,已經是65歲了,無論 research environment 怎様,都變得挺有吸引力。有些外國人的副教授也選擇早點回老家找工作,正如 Timothy O’Leary 說,澳洲沒有退体年齢,早走早著。

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剛頒予加拿大學者 Donna Strickland,以表揚她於激光物理學方面的貢獻。Strickland 今年59 歲,還是是一名副教授,現在她成為了也是有史以來第三位獲得物理殊榮的女性科學家,當然可以成為正教授,在加拿大的大學,沒有退休年齡,她也可以邊走邊唱,如果她是港大的副教授,而諾貝爾獎項再遲一年才給她,她早已「被退休」。

廣告

在港大這種制度的背後,是假設在他們這麼嚴謹的評核制度之下,for some strange reasons, 員工大都只是一批「不夠好」的人,實在是對自己一向稱為 robust and fair 的評審制度一個最大的諷刺! 像我這樣的一位女教授,剛剛升為 full professor 幾個月,我馬上申請 re-appointment, 已經需要接受另一套截然不同的評審方式,就是把決定生死的權力重新放到大學高層手上,他們常常說要保障的大學利益,說到底不過是維護「父權體制」以及把一小撮old boys 的權力 impose 在所有人身上!

近年來大搞人事管理、退休改革,嚴格審查 promotion and tenure 也可能就是因為有些高層只是聲大大,其實心底對自己身份太多不肯定, 所以要設立一重又一重的關卡,掃走一批他們認為對大學沒有重要貢獻的人,然後把空位騰出來,給一批更啱心水的,以為可以更上一層樓,其實對大學的形象,同事的 morale, 很多人的前途, 教學和硏究的發展,造成的傷害,是無法補償。

廣告

政府剛通過新退休方案,所有年屆六十歲的公務員,可以申請自動延任至65歲。也喜見今天九名港大校董也寫了公開信促請香港大學檢視退休政策 提高透明度:

「當香港特區政府和一些本地大學已將職員的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但香港大學教學人員的退休年齡繼續維持於60歲。這樣的差異促使我們重新考量,港大現行的退休政策是否足以吸引和挽留頂尖人才以保障大學的最佳利益。」

越來越多人站出來肯說句公道話,這個不再一個 one woman campaign,大家並不是看着一條女「扻頭埋牆」而不顧,令人非常鼓舞。我馬上可以走番條優雅的路線,立此存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