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年通識科宣佈考完,想鬧爆份卷嘅同我入嚟

2020/4/28 — 20:14

本來都唔諗住寫,但實在估唔到一份咁中庸嘅試卷都可以引嚟咁多討論,當中唔少仲要係邏輯問題,或者喺呢度都做少少公眾教育,一盡通識教師社會責任,同時都當係專業交流。

1. 兩難不代表對立

有個別左報借題發揮,將嗰條萬眾矚目嘅卷一題三老屈為政治題,仲嚇死考生咁話「題目要求作出政治立場選擇」,完全無視考評局即日出嘅解卷文件所指「題目不是要求他們選擇哪一情況較重要或次要」。原本以為該報編輯本身工作較少運用邏輯先炒車,但後來發現原來都好多香港人不滿題目,原因包括 (1) 資料指出新聞自由不是絕對及 (2) 將社會責任同維護國家安全劃上等號。咁我或者要喺度幫考評局解下話。

廣告

首先要解釋清楚嘅係,呢條題目係卷一嘅資料回應題,顧名思義,考生要喺答題目嘅時候引用資料,否則當離題論。咁如果題目要考生寫「兩難」,資料就必須要包括新聞自由同一啲對立價值嘅內容,考生先可能充份回應到題目要求。出過題考過通識嘅師生好清楚,一條出得差嘅卷一係可以完全叫人無所適從;即係又框死你用資料,但啲資料又完全用唔著 / 唔夠資料俾你回應題目。咁試問如果考評局唔引用國際公約條文寫番啲限制出嚟,咁啲考生可以點答「兩難」呢?唔通你地想引用習主席新聞政策話媒體有責任「服務大局,團結人民」?

更重要嘅係,「新聞自由 vs 社會責任」唔代表兩者係完全對立,反而正正係新聞自由同履行社會責任息息相關,先至係條題目挑戰性所在。基本考評原則,好嘅考試都會有題目要用嚟分高低(分 5** 到 4),而由於前面 7 個分題都好大路(之後講),呢題明顯就係肩負為難考生重任。例如喺一般情況下,傳媒客觀報導真相,既履行社會責任又保障新聞自由,就完全唔可以用嚟答呢條題目,甚至係去到政治事件社會運動,傳媒無論寫示威者定警察暴力,都一樣唔存在兩難困境。考生一定要抽絲剝繭搵到好特殊具體嘅情境,例如處理國家機密文件(國家安全 vs 監察政權),或者公眾人物醜聞(知情權 vs 私隱權 / 個人名譽),或者牽涉公眾利益嘅追查報導(傳媒誠信 vs 維護公義),喺有限時間內搵到兩個密切概念嘅排斥性,先係奪星關鍵,亦係考評局高手及心思所在。

廣告

2. 現代中國續非必考

如果要講政治,不如講下考評局喺必答題部分持續邊緣化中國議題,已經去到一個 hardcore 支持者都已經覺得尷尬嘅程度;由 2012 年到 2020 年九份試卷,卷一必答題針對性問中國議題嘅,就只係得 2015 同 2017 兩年問中國農村,其餘抽水問下嘅就得番真身其實係國際議題嘅器官買賣(2013 練習卷)同埋孔子學院(2019)。作為通識教師,如果學生攞住疊卷嚟問我做乜仲要教現代中國,我都唯有心虛虛咁答佢卷二年年都有出㗎(不過你唔揀咪得囉)。教過通識都知,中國議題本身已經特別難備課,教落學生仲特別冇興趣,而家考評局仲要特別唔點考,其實係暗示到好明咁叫師生唔好點理中國。

當然呢個決定未必同政治有關,更大可能係執行上考生答中國議題尤其容易出事,而業界教現代中國又存在極大內容以至質素差異,甚至建制派港府都唔會想你成日攞中國嚟問(所以年年卷二有問已經好夠薑)。事實上考評局喺被人鬧卷一淨係問香港議題之後,近年都刻意問多咗國際議題。但長遠要永續通識科,加強中國元素始終係無可避免。課程理念亦寫到明係「認同國民身份」,作為一個愛國愛港嘅教育工作者,都希望通識各界持分者都做戲做全套,無論係教材支援到前線教學到文憑試卷,都逐步加強中國元素,力求早日喺通識科光復中國議題。我相信一個咁強大嘅國家,值得傾同探究嘅議題一定多過本地國際加埋嘅。

3. 大路題型結構全面回歸

點解話今年考評局特別錫住班考生呢?就係因為今年嘅題目係近年難度最低兼最冇創意。同 2018 年嘅冷門大雜燴相比,今年嘅數據(3)影響(2)挑戰評論(各 1),都係歷屆 10 份卷最常見嘅題型,唔會失驚無神叫你喺 20 分鐘內做比較,又唔會出啲單數分數 / 四分寫一論點題目等你猶豫個加分位喺邊,有心備考嘅見到一定唔會驚。就算係最尾嗰題「兩難」,其實都係往年爭議 + 困難嘅合體版,唔死記框架嘅同學未至於應付唔到 / 唔識點答。總之簡單一句,喺經歷咗咁多苦難挑戰都仍然可以專心備試嘅同學,通識科唔會虧待你。

4. 卷二甲部變救命水泡

坊間以至業界普遍流傳一種諗法,就係通識科卷一係基本盤,卷二先係分高低。小弟曾經都抱持相近諗法,弱嘅學生會操好卷一,摘星先同佢做卷二。但教教下改改下睇睇下,發現數據同趨勢出到嚟完全唔係嗰回事。實情係,攞到 5** 嘅學生多數喺卷一跑贏一條街致勝,卷二乙部攞高分係超難,連 5 級或以上嘅都唔大優勢。加上近年啲卷一分題越出越多花款,啲弱嘅學生見到份「基本盤」都可能嚇到腳軟,完全動搖「卷二難過卷一」嘅定位。反而自從 2015 年卷二變咗 8+12 結構,甲部嘅難度要求係好穩定地低(仲要有得揀),計番佔分仲有 12%,等於卷一成題總和,甚至高過唔少弱勢學生 IES 嘅分數。睇番今年份卷,兩困難一影響,都係卷一卷二常見常做嘅題型。以合格線 3x% 分數起計,答一題就可以攞到接近一成分數做底,我諗呢部分會係繼數據題之後,成為日校補習社反覆常操嘅關鍵部分。

5. 題眼概念用字越趨模糊

另一點值得講嘅,係今年嘅題目用字又進一步「非概念化」。往年被人用到爛嘅「生活素質」, 今年變咗做「當代生活」;課程指引所列主題「可持續發展」,今年寫法係「可持續的社會」;你以為「最有效」同「應否」一定係唔同題型咩?今年就出題「應否 X 比 Y 更主導」;你以為「困難」同「爭議」係唔同題型咩,今年就出條「兩難」混合嚟問;你以為卷一評論多數問成效咩?今年就要你揀個挑戰評論係咪解決方法,總之擺明同坊間名師拆題框架對著幹。所以我成日同學生強調,分辨題型同提問邏輯遠遠重要過你貼中題。俾你貼中咗然後唔跟資料唔睇題眼,心紅紅記咗咩 point 就掉哂落去嗰班,考出嚟隨時仲衰過班唔溫書睇餸成飯嘅懶蟲。考通識嘅重點,從來都係靈活思考隨機應變加閃電手,呢樣嘢十年都冇變過,亦希望早日有更多師生覺悟,遠離舊制貼題思維同早期嘅僵化拆題模式。

6, 卷二可以不用比較?

如果你睇到呢度,估計你唔係行家就係對通識科好有熱誠,所以想傾下啲艱澀啲嘅問題;話說今年卷二題二乙部出咗題「國有企業應否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擔當比民營企業更主導的角色?」唔少行家包括考評局解卷都係指出呢題應該比較「國有企業」同「民營企業」, 成為今屆唯一劍指最高階思維表述難度嘅題目。但我細心睇番題目嘅邏輯,比較故然係合理正路答法,但學生唔比較係咪就代表唔充份回應題目呢?

「a 應否在 c 擔當比 b 更主導角色」,當然可以直接攞 a、b 比較去睇邊個更應該主導,但如果考生將「b 在 c 的角色」,亦即民企在中國經濟的角色作一客觀定義,例如經濟上產出佔比、市場上多元程度、聘用員工數字、國際商貿交易金額等等,然後逐段指出點解國企應該 / 不應比指標做得更多,將題目詮釋為評論「國企在全球經濟下的角色責任」,並以民企做指標決定主導程度,但沒有逐段同民企比較,甚至全文都冇比較,咁係咪應該將分數封頂,甚至按往常做法封係 6 分?

值得指出嘅係,由於呢題本身係唯一一題要比較,仲要係中國議題,難度已經比隔籬兩題高兩級。從考生角度,當然係避之則吉嘅題目,揀咗係你唔識諗。但從考評公平角度,如果真係唔比較就冇一半分,咁唔小心揀咗呢題嘅考生就會面對另外兩題都冇嘅技能要求,有違考評嘅一致性。所以睇番考評局近年做法,就算佢份萬字解卷文寫到明期望學生比較,但我認為冇比較個封頂位都唔好咁狼,最多封人 9 分。因為始終按提問邏輯,其實呢題唔比較都解得通嘅。如果考評局真係咁狼,相信今年解話嘅時候又會面對業界唔少壓力,但如果我真係講中,咁歷年卷二考評極重視嘅衡量準則同比較論述,就會連續兩年被邊緣化,呢種轉變對通識科又究竟係咪好事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