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不是 #1487,是享年 88 歲的愛妻號伯伯

2020/7/28 — 15:13

港泰護老中心(資料圖片)

港泰護老中心(資料圖片)

2,778 人確診,22 人死亡。死亡率 0.792,即是說,每一百人中,死亡人數不足一人。若再加上隱形病人、沒檢測到的病人、痊癒了自己也不知道的病人,死亡率應更低。

相比沙士時的 299 人,22 人也不到十分一。

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或者,不能用上「死得人多」來形容。所以即使近日每天也有人離世,甚至在 7 月 27 日這天,單日死了 4 人,我們還是無甚感覺,或只是「嘩」一聲。

廣告

直至伯伯的消息傳出。

不知道他的姓名,也沒特別去考究。疫症下,人都是一個個編號。他是 #1487,88 歲男病人,生前留醫瑪麗醫院,7 月 27 日上午離世。

廣告

但不止這樣的。#1487 伯伯是愛妻號。他確診當天,記者會上,張竹君說,伯伯的妻子也是確診者,#1355 婆婆。伯伯每天都會到港泰護老院看望妻子,即使只能隔著玻璃,仍然每天堅持。

婆婆 67 歲,比伯伯小了足足 21 年。不清楚他們之間的故事,可能少一大截的妻子,心中早算到丈夫會先一步離去,但未必想到,最後阻隔在兩人之間的,會是一塊玻璃。

這晚,在記者的 WhatsApp group 中,一片哀愁。這其實不常見,畢竟每天聽著各式各樣的數字,一張陌生臉孔的離世,本來只是 +1,一條稿。所謂的專業理性和重覆的工作,早把溫度降到接近冰點。

但不知怎的,大家都有種說不出的沉重。

「好似真係識佢咁。」行家解釋。可能人都偽善,我認。伯伯的故事,自那天聽張竹君說過後,便一直徘徊腦中。因此當翻查到伯伯的資料時,咚的一聲,心中一沉。好似真係識佢咁。

於是,他不再是 1/22,而是愛妻號伯伯。就好像狐狸對小王子說,因為你的頭髮是金黃色的,所以看到金黃的麥穗,我就會想起你。

至於其他 21/22?坦白說,仍然是 21/22。

人都偽善。但當我們察覺自己的偽善後,便可以提醒自己。離世的不是 22 人。是一個人,失去了他獨一無二的生命,重覆 22 次。

也提醒自己,政府那班「張弛有道」(這四個字用來借代粗口),做錯的、做漏的、做慢的,已經間接、或直接地,奪去了 22 個生命,破壞了 22 個家庭,甚至更多。而未來的每一天,可能都會再有人死,再有家庭被破壞。

政府無能,唔想死,靠自己。

香港人,我哋互相應承大家,好無?唔好死,亦唔好慣。好好保護自己,亦保護身邊嘅人。過去一年,我哋學識當大家係家人,而家我哋就要一齊保護呢個家。

戴口罩、洗手、搓手,唔好亂摸眼耳口鼻,無必要唔好周圍去。提醒身邊的長者和小孩。

在生的人,就有責任代先離去的人走下去。這個道理,我們應該在過去一年學懂的。

以下是截至 7 月 27 日, 22 位離世者的一點資料:

#13 / 39 歲男子
#55 / 70 歲男子
#89 / 80 歲男子
#99 / 76 歲女子
#1092 / 78 歲女子
#1100 / 72 歲男子
#1180 / 55 歲男子
#1341 / 95 歲女子
#1350 / 90 歲女子
#1365 / 94 歲男子
#1450 / 89 歲男子
#1707 / 71 歲女子
#1348 / 87 歲男子
#1562 / 77 歲男子
#1640 / 63 歲男子
#1338 / 74 歲男子
#1710 / 84 歲男子
#2480 / 60 歲男子
#2107 / 76 歲女子
#1306 / 92 歲男子
#1487 / 88 歲男子
#1901 / 95 歲女子

唔好慣。千祈唔好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