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令人擔憂的輸入「人才」計劃

2019/1/16 — 17:32

資料圖片:落馬洲出入境大樓(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落馬洲出入境大樓(政府圖片)

立法會研究組最近應范國威議員的委託,完成了一份有關《選定地方防止居留申請欺詐行為的應對措施》(IN03/18-19)[1] 的資料摘要,其中第 2.3 段提到三項主要欺詐行為,分別為 (1) 跨境假結婚個案;(2) 虛假身份或偽造文書;(3) 人才入境計劃下的欺詐行為。可惜摘要主要集中討論有關單程證的假結婚欺詐行為,而有關 (2) 和 (3) 的問題則甚少著墨;原因正如摘要所說,『入境處僅公布非常有限的資料』。本文旨在補充相關申請入境居留或就業計劃的統計數據和一些欺詐報導。

這些計劃包括下述的 4+1 項 ( 4項較長期留港及1項包括長期和短期留港的申請計劃 ):

1. 優秀人才入境計劃;
2. 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3. 輸入內地人才計劃;
4. 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及
5.  一般就業計劃。

廣告

根據過去幾年多份入境處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的文件,圖 1 顯示各項計劃在過去 15 年 (2003-2017年) 的獲分配名額人數 (即各計劃的入境人數),圖2比較這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士申請來港人數與單程證來港人數 (及最近 4 年經一般就業安排申請來港人數,但入境處並未細分短期和長期來港、內地和非內地人士人數) 。

圖1 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申請來港獲分配名額,2003-2017年。來源:[2][3][4]

圖1 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申請來港獲分配名額,2003-2017年。來源:[2][3][4]

廣告

從圖 1 可見,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由 2003 年的 1,350 人,持續上升至 2017 年的 12,381 人,上升差不多 9 倍,一直是四類計劃中獲批人數最多的計劃。其次是非本地畢業生留港 / 回港就業安排的獲批人數,由 2008 年的 2,758 人上升至 2017 年的 8,448 人,是四類申請中第二高獲批人數的計劃。然而,入境處在 2017 年回覆立法會,在 2016 年入境處曾就 9 宗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申請中懷疑中介機構提供失實資料或作虛假陳述,並已拒絕兩宗申請,餘下七宗亦已中止處理申請,而且正在刑事調查。[5] 而有關非本地畢業生留港 / 回港就業安排,審計署更曾經建議加強管制核實申請人所提交證明文件的真偽。[6] 反映在這兩項申請中的欺詐行為有事實根據或有理由憂慮。

圖2 單程證與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申請來港人數比較 (包括4年經一般就業計劃人數),2003-2017年。來源:[2][3][4]

圖2 單程證與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申請來港人數比較 (包括4年經一般就業計劃人數),2003-2017年。來源:[2][3][4]

圖 2 反映這四類的內地人申請獲批入境人數不斷上升,而且升幅驚人,由 2003 年的 1,360 人增加至 23,754 人,升幅 16.5 倍!而且未計非內地人士。即使不計一般就業計劃,單程證加非單程證的每年獲批來港人數近年已高達 6.5 萬至 7.8 萬人,其中有部份被揭發是透過假結婚或假文件而獲得。最近入境處再向立法會回覆,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也發現欺詐個案,自 2014 年至 2018 年 9 月,入境處曾就 12 宗懷疑提交失實資料或作虛假陳述的申請作出深入調查,當中有 9 宗個案正進行刑事調查,而該 12 項申請已終止處理或已自行撤回。[7] 似乎多項計劃均有漏洞,不法之徒從不同的申請計劃中的漏洞不停嘗試進攻,而去年政府又再增加多一項新的以科技專才入境的申請計劃,政府不斷增加不同申請條件的入境計劃只會吸引更多中介公司和申請人向不同的計劃試攻其漏洞,愈難規管。

再者,各項計劃並沒有設定每年人數上限,導致獲批人數持續上升,到底 15 年來這些輸入專才計劃的成效是對香港帶來正面抑或負面界外效應?似乎政府並沒有進行任何科學實證的研究,卻不停增加批准人數;而負面效應方面則已可肯定,因為欺詐行為屬違法行為,對本港的求職人士已構成不公平競爭,而且更會令到這些原本不合資格人士可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對房屋及醫療等系統帶來不必要的壓力。隨著這些計劃實施多年,已經有愈來愈多的申請人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圖3為四類計劃取得居留權人數,由 2009 年的 283 人上升至 2017 年的 4,295 人,到底當中有多少是透過欺詐行為而獲得實在令人憂慮。

圖3 四類計劃人士取得居留權人數。來源:[2]

圖3 四類計劃人士取得居留權人數。來源:[2]

此外,這幾項計劃會否構成國籍歧視同樣令人擔憂,其中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只容許內地申請人,明顯歧視非內地申請人。其次眾所周知,非本地畢業生亦以內地學生為絕大多數,事實上,該計劃的申請數據顯示高達 99% 為內地申請人。資本投資入境計劃方面同樣出現 97% 的申請人為內地人,未知原因。最令人憂慮的是關於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圖 4 顯示非內地申請人在過去十多年已明顯由 20% 增加至 50%,但圖 5 顯示非內地申請人的獲批比率竟然愈來愈低,低至只有 3-4%!反而內地申請人的獲批率仍維持在 30% 以上。到底為什麼內地與非內地申請人會出現這麼大的獲分配比率差?會否存在歧視政策?若政府未能提交一個合理的解釋,可能會令國際懷疑香港政府有歧視國藉的入境政策,破壞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地位,甚至影響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絕不能掉以輕心。

圖4 優秀人才輸入計劃中內地人與非內地人申請宗數比率,2006-2017年。來源:[2]

圖4 優秀人才輸入計劃中內地人與非內地人申請宗數比率,2006-2017年。來源:[2]

圖5 優秀人才輸入計劃中內地人與非內地人申請獲分配名額佔申請宗數比率,2006-2017年。來源:[2]

圖5 優秀人才輸入計劃中內地人與非內地人申請獲分配名額佔申請宗數比率,2006-2017年。來源:[2]

 

參考
[1] 香港立法會研究組 (2019)《防止居留申請欺詐行為的應對措施》,(IN03/18-19) 。
[2] 香港政府 (2016) 各項入境計劃/安排接獲及獲批申請的統計數字
[3] 香港政府 (2018) 根據優秀人才入境計劃、輸入內地人才計劃、 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 及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申請及獲批來港人士的統計數字(二○一五至一七年)
[4] 香港政府 (2018) 根據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 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申請和獲批來港人士的統計數字
[5] 香港政府 (2017) 打擊從非法途徑申請簽證或進入許可來港的人士。 
[6] 審計署 (2016) 優秀人才 、 投資者及勞工入境計劃 摘要
[7] 香港政府 (2017) 優秀人才入境計劃

作者網誌,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