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令「普通人」做壞事的曱甴論

2020/5/7 — 9:3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警察三萬,有抗爭者認識不出奇,他們變成「另一個人」,原因是曱甴論,將抗爭者非人化,打得心安理得。藍絲沒可能至今一張駭人照片也沒看過,依然撐警,原因一樣。

方仲賢被捕後,浸大開大會,畢業生回應錢大康找警方高層:「我哋讀過 U 嘅,邊個無紀律部隊 friend 底㗎?」化學博士 K Kwong 回憶當年斷腳,第一個探望他的朋友是警察。警嫂社工形容老公:「佢好似變咗另一個人」相信自由六月前,這些警察不是好人,也算「普通人」。他們「改變」原因,是非人化曱甴言論,覺得示威者不是人,食物鏈內低人一等,虐打沒有問題。藍絲吶喊助威,同因曱甴論。

沈旭暉教授拿納粹及盧旺達作例子,講非人化造成屠殺。《人類大歷史》指偽科學認為猶太人及精神病患者(包含德國人)低人一等,所以屠殺得心安理得。簡單一句講完,覺得低一等或不是人的,可以殺害,導致原是抗爭者朋友的警察,幹出暴行,藍絲搖旗助威。

廣告

納粹固然有戈培爾與希特拉等魔頭,但暴行不是幾個人做得了的,還要有「普通人」作共犯。德國正規軍過千萬,還有青年團及衝鋒隊等,逼害猶太人,毫不手軟,戰前打砸店鋪。如果沉默袖手是罪,整個國家絕大部分人有罪。然而,他們一樣有家庭朋友,會聯誼渡假,不少星期日還會上教堂。撇開屠殺暴行,你完全估不到這種生活的人,會犯反人類罪行。不少警察與藍絲,也上教堂,當中更有傳道人。然而,他們竟認同暴行,關鍵就是曱甴論,不當抗爭者是人,所以幹出或認同暴行。

二戰後,九成以上德國公務員留職,參與殺害殘疾人士醫護繼續行醫,警員繼續是警員。他們戰前戰時與戰後,與其他民族一樣,有普通人生活。「普通人」成為反人類罪行共犯原因,就是覺得受害者低人一等,戈培爾亦講明猶太人是寄生蟲。黑警打市民,藍絲叫好,也差不多,就是當示威者是曱甴。

廣告

對低自己一等的生物,屠殺得心安理得,好像很變態,但如不是茹素,我們每餐也無肉不歡。若雞鴨豬牛羊,跟人類平等,不會間接殺害。我們不會覺得這種「屠殺」是「罪」,更不認為食肉是變態,而且心安理得,扒房聯誼,互相品評口中塊肉。事實肉食者沒有做其他壞事,不算好人,也是「普通人」。

無仇無怨間接屠殺,害蟲噴殺蟲水,正常人都會做,各位不會覺得是變態或殺人狂魔。但如果認為敵對的人像曱甴,而且不斷得到合理化,「普通人」就會像上面納粹德國人,覺得逼迫,甚至殺害「非人化」的人,理所當然,心安理得。看到可怕之處沒有?

有次立場直播,提到警察休息時閒話家常,與一般人無異,都是放假帶小孩去海洋公園之類。如果生活被逼接觸藍絲,除了政治,他們所有事都跟常人無異,正正像上面納粹德國人,都是有正常生活「普通人」。只不過,當認為示威者「不是人」,或低一等時,認同或作出暴行,心安理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