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鄧竟成為中心看警暴

2019/12/5 — 12:30

鄧竟成出席撐警集會,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鄧竟成出席撐警集會,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逆權半載,警暴不絕,相關文章,汗牛充棟,今嘗試以沒有人用的角度,以前處長鄧竟成為中心分析。

近月,我們不時見到指揮官指揮不了下屬,攻打理大時,更有基層短訊流出,要把下命令不准開真槍的上司找出來。其實,失控,不是今天形成的。

鄧竟成為任內,經常向「無辜受影響」市民道歉,結果被下屬私下取了一個 sorry sir 稱號,警隊,甚至吾等小市民皆知。

廣告

問題是,鄧道歉的,是什麼事?才令這班傢伙廣泛地以下犯上,無大無細。簡單兩個例子,曾有交通警以截查為名,用市民及其汽車,作「人肉路障」,阻截非法賽車,幸好沒有搞出人命,鄧向受影響的士司機道歉。他回應是:「一聽到電話,條氣順晒。」

另一件,是旺角警署報案室強姦案,女生在警署被警員強姦,作為處長,道歉不是很應該嗎?但這些事情,在他們眼中,是示弱表現。從基層警員對處長道歉反應,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在他們眼中:「人最對,是認為自己對;人最錯,是認為自己錯。」

廣告

不是嗎?他是對「受影響無辜市民」道歉,但有沒有對「罪犯」道歉呀?! Very sorry,即使如此,下面一眾弱小心靈,也覺得受傷害,甚至因此以下犯上,改頂頭上司花名。

鄧的悲慘遭遇,前車可鑑下,還有敢道歉的上司嗎?結果,便出現了曾偉雄的「你哋無做錯到」、「唔希望道歉成為風土病」、「執法要道歉,係天方夜談」延伸到今天,除了水砲「誤射」清真寺,你們有沒有再看到警方道歉?沒有,因為道歉,便會成為眾矢之的,於是便出現一堆「唔完美,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的 bullshit 。

毆打市民的膽量,是長年累月,上司不停增加的。

所有人對今次警暴分析,都漏了重要一點,就是警總被圍。雨傘時,玻璃心都是由朝到晚被「黑警死全家」問候,但很少對和理非集會遊行這樣行刑式鎮壓,而且是多次。政治他們識條鐵,但警總被圍,絕對是剃他們眼眉,猖狂而大規模的暴行,有明顯的報復成份存在,而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警總被包圍。

題目是以鄧竟成為中心,他除了會道歉外,任內對反高鐵示威,也沒有進行大規模政治拘捕檢控,但圍警總事件後,竟然參加撐警集會,連最鴿派的處長也忍受不了,何況上面那班道歉也覺得示弱的玻璃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