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由魚塘變荒地不是保育 適度開發緩衝區利人鳥共存

2020/12/9 — 14:48

米埔(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米埔(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袁順圍】

秋冬季節來臨,每年差不多時候也有一群過客取道香港稍作休息,然後繼續踏上征途,說的就是長途遷徙準備過冬的候鳥。米埔濕地就是牠們長征的驛站,要好好招呼這一群貴賓,濕地保育的工作自是不可或缺,不過保育並不等同任其自生自滅,妥善規劃土地,令居民與周遭環境融合共存,總比任由魚塘丟空荒廢來得合適。

城規會 1999 年在后海灣一帶設立濕地保育區(WCA),並於 2014 年隨邊境禁區開放而延伸至蠔殼圍、馬草壟一帶。目前整個濕地保育區佔地合共約 1,784 公頃,當中就包括約 1,500 公頃的「拉姆薩爾國際重要濕地」,港人熟知的「米埔自然護理區」就在其中,每年冬季都會有約 60,000 隻水鳥來到后海灣過冬,場面壯觀。

廣告

濕地保育區內有 6 成土地皆為魚塘,魚塘的生態價值在於其營運操作的方式,能否為水鳥提供覓食的環境。但隨著養魚業在港式微,作業魚塘數目日益減少,不少魚塘已然荒廢,部份更見污水流入、野草叢生,再難以發揮其濕地價值。曾有環團揭發,米埔附近的新田有魚塘即使位處保育區內,早年仍被非法填塘,遭規劃署勒令停工恢復原狀,至去年卻再度被填平變成露天貨櫃場,有關情況禁之不絕。

濕地保育區本身的生態價值極高,一向限制發展,不過保育區外 500 米範圍的濕地緩衝區(WBA)並不等同保育區。目前本港共有約 1,200 公頃土地屬於濕地緩衝區,設立緩衝區的原意,是在保育區和城市建設之間「漸進式」融合接軌,同時讓保育區的生態環境保持完整。不過,目前許多緩衝區土地已淪為棕地,常有大量重型車輛出入,無法發揮有效緩衝作用。

廣告

目前港府以得過且過的態度應對濕地緩衝區之問題,只做門面功夫,僅限制建築發展卻無視魚塘丟空荒廢,非法填塘事件更令緩衝區內生態價值日漸降低,這對保育區造成負面影響之餘,更浪費珍貴土地資源。對當今土地匱乏的香港而言,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可以借鏡?「英國野禽和濕地基金會」97 年就將泰晤士河畔的水庫改建為倫敦濕地中心,並將水庫部份土地售予發展商興建住宅,由發展商承擔改建成本及向基金會捐款,作為保育基金營運中心之用。近年也有本地發展商試行人工管理濕地,但仍只屬少數例子,政府亦未有很多政策配合推動更多相關項目。

要保育本港濕地,「不作為」再不是有效解決方案。目前在濕地緩衝區內的私人發展項目,政府往往只容許 0.2 至 0.4 倍的發展項目地積比率,港府大可考慮以增加地積比率作為誘因,要求發展商負責妥善管理、活化區內荒廢魚塘或相關生態用地作補償,達致土地發展、生態保育共生共贏。

(作者簡介:從事物業管理近十年,曾任職房屋事務主任,關心房屋問題,希望香港人住得好。工作離不開房屋,卻是無樓一族。喜愛大自然,熱衷行山及四處遊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