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禮謙

何以石禮謙突然轉性?—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七十五)

石禮謙從立法會退下來,接受商台專訪,一改地產界代言人本色,大談香港的老人問題。他說每年平均有 5,000 名長者在輪候資助安老宿位期間去世,反問領導人「有否去探過他們、有否了解過他們的訴求」。

石禮謙顯然早有準備,衝著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而來,指他早前有關告別劏房的言論,只點出問題,沒理解箇中原因,「他們提出問題,但有否考慮港府如何解決、為何解決不到?」這名資深建制代表人物,選擇此時向中央攤牌放話,實在耐人尋味。

筆者並無內幕消息,但根據已公開資料,還是可以推敲到一些管治階層內部的情況。照常理,下屬的任務就是幫上司解決難題,如今石禮謙突然開聲表達不滿,更反過來要求頂頭大老闆改變處事態度,不要只曉得發指令,這至少有種可能:

  1. 由於沒有議員身分的包袱,曾以一句「仲衰過共產黨」使公眾譁然的石禮謙終於暢所欲言;
  2. 香港經濟事務的管治權實際上握於大地產商的手裡,中央似乎有意推動一些會令他們的既得利益大受損害的政策 — 中聯辦幾個月前頻頻落區,之後向特區政府遞交了一份有 500 項政策要求的待辦事項清單,究竟是一些空泛、政治正確至上的訴求,抑或有具體政策內容的要求,石禮謙應該比大多數市民更清楚 — 為了護主,石禮謙只有挺身而出說不。若然,他忽然轉性大講人話,向泛民的支持者示好,便毫不出奇:起碼拉攏一下民意,冀望減低大孖沙 — 貪婪形象在公眾心中根深蒂固 — 被全方位針對的壓力。

當一些經濟學者時常巧合地幫大地產商說好話(譬如說出現「納米樓」、「劏房」是因為巿場有需求,又或發展商壟斷民生事業是為了分散風險),港大首席副校王于漸甚至長時間幫領展地產王國出謀獻策(註),作為地產及建造界立法會議員,石禮謙幫大孖沙頂住外界批評和政治壓力,就更加是身先士卒的事。

不過,請石先生不要忘記,他自己過去就經常搬主流經濟學者掛嘴邊的「干預市場」來做擋箭牌,反對政府對地產商斂財行為施加限制。兩年前有個經典例子。政府打算徵收空置稅,石禮謙就質疑是「歧視」發展商,是將市民的關注轉移到地產商身上。歧視的苦主向來是社會上較弱勢的一群,講到被歧視,幾時輪到財雄勢大的地產商?如果石禮謙真的關心房屋短缺、醫療及教育等議題,憂慮本港的深層次矛盾仍未獲妥善解決,那會否贊成稅制改革,向富裕階層、收入高人士徵收更高稅率,改善貧富懸殊問題?又會否贊成立法打擊囤地、壟斷等經濟掠奪行為?

(註)見領展網頁:「領展獨立非執行董事王于漸教授(Richard)為知名經濟學者,經常為經濟把脈,對香港房屋政策素有研究,亦深明自由市場對社會發展的重要。王教授分析獨到,學識廣博,服務領展近九年,為公司出謀獻計,並見證團隊茁壯成長。」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