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地有方?

2020/5/6 — 21:59

香港居住環境之細可謂一個說不盡的議題。居住環境的不足令大眾對公共空間的需求上升,他們渴求的公共空間並非只是日常消遣的場地,更是能夠讓人靜下來休息、換取心靈空間的場所。於是,公共空間化身為私密的個人空間,是屬於某人的「小秘密」,也是把人和社區連結起來的媒介。

歌曲《何地有方》訴說着尋求空間的人的心聲,並以獨白記下了一個個能讓人靜下,又或靜不下來的地方。「何地有方,給我?」讓我們試着憶起那些最愛的空間,再回答歌曲的提問。

「在但求美麗的我城/但求快樂的一切盡快/快得還有還有什麼/快樂」歌詞一開始說出了香港人的現況:都市的節奏急速,快得令人忘記快樂。如何能找回快樂?「若能坐下等到未來也就想到/期望什麼/期望什麼」其實只要有一個可以安坐的地方,讓人們有空間停下來喘息,好好思索未來,尋求快樂就簡單得多。可是《何地有方》的文案如此寫着:「某些空間,並不歡迎某些身體。」試回想對上一次在商場尋找座位的情景 — 你走累了,想找張椅子坐下,可是商場內的椅子異常地少,難得找到的椅子也坐得不舒適,面前是源源不絕的人流,四周喧鬧得令人煩躁。為甚麼?因為這些空間並不是為想要休息的人而設。「何地有方,給我?」我們只能繼續尋找。

廣告

麥浚龍在歌曲中段以獨白形式說出多個位置,它們都是某人心中的「地」和「方」。他像帶聽眾走遍香港各個角落,亦勾起了大家對空間的想像。「喺屯門市廣場平台花園嘅一張長櫈」、「喺時代廣場樓下嘅空地」、「喺嘉湖山莊嘅龍園韆鞦架」……這些地方無疑只是香港的一小片,但到訪過或未曾到訪這些地方的人,都總能夠在腦海中描繪出這些景象的輪廓。這些空間就是能讓我們「專心看著途人走過」的地方嗎?大家心中的「地」和「方」,足夠讓所有渴求空間的人快樂嗎?

「請世界問我/請世界問我/期望什麼/期望什麼」歌曲如此作結,聽眾雖不知道「我」所期望的一切是甚麼,但從歌名或能推測一二。「何地有方」可以與「有何地方」相通,正如歌曲一直強調的,找到那個舒適的公共空間,便是「我」的期望。歌曲的英文名更直白,《May I Sit Down?》,「坐下」本是基本人權,但在迫狹的香港,坐下都變得並非理所當然。「何地有方,給我?」問自己,也要問他人,因為在方寸之地中飄蕩、苟活的人,能依靠的就只有這「方」。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