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一個 80 後,我知道「攬炒」的滋味

2020/6/15 — 14:18

隨著中美將會在夏威夷展開秘密會談,作出「宣戰」前的最後通牒。香港人可以繼續做的,主要還是放長雙眼,好好生活,繼續在我們喜歡的商店裡消費。這是「黃色經濟圈」長遠發展的重要一部,哪怕這只是一個最多只有700萬人參加的消費模式。見到官媒同奴才們不斷的講這樣那樣,我只會說,「攬炒」沒有甚麼不好。

我是個80後,懂事以來經歷過97、03、08、14還有19,人生本來就是在過山車上面。而每次頂硬上捱過以後,又不會覺得有甚麼難受,這是我從小學懂的東西。尤其在「攬炒」一環上,我想各位奴才們實在太看得起我們了。首先,「攬炒」需要一架車,而很多90後甚至是在職場打滾了十幾年的80後,也還沒有資格「上車」。所以,嚴格來講,我們現在連「炒車」的資格也達不到的。

記得2003年的時候,我還在讀大學。那時候經濟非常差,在燒臘檔買個燒味雙拼飯,再送盒維他檸檬茶,盛惠12蚊。那時我住在宿舍,除了父母供養學費和宿費,其餘洗費就是自給自足。我不高大不靚仔不識字,那些比較搵錢的Promotor和補習工作都輪唔到我,於是我去了做電話投注,做雙語時薪好像是44蚊。勤勤力力有工就開,我那時候每月收入大約是4000蚊多一點。

廣告

這份糧用來解決「衣食行」,我每個月還有點錢去「老蘭」飲酒和買一兩件有牌子的衣物。後生細仔,吃甚麼都好,50蚊一日在當時吃得不錯了。住宿舍還肯自己煮,使費就更加少了。記得那年大學生畢業人工最差,能夠搵8000已算是中上了,還要切一嚿出來做家用。

後來我2005年畢業,入了政府做公務員。在父母的督促下,開始去睇樓,迫我去買樓儲錢。那時候,新界甚至九龍四五百呎的樓100萬以下也有「好多」選擇,供30年借足九成半也不過是四五千蚊一個月。做得幾年嘢賺到萬五至二萬,要展開「四仔」計劃也是可行的。

廣告

之後幾年,大陸人開始在香港買樓,以交換一張香港身份證。就這樣,當年100萬有找的「爛樓」現在就變成五六百萬了。我同齡的朋友,如果能夠在2010年之前買層樓,現在單單是樓價的升值,應該都會比十幾年時間不吃不喝不坐車所儲下的錢還要多很多了。

同時間,我們在「衣食住行」上的消費也高了很多。有賴Fast Fashion的流行,「衣」的使費甚至乎沒有增長。可是「食」和「住」簡直是以幾何級數上升。在九龍至港島拿住50蚊,現在很可能是「行入餐廳」的權利也沒有的,更別要說是年青人「原始需要」拍拖的基本使費了。

可是在同一個時期,我們的人工並沒有跟隨使費上漲。我剛剛上網看電話投注的時薪,還最多不過60蚊而已。從消費能力著眼,我們的「生存條件」變得越來越差。不過我沒有怪誰,因為80後的我從懂事以來經歷過97、03、08、14還有19,人生本來就是在過山車上面。只要我努力捱騾仔,我總能搵到兩餐的。

如果你問我,在我懂事以來香港「炒車」炒得最甘的,也算是97到03年的「雙殺」了。樓價當時跌到很多人家散人亡。不過問心,我覺得03年甚至是之後的幾年,錢還是比較好使的。而且,很多人也可以靠「炒散」去維持生活。對一些想追夢有理想的人,那時候「生存」的成本不太高,也有空間容許我們去「發夢」。

現在,勤勤力力搵到兩萬蚊其實唔難,做白領得,做藍領都得。不過,兩萬蚊其實唔多好使。住係大西北,出港島上班的白領們,其實坐車和食飯也差不多可以吃掉半份糧,還未計其他雜費。

如果真的有「攬炒」的一日,跌得最厲害的,一定是曾經升得最勁的樓價了。有人說,因為供求問題,樓價跌不了太多。我只會說,就算和我同齡的朋友,如果不是因為早拍拖,所以早上車做業主的,現在就算做金融收入已最少五六萬,還不一定能夠有足夠錢做首期上車。「求」看起來多於「供」很多,可是真正有能力「求」的人,說實話不太多。

近期留意新聞,豪宅在跌價,街上的「吉舖」也越來越多。如果說半年後,經濟下滑數據一一浮現,隨著「骨牌效應」中至低價的住宅物業也要跟跌,我是深信不疑的。到時候,「食住」的成本,因為租金下滑,一定會低很多。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我人工減些少,我還是高興的,因為我的購買力比以往增強了。

當然,奴才們會說,「攬炒」的時候,我們也會失業。這個,Yes and No 吧!不過肯定是,年青人肯博肯做,力爭上游,要重新起步還是有希望的。至少,樓價跌了,我看得見車門在哪!

其實「攬炒」又有乜好怕喎?生命有希望,前路由我創!

 

作者 Matte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