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有浩園ㅤ我有沙嶺

2020/4/11 — 23:39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今早到沙嶺上香。

警察在墳場外設檢查點,聽說有搜袋,警車也在沙嶺路來回巡邏。有清潔工友說,每天警察都督促他們要清走所有與抗爭相關的祭品。

到沙嶺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替 2019 和 2020 年每一個墓碑拍照。2019 年 108 個,2020 年首三個月的 119 個,我已要求食環署將每一個墓碑,跟「無人認領的屍體名單」配對,確認每一個碑主的身份。

廣告

上香和拍照完成後,有手足開車載我到較遠的一個葬區。那是 2012 年和 2013 年的先人葬區。棺木和屍骨均已被挖出,墓碑也東歪西斜,似乎跟着也會清走。估計沙嶺的做法是,每具遺體只許埋葬六、七年就要讓位給新墳。這也可能是墓碑只設編號,沒有名字的原因。

墓碑有名字,好像理所當然,但在現場和手足一起上香鞠躬,默念香港人大半年來的犧牲,我才發覺,有沒有名字並不重要。我們都不是因為墓碑有某某人的名字而來;我們亦知道,真有人死於政治謀殺,大概已被毀屍滅跡。

廣告

無名墓碑誌記匿名革命,我們是為記住和承傳反抗的精神而來。我們也相信,在世者誠心思念,足以告慰死者在天之靈,亦令沙嶺成為香港人名副其實的「公墓」。從此,沙嶺不單是香港社會邊緣人的「公眾墓園」,也是紀念為香港無私犧牲的無名烈士的「公義之墓」。

監控墓地和拜祭從來是中共政治控制的一個環節,從警察的反應看來,中共很明顯已察覺到沙嶺公墓的轉化。他們還沒有把沙嶺整個封掉(起碼是改名),說明香港人去的還不夠多。

#還有兩天公眾假期大家可以抽空去

【關於沙嶺公墓的沿途小知識及拜祭的注意事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