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未忘我未忘

2020/4/2 — 16:43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今天(4月1日)是一個平凡的星期三,但對某些人來說,絕不平凡。

由於武漢肺炎肆虐,許多法院的案件都需要延期審訊,他的案件亦不例外。十八歲的許同學是本屆文憑試考生,但他涉嫌在去年 10 月初,於觀塘站 A1 出口天橋有意圖傷害一名執勤中的警察而被捕,裁判官指因案情嚴重多次拒絕他的保釋申請。

被還押看管近五個多月的他,在較早前接獲通知控罪將由原先的蓄意傷人罪修訂為企圖謀殺罪及交替的有意圖傷人罪。今天他再次來到東區裁判法院上庭應訊,但這次他並沒有提出保釋申請。

廣告

許同學的案件獲得社會上的關注,因此有較多人來到法院聽審及在門外聲援,而庭內座位早已被坐滿,許的案件亦很快被押後至五月底再訊。

這群旁聽師與特地前來聲援的人,在裁判官宣布許需要繼續還押後,他們隨即跑到法院停車場,希望在囚車接送許同學離開時替他打氣,讓他知道自己絕不孤單。接下來,他們又重來一次,旁聽⋯⋯開傘送手足離開⋯⋯再送車⋯⋯不斷循環至當天法院最後一個抗爭者的審訊完結且安全離開為止。

廣告

每當法院停車場的閃燈亮起,代別囚車正準備進出,而他們見況就會跑到鐵閘前,唯望能見在囚車內的手足一面。在旁人眼中,他們就像一群瘋子、為着不認識的人東奔西跑、甚至跟着囚車走出馬路,但這卻是在運動中可貴的手足之情。不論身份、不論性別、不論在街頭或在法庭,你我永遠也是手足,缺一不可。

一個上了年紀的姨姨在等待還押手足離開期間,不斷在我身後踱步。後來,她主動走過來告訴我,更多法庭內部的最新情況,還有幾多個手足仍未開庭⋯⋯幾多手足還未離開。原來她剛才低下頭邊按電話、邊走來走去,是在跟法庭內其他旁聽的人聯絡,確保每一個準備離開法庭的手足也得到足夠的保護及同路人的支持。

在疫情期間,法庭審訊案件的進度減慢,政府亦呼籲市民減少外出,但她也會盡力出席每一天的聲援活動,「每個手足都需要人支持㗎嘛。」由今天東區法院的案件一直說到去年屯門法院的案件,她不用看資料就能說出誰是該案的裁判官、誰曾經拒絕手足保釋申請等。作為一個旁聽師,她表示自己也是略盡綿力到場支持被控的手足。

「係呀,嚟得聲援嘅多數都係同一班人,我哋都已經認得對方⋯⋯喂,走嗱?ByeBye。」聲援彷彿是她在退休後的主要活動,而法院亦成為她的第二個家。姨姨又表示,近日前來旁聽或聲援的人數已大不如前、大幅減少。「我都唔係話成日嚟到,但嚟到咪嚟囉,大家手足呀嘛。」話畢,停車場鐵閘外的燈再次閃亮,她又趕回去了。

囚車一出,他們蜂擁而上,跑到車身窗旁、不斷向在內的手足揮手,又揮動亮起燈光的電話。他們邊追趕着囚車的車尾燈邊呼喊「手足頂住啊!」「你冇做錯嘢㗎!」「保重呀手足。」又舉起代表「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的手勢。

由囚車駛出到在我們視線內消失,整個過程不足兩分鐘,但他們當中有人為見手足一面而苦苦等候了幾個鐘。

對他們來說,只要手足看見同路人沒有忘記自己而感到鼓舞,一切的等待與忍耐也非常值得。一個婆婆說,「好開心,手足見到我哋同佢揮手,佢望住我哋點頭微笑呀!」手足的那個笑容,或許比太陽更溫暖。

至少他們知道,大家互相鼓勵着、守護着彼此。

———————————————————————

這次是自反修例運動開始以來,我第三次來到東區裁判法院聽審及採訪。三次的到訪同樣也在下雨天,而大家亦同樣地撐起雨傘、風雨不改的前來支持被控的手足。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前來法院聲援抗爭者的人數已經大不如前。

從未低頭,途經幾百萬傷口,
站在我的身後,要確保你無愁沒憂。
不聽閒言,若你好,就已經,很足夠。

作者 Facebook 

(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