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要幫幫我啊」

2015/7/31 — 2:04

孫伯平日義務為街坊修理單車。

孫伯平日義務為街坊修理單車。

「你要幫幫我啊。」

以前聽到受訪者說這句,我會有點心虛,但現在卻有點明白。
 
以前訪問過一位為母親向醫院追討賠償和公道的人,他是一位中年師傅,採訪他全因為要交功課而已,做訪問時也沒太大期望。

訪問當天,他帶著一大袋文件,全是他自己準備的法庭文件,只有學歷程度不高的他,一手一腳預備開審陳辭、大量醫療證明和其他證據,耐心地向我解釋事件,有條有理地講解,最後向我說:「多謝你來採訪啊,你要幫幫我啊。」

廣告

那下我心內慚愧,心想,我做的那份報紙,又會有多少人看呢?我寫了出來,又能幫得到你多少?

後來報道出了,他給我短訊感謝我,還熱情地邀請我到他居住的離島逛逛,那時我忘了回覆他,後來電話號碼改了,也沒再跟他聯絡,回想起,自己也不太禮貌,後來他的案件怎樣,我也沒跟進。早幾天在抽屜找到他給我的文件,又是一陣慚愧。
 
近來採訪了沙田義修單車的伯伯,第一次見他,是他被食環拘控後幾天,他談著談著,說起受工傷的太太,忍不住哭了,著我要把事寫出來,幫幫他。我不敢說自己可以幫他,反正自己也是在工作,但報道出了後,我親身收到不少回應,不少人告訴我可以為伯伯找律師,更有的說可以為他繳罰款,又有不少街坊去聲援他,這下我才想「難道這就是傳媒的力量?」

廣告

案件完結前,我每次打給伯伯問他擔心與否,他也是說「無辦法啊」,很是無奈。

但最後伯伯有義務律師相助,其他傳媒也有跟進事件,令更多人了解情況,律政司終決定撤控,伯伯才笑逐顏開,不停對記者說「多謝你啊,真的多謝你啊」,要不是有記者寫,政府大概會亂來吧?回去和街坊報喜訊時,我和伯伯坐在路邊,差不多每十位途人就有三四位,是伯伯曾為他們修單車。控罪撤銷,他們也為伯伯鬆一口氣,我在旁看,在想,這大概就叫作社區吧?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當記者從來不是為了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甚至捺不住批評,不過,我大概也不能否認,傳媒也有其義意吧,至少,能當社會上的弱勢的大聲公,將他們的聲音放大一點點,未至於被人忽略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