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樹工墮斃】死者獲安排葬浩園 康文署長指「恩恤金」出自退休金是依法安排

西環水街前天(18 日)發生奪命工傷,樹木組 55 歲女修樹技工曾賽茹意外身亡。康文署署長劉明光、助理署長李允瑜等今(20 日)與家屬會面。死者大仔劉先生指,母親遺願是安葬於浩園,而署長承諾為其母親爭取,至於賠償金額雖與期望有落差,但「唔想講太多」。家屬晚上收到康文署通知,死者曾賽茹獲安排安葬浩園。

子望為母爭取葬浩園 賠償金額雖有落差但無心力討價還價

會面歷時約 1 小時半,劉先生指對整個會面的情況及結果「不置評論、不置可否」,皆因感覺眾人只是「公事公辦」,「聽唔到有更多額外嘅嘢」。劉先生指母親生前曾提及若殉職,希望可安葬於浩園,因此現時能政府能否處理母親後事安排及安葬於浩園為最重要的訴求。

劉先生指署長承諾協助他們爭取相關安排,但仍有待回覆,皆因署方需就事件向公務員事務局申請。劉指母親生前曾獲政府頒發 20 年長期優良服務獎狀,希望政府能以行動肯定其母親服務市民功勞。

至於賠償金額上,劉先生指署方表示,政府「恩恤」的定義就是等同長期服務金、大假、有薪年假等等,與一般認知不同,因此確定不會有額外的一筆恩恤金。但劉先生指「唔想喺錢銀講太多」,表示賠償與期望有一定落差,但始終後事安葬安排「排第一」,暫時不會在賠償金額上與政府討價還價,「死者為大,現在冇太多精力心思諗其他嘢,唔想喺而家呢個環境同佢爭智爭力,我哋好辛苦」。

另外,死者女兒亦表示在會上提到認為事發當日政府人員的處理有疏忽,令家人未能及時得悉母親情況,甚至是在母親的前同事通知下才知道發生惡耗,並在母親死後約兩小時才見到她最後一面。署方表示會了解當天情況,再向家屬交代。

樹木組工傷死者家屬與康文署署長會面。

署長:恩恤金是由退休金及長俸中作出安排

康文署署長劉明光則與家屬會面約 1 小時後,表示有另一會議因此提早離開。劉離開時表示會面上「表達我哋對茹姐逝去的哀痛,亦都同家屬解釋安葬及賠償金額各方可能性的安排。」

劉明光其後參與第十四屆全運會香港代表團授旗儀式,再回應指根據現時條例,在職公務員離世的「恩恤金」是「由退休金同埋長俸嗰到作出安排」,署方需依據相關法例安排。他又指,除了恩恤金外,合資格人士,亦可在僱員補償條例中獲另一筆補償金。

劉明光稱死者是一個「非常之好嘅同事」,對事件感到難過,會為其爭取安葬於浩園,但這方面要政府批准,強調必定會盡速協助這事。劉亦對事件中另一名一同受傷的同事作出慰問,盼其早日康復。劉又指出事的吊車在本年 3 月亦檢查過一次,一切正常,事故的原因及詳細報告,勞工處已開始調查,署方亦會全力配合調查過程。

康文署署長劉明光

有恩恤金、僱員補償及殮葬補助金

工傷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指,署方理解的死亡恩恤金就是提取長俸,不過因工死亡仍然會有僱員補償,即 60 個月薪金和殮葬費,惟獲得僱員補償或需半年,而這並非僅限對公務員的補償,而是每個因工殉職都會有。蕭倩文期望政府將來設立特別基金,補償工傷公務員,否則公務員的待遇便比私人機構更差。

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表示,殉職員工屬舊制公務員,以現行機制,長期服務金一定會全數交予家屬,同時工傷事故會有賠償,惟不能即時發放,要等法庭判斷是否工作意外,發出死亡證後,庫房便會計數,「冇得抵賴,一定畀你」。

梁籌庭續指,等候法庭裁決需時,因此部門員工福利部會在這段時間,發放長期服務金,幫助家屬應付短期困難,故不存在對沖恩恤金。他理解發生事故後,家屬一定想有即時援助,惟政府也要跟程序辦事。

油尖旺區議員、工黨前主席胡穗珊表示曾康文署了解,得悉署方已暫時停止使用同一款升降台。她關注操作有關機器是否需要執照,以及有否曾經檢查機器,惟署方未有回答,因此她計劃在油尖旺區議會提交文件,查詢有關事項。

根據公務員事務局網頁,如有關人員是按可享退休金條款受聘,當局會根據有關的香港退休金法例,把死亡恩恤金發放給其配偶,或撥入其遺產內。按合約條款受聘的人員,其遺屬可獲發放來自強積金供款的累算權益,以及按已完成的服務期和未放取的例假計算的約滿酬金。

在 2000 年 6 月 1 日或之後按公務員新入職制度下的新試用條款、新合約條款或新長期聘用條款受聘的人員,其遺屬可獲發放一筆相等於該員 36 個月最後月薪的死亡恩恤金,來自強積金或公務員公積金供款的累算權益及按已完成的服務期計算的約滿酬金。在辦理遺產手續期間,遺屬可申請一筆過預支死亡福利╱約滿酬金,應付殮葬及其他方面的開支。而僱員補償就是退休金或法定補償金,另外有最高為 92,670 元殮葬補助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