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借題發揮一下本地電影譯名的小風波

2020/9/23 — 15:01

My Indian Boyfriend 海報

My Indian Boyfriend 海報

早前有一則有關本地獨立電影的命名爭議佔據了報章的小小一角。回響沒多大,但事件中各人就文化、種族議題的互動,值得一提。

事緣印度裔演員 Bitto 在 Facebook 發文,指出本地獨立電影 "My Indian Boyfriend” 的中文片名非常冒犯,希望重新考慮譯名。該電影由另一位同為印度裔的導演 Sri Kishori 執導,中譯為《我男友係好差》,一個食字 Gag,雙關了中文形容詞「差」(bad) 與粵語對南亞族群的蔑稱「阿差」。電影主演張建聲見到後,沒有「起槓」還擊,他說:「會再同導演傾下,攞個中間位改改。」(註一)

事件至此暫告一段落,讚賞張對種族問題的敏銳與開放態度之餘,我們不妨多想一下,為甚麼我們最好還是避免使用這詞指代南亞裔呢?

這詞的起源主要有兩個說法。第一是「警察說」,香港開埠初年的警員以印度人居多,而廣東話的「警察」即為「差人」,因此印度裔便稱為「阿差」;其次是「Acha」說,Acha 在烏爾都及印度語中是 "Yes”、"OK" 之意,因為華裔時常耳聞,所以就順道稱這班經常說 "Acha” 的人為「阿差」了。

有人會將「鬼佬」與「阿差」相提並論,來論證後者可以接受。思路是這樣的:「有些白人也拿『鬼佬』自稱,這證明了他們願意融入我們本地文化,為甚麼南亞裔卻不接受『阿差』呢?」「鬼佬」一詞經歷了意義的轉化,甚至有白人樂意自稱為「鬼佬」以示親近。既然連本有歧視意味的「鬼佬」都有人轉化為「日常用字」,為甚麼本義看似沒歧視成份的「阿差」卻被拿來大造文章?原因會不會是「阿差一詞有歧視意味」只是個誤會而已?抑或是「鬼佬」心胸廣闊、「玩得」,而南亞裔則不然?

不管箇中如何流變,時而今日,「阿差」漸變成一個對南亞裔的蔑稱。在日常對話中,它常與各種對南亞裔的負面印象同時出現,用為指罵南亞裔。這使得許多本地南亞裔朋友都對這個名詞相當反感。而這種反感,確非無的放矢:它不必然關乎說話者當刻出口的動機,而與社群對使用該詞彙的整體積習相關。

在英語世界,N word 也有類似的辯論。加拿大媒體 Global News 去年邀請了饒舌歌手 Sean Leon 與作家 Dalton Higgins 同台討論「流行文化如何正常化 (normalize) 種族蔑稱」(註二)。Sean 其中一個觀點是,他用 N word 入詞的目的是想「重置」(reclaim) 這個詞語的意義。原先被當成武器來排斥他們的語言,被饒舌歌手以流行文化轉化為己用:"I feel like, this is ours, (it) was used to against us, and then we will claim it and we took this thing out that was weaponized to against us.” 但除了特定文化語境外,N word 到今日仍舊是禁忌字詞,而非社群共識。N word 的例子同樣告訴我們:”reclaim” 有其形成條件及侷限。最低限度,該族群自身須有大部分人認可這種稱呼,並加以使用,字詞意義才會有扭轉的契機 — 而且別忘了,N word 至今尚未打入流行文化以外的語境,為普羅大眾所接受;甚至是否在流行文化中就可隨意地使用仍未有共識。同樣地,如果明知許多少數族裔仍對這個稱呼反感及有負面印象,卻責怪他們「唔肯融入香港文化」,甚至批那是極端「政治正確」,那豈不就像那些開玩笑開得過了火,卻倒過來怪責被作弄者「唔夠大量」、「唔玩得」的人?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在法廣的訪問(註三)中,明言反對將「政治正確」一刀切地視為「侵犯言論自由」,他說:「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政治正確」並不是對言論自由的一種傷害,因為無論是女性,還是黑人或其它少數族裔,或 LGBT 群體,他們受到社會政治性的、結構性的壓制,「政治正確」實際上是……是一種文明的體現...是社會一種更高文明的要求。」這段說話,恰可作為借鑒。

Higgins 在討論中說:Context is everying. 將語言拿捏得恰到好處,用在恰當的處境,也是門藝術。除了希望 My Indian Boyfriend 的新譯名能夠把握到目下香港族群的 context 之外;也希望疫症盡快過去,大家可以一同塞爆戲院,觀看這部講述港式跨種族愛情的電影。

註一:蘋果日報:【片名有「差」字】印裔演員Bitto感覺很冒犯 張建聲︰戲名可以改

註二:Global News: The n-word discussion: How pop culture normalized the racial slur (Part 1) | Living In Colour

註三:法廣:《滕彪: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是表面的》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