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出生是一個 Error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五十三)

【字幕:人生?為什麼?
時間、地球滅亡前 XXX 年。《自肥企画》完結,尋找生而為人的理由。】

甲:我是誰?節目播完了,人生還有甚麼值得期待?
乙:期待,是一切痛苦和失望的開始,序幕。
丙:人的出生,本來就是一個 error。
乙:就算不是,人生都無可避免地經歷一個又一個 error,慢慢 error 化,變成 error 的同義詞。
甲:不是啊,世上總有幸福快樂地過一生的人。
乙:但那個人不會是你,不會是我。
丙:幸福到底,實在太稀罕,就算是天造地設的戀人,不羨仙幾十年,終要死別,剩下另一個孤苦伶仃地苟活,等死。
乙:除非二人同遭不測。
(乙、丙站到甲身後)
乙:所以,人,最好不出生。
丙:如果萬一出生,也不要慶祝生日,出生只是父母強加你身上的意外。
甲:不是這樣的,你們想得太負面了!人就算無可避免地有 error,但我們仍可設法駕馭 error,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和 error 一次又一次的戰鬥。

【字幕:戰鬥、何故】

乙:首先要問,點解你要戰鬥?
甲:因為我已經出生,我還未想死。
丙:你只是欺騙自己。
甲:我無。
乙:有一種自娛,叫令得自我感覺良好。
甲:你們老屈我!
丙:你驚呀?你以為你真的可以駕馭 error,別說笑了。

【字幕:error、是甚麼】

乙:只要駕馭 error,就可以搵到自己嘅價值㗎喇咩?
丙:error 嘅本質係咩呀?
甲:只要駕馭 error,大家會欣賞我,會肯定我,這世界大多數人都希望獲得別人肯定的,就算一國之君也不例外。咁樣有咩唔啱?
乙:錯就錯在虛妄,以為這世界有永垂不朽。就算做到偉人,都無法填滿你嘅空虛……
丙:除非他夠無知,無知地以為人類不會滅亡。
甲:呃……吓?

【字幕:error、何故】

乙:呢個係艱難嘅時代。
丙:error 之所以無處不在,正因為太多人想得世界太簡單,估不到有咁多制肘和限制。
甲:我們可以克服制肘。
乙:世界有太多不幸。
丙:每日都痛不欲生!
甲:生於 error 的年代,做一個充滿 error 的人,都可以不按牌理咁歡笑,這便是將人生的 error 作最大的利用,喪事當喜事來辦,係呢時代大家都需要嘅能力。
乙:駕馭 error?
甲:駕馭 error。
丙:駕馭 error,談何容易?

【字幕:駕馭、憑甚麼】

甲:唔係咁㗎,個世界就算不可以大變,至少可以微調㗎!
乙:所有嘅新聞、所有你接收到嘅資訊,社交媒體嘅圖、片,要麼缺乏前文後理,了無意義,係片段化,泛濫、無用嘅麻醉藥,要麼是有權有勢的人,同某些學者專家,夾埋向社會長期做的思想工作。你想甚麼,一早已被「巿場」植入腦裡,你還以為是自己做決定,很理性。
丙:擘大你雙眼。
甲:唔係咁㗎!
乙:擘大你雙眼!
(甲捂耳尖叫)
甲:啊,我想問講咗咁耐,你地願意和我一起駕馭人生的 error 嗎?
乙:你想得太天真……
丙:你嘅睇法反映咗你嘅高度。
甲:答我呀!你哋咪再拉開話題!
乙:如果剛才嘅解說,對你嚟講了無意義,我仲有乜好講?你明不明白,駕馭 error,要有很多條件配合。其中一樣,係社會的經濟結構、文化和遊戲規則。你知道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城巿嘛?為何那麼多人感到壓抑、漆黑一片,充滿無力感和挫敗感?因為我們人生的每一個環節都身不由己啊!
丙:在香港,發達容易搵食難,即是有錢的人用錢搵錢就輕而易舉,腳踏實地的人就捱生捱死,捱到周身病痛,都只能勉強搵兩餐晏仔食,生活仲無乜保障。
甲:點解政府唔做嘢,民間社會又唔反對?
乙:證明你無睇過〈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系列。
丙:如果你未準備好戰鬥,嚴肅謹慎嘅警醒又有咩用?
甲:你哋都同意我要駕馭 error?
丙:我們是否同意,並非重點。
乙:要戰勝荒謬,首先要接受荒謬嘅必然性。
甲:文明總會勝利,係信念!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只要一日仲留喺呢片土地上,每一個人都用自己嘅方式,喺自己嘅崗位戰鬥,一個人唔會成功,但如果每一個人都盡力嘅話,每一個人都盡力嘅話……
乙:祝你好運。
丙:(面向乙)明知徒勞,都要設法駕馭人生的 error,這便是荒謬的真正意思?

資料圖片,來源:Keagan Henman @ Unsplash

 

(意念來自《自肥企画》大結局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