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大時代中的小市民

上世紀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

以前外婆老說日本侵略香港時的情況,暴政皇軍特權階級令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在惶恐之中,歷盡艱辛三年零八個月才光復了香港,年輕的我總說好在大時代已經過去。今時今日,我可以清香一注告訴外婆,今日的香港人也活在大時代中,一樣誠惶誠恐,由一批特權階級控制著公共資源、再由眾多知法犯法的紀律部隊控制治安,小城再次成為淪陷區。香港人就如 1989 或 97 前後一樣,迅速建立保護機制,打從 2019 年起蜂湧開設離岸戶口,到 2021 年一群一群人倉惶逃難,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是身為香港人,是去還是留。

每人都有一個留或走的原因,無需向誰負責或解釋,互相指責只會讓對家高興,鬥黃鬥不怕犧牲只會傷害同路人。大部份走的人都是拖兒帶女,為的是下一代的將來。留下來的人,更像是守著我們的過往,盡力保護傳承我們引以為傲的道德公義、善良等價值觀,要在狂風暴雨中保守一間小屋,生活很困苦但不孤單,更要以文革十年為戒,不要讓篤灰互鬥文化蔓延,沉默中要諒解,生活中要堅持信念。

年青時見證 8964 ,堅信悼念六四是這一代人為亡者發聲的應有之義。每逢內地天災人禍香港人都義不容辭捐錢捐物資,從沒有因為六四而不伸出援手,因為我們明辨是非,也更為同為中國人而責無旁貸,我們以這一種方式身體力行的愛國,與任何政權無關。

現在香港也有自己的傷痛日子 612 、 721 、 83 1、 101 。如六四難屬一樣,公開悼念是罪,在暴力事件中被害人會變成被告,太陽底下的罪惡已被黑暗塵封。香港人能為找尋六四真相堅持了32年,我相信為了小城犧牲了的人、被迫離開的人,我們一樣會堅持初心,保持及牢記真相,深信有一日,我也會告訴孫兒我經歷了一個大時代。

近來聞說有人在慶生,我也送上中國人最傳統的祝福,祝長命百歲。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