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8/28 - 17:40

健身業界停停停 倒閉潮迫在眉睫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文:邱益忠(AASFP 運動公關、NBA 專欄作家)】

本港第三波疫情近日稍見緩和,政府宣布無突發性逆轉,將於周五(28 日)放寬部分措施,包括晚上 9 時起才實施晚市禁堂食、重開戲院及美容院等,並容許市民於郊野公園及戶外運動時不戴口罩,為期七日,然而健身中心依然未放寬。

廣告

(網上圖片)

食衞局局長陳肇始表示,重開較少身體接觸的戶外運動場所,包括運動場跑道、網球場、單車公園等,亦容許在郊野公園及戶外做運動時豁免戴口罩,惟不包籃球及足球場。

筆者於周三(25 日)接受四間媒體的電話訪問,表達以下意見:

1. 一般來說,健身中心僅讓會員出入,又會記錄顧客資料,假如不幸地出現病毒傳播,可以追蹤到相關人士。

2. 健身業界今年已經因關閉令而停業接近 3 個月,零收入情況已令 50 間健身中心結業,若繼續停業,倒閉的數目有機會超過 100 間,失業人數多達 1,000 人至 1,500 人。不可單說「馬死落地行」,現時各行各業職位數目不斷收窄,轉工不是說做就做。

3. 不想跟其他行業比較,只是納悶似乎政府及大眾未透徹了解健身行業(這是合情合理,全香港也不是只有健身行業),認為健身中心就等於大量顧客在有限空間內做運動,每天有數以百計的人流。

但想透過專欄提出一點,並非每一個健身及運動場地,每天進出人流會超過數百人次。

現時香港大約 1,000 間健身及運動場地,當中只有不足 100 間屬連鎖店及大型健身中心,其他均為中型及中小型健身中心,每一小時人流可能為單位數,最多也是16至20人(包括教練及客人),這個數字絕對比食肆、美食廣場、商場還少。

舉個例子,在太古一間 2,000 呎、實行「會員制」的健身中心,一般只有 2 至 3 位教練,假設他們每一小時都可以「有工開」,每人教一個客,都只是 6 個人,而這個例子已是現時業界大部份的經營生態。

4. 筆者提出,既然未出現「健身群組」,是否容許健身中心有限度重開,例如:

  1. 有業界提出是否可以先重開教練與顧客的「一對一服務」(像美容一樣),暫時不恢復團體班;
  2. 按面積作人流控制的指標,例如 1,000 呎以下的健身中心,不能同時間多過 8 名教練及顧客,或 2,000 至 3,000 呎的健身中心最多只能容納 16 人等。

5. 「較少身體接觸的戶外運動場所」,筆者很想指出一點,一般來說,教練教授客戶時,不會有過多的身體接觸,除非有必要。一個專業的健身教練要接觸客戶前,必定會問一條問題:「我會碰到你的肩膀、手…這樣 ok 嗎?」

一般來說,教練教授客戶時,不會有過多的身體接觸,除非有必要。一個專業的健身教練要接觸客戶前,必定會問一條問題:「我會碰到你的肩膀、手…這樣 ok 嗎?」(邱益忠攝)

所以未有疫情前,教練本來就和客戶理應保持一定距離,如果你在健身室見到有一位教練和客戶,在一小時每一分鐘每一秒都身貼身去做運動,只有兩個可能,一是那位教練不專業,二是他倆是在調情中。

後記:筆者今年的心情相當矛盾,女兒出世讓我每一天常掛笑臉。另一方面因為我本身是 200 位健身教練的義務經理人,會安排搵工、實習、創業或接受媒體訪問,幫助他們在健身行業上慢慢建立自己的職業生涯。看到一眾年齡和我相若或年齡比我小的教練,在過去幾年步向成功,但又因為一場疫情而面對無數難關,心一直不好受。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