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媒人在英國: 留下了當初一切在懷念

2018/1/14 — 15:16

【文:香港人在英國】

到過我在香港出版社的辦公室,都會見到這塊畫框,是的,又是一個思念從前的故事

應該是五/六年前的夏天,香港的天氣悶熱得令人窒息,就在某天的午後,獨個兒由上環信步到中環石板街,每當心情納悶我總會關掉電話,一個人躲在舊地舊物書店戲院裡

廣告

就在石板街的舊物攤檔,看到了這畫框,畫框內裝䁃了從前的香港旗幟,盛載著的是我的美好回憶。攤檔老闆是一個年長的伯伯,很是健談,除了舊物,還有賣一些不同國家的旗幟,他說最近多了人找從前的香港旗,但來貨已不易了,我問是什麼原因呢?他只說大家都明白的吧

老伯說,那昔日的香港旗幟畫框是很久以前回收的舊物,放了在藏貨的地方很久了,見多人找從前香港殖民地的東西,所以從老遠放在這,看看有沒有買家

廣告

我問:價錢如何呢?

他說:年輕人(其實我一點也不年輕),跟你談得投契,就180元吧

我問:你還有其他收藏起來的嗎?

他說:都沒有了,這些年很難再見到皇冠頭的舊物了

我放下200元提起畫框準備離去,老伯跟我說:年輕人,別老是想著過去了

我咬一咬唇,「嗯」一聲就別過頭走了,很想哭

若果二百塊錢能買回最美好的回憶,多好

混雜的空氣夾著熾熱的陽光,汗流浹背的將香港旗畫框帶回辦公室,認認真真的抹過乾淨,就像翻新了我的記憶,那些年那些事,一個人的幾段往事,回憶不一定美好但珍貴

朋友曾說:盡力為自己創造美好的回憶吧,我卻認為,雕闌玉砌的美好回憶就像利東街,不要也罷,回憶的珍貴在於,你說苦我説是甜

畫框就放置在雜亂的辦公桌上,出奇的沒有違和感,如是這般伴隨了我好幾年了,移居英國也沒帶上。因為

香港旗是屬於香港的

 

本文轉載自:香港人在英國

 

作者簡介:「香港人在英國Hongkonger in UK」版主,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在香港經營出版社逾十年,曾任職《壹周刊》、《茶杯周刊》、《忽然一周》、《新報》等

2016年移居英國,開辦「生活文化書店 Living Culture」,並出版免費雜誌 「四方文化誌CultureCross Magazine」

 

「香港人在英國Hongkonger in UK」

「生活文化書店 Living Cul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