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僅 12 親友見證 — 限聚令下的婚禮

2020/3/30 — 0:05

「本幻想步出婚禮時,全場滿座,過百名賓客會拍手歡迎他們進場,畫面十分華麗」,新娘黃太嘆道。可惜黃生、黃太今日的婚禮現場,卻顯得空蕩冷清。今日起政府實施人群聚集措施,在「限聚令」下,原本 18 圍、逾 200人 的婚禮,終只有 12 名親友見證。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政府今日(29日)開始實施人群聚集,限制只准少於 4 人於公眾地方聚集,當中提到 20 人以下的婚禮獲轄免。在新措施下,黃生、黃太的婚禮首當其衝受影響,他們兩年前開始籌備婚禮,一邊上班儲錢一邊努力計劃,由婚妙、婚戒、場地,花了很多心思選擇,但因為政府突如其來的措施,這個夢寐以求的婚禮被完全打亂。

廣告

婚禮前一日才獲悉婚禮要20人以下 新娘:世界末日

這一對新人在行禮後接受《立場新聞》訪問。黃太說,政府公布新措施當日,他們全程留意記者會直播,得悉食肆要遵守「四一人枱」的規例後,立即與酒樓磋商,同意減至 9 圍,繼續舉辦婚宴。怎料翌日早上卻收到朋友通知,指政府凌晨公布只豁免 20 人以下婚禮。

廣告

黃太對此感驚訝,「點解記者會冇聽到呢樣嘢?」她其後再收到婚宴場地通知,說管理層不想冒風險,原定今日所有環節包括證婚儀式都要取消,「27號firm咗可以進行,28號時話畀你知你冇得結婚啦」,直言當下「有小小世界末日」。

他們最終要再三向酒樓保證不會多過 20 人觀禮,方獲同意繼續舉行證婚儀式,而婚宴則延至七月舉行。這對新人兩年前已「擇日」結婚,儲了兩年錢,婚戒亦用了一年時間訂造,他們非常期待這個日子,「搞一個婚禮唔係只係 book 場,化妝師、攝影師、婚紗、禮服、兄弟姊妹的衣服,(我哋)全部都好重視,全部都要時間去籌備。」

這對新人原本已為婚禮花了約 30 萬元,對於限聚令下蒙受的損失,黃太形容自己為「砧板上嘅魚」,「好似比人劏咁,改期的話所有嘢都係錢,所有訂金都比晒冇得退」。她補充,婚宴取消後,本身租用晚裝的錢也無法退回,商店說「你拎走咗,就當你租咗著過」。

賓客靠 FB 直播觀禮

黃生批評政府的公布過程十分混亂,他說政府於 27 日公布婚禮豁免,但沒有任何細節,直至凌晨突然宣布是 20 人以下的婚禮,「瞓覺發緊好夢,諗住婚禮好順利,瞓醒突然有 20 人炸我(手機),話你個婚禮搞唔成,當刻好似天堂跌落地獄。」

黃太亦說,新措施的細節模糊不清,「擔心雖然個婚禮係 20 人,但原來計埋酒樓人員已超過(上限),跟住警察、食環上嚟罰款、坐監,咁點算?上台影相超過 4 個人係咪已經唔可以呢?」她數數手指說,連同兄弟姊姊、新人、長輩、攝影師、律師及婚禮統籌 ,已有 19 人,根本不能夠邀請任何一位賓客,黃太笑言:「嗰一個人你請得邊個呢?」最終他們只能用 FB 直播婚禮供其他親友觀看。這對新人笑言,「冇諗過連賓客都冇,我哋呢個婚禮史無前例」。

他們說,籌備婚禮期間屢遇波折,心情不斷起伏,如去年反修例運動,他們擔心於尖沙咀舉行的婚禮能否順利舉行,「賓客落樓見到防暴點算?」;其後年初又爆發疫情,今個月因疫情惡化,原定逾200人出席的婚禮終只有一半人答應出席,但他們相信種種難關令婚禮更特別,「有啲風雨對我哋嚟講係祝福,打風都打唔甩。」

至於新娘媽媽黃女士說,雖然婚宴未能圓滿舉行難免有點失落,但相信一對新人近日亦承受很大壓力。她又說,疫情至今未見好轉,延期舉行會令兩位新人再為婚禮費心,理解他們如期舉行的想法。

婚禮統籌批政府公布含糊不清

婚禮統籌江小姐亦批評,政府公布含糊不清,上周五政府指婚禮豁免,但至昨日她才獲悉婚禮要 20 人以下,感到非常憤怒,「點解林鄭呢個政府唔將啲咁重要嘅嘢(資訊)比清楚市民?」她不解為何政府覺得疫情嚴重,不直接一刀切,禁止所有晚上的飯局。她又說,這對新人昨日完全崩潰,斥「破壞咗好多人夢想,每一個結婚嘅人都唔會想有呢個回憶」。

江小姐說,若有錢人婚禮要改期,他們並無損失,但舉辦這類中級婚宴的大多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一圍都要一萬多元,但他們大多每月只有 2 至 3 萬元收入,「要儲幾耐先儲到30萬?好心痛囉」。她認為,年輕人努力儲錢,想達成結婚夢想,但一下子就被政府扼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