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入公立醫院等如玩緊俄羅斯輪盤?

2019/8/26 — 17:4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DanDan】

屢屢發生的嚴重醫療事故

醫管局的《風險通報》透露,2016 年第二季公立醫院共發生 29 宗藥物事故,比第一季多18 宗,創四個季度新高。到了 2017 年第二季一共發生 13 宗嚴重醫療事故,當中有 9 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其中一宗更在手術的六天後才發現有一件用作腦骨切除術的鉗被留在病人頭顱內。而去年的第四季共發生 5 宗嚴重醫療事故,有三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一宗為病人接受錯誤的治療。是因為醫生人手不夠,開工時間長才導致的嗎?頻頻發生的嚴重醫療事故,令大眾不禁懷疑香港的醫療制度改革引進的的公私營醫療系統,是進步還是不斷倒退。

廣告

內科病房及急症室迫爆,一片第三世界的景象

今年年初的流感高峰期,有超過十天急症室求診人次約七千次。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整體內科病床佔用率為 115 %,當中伊利沙伯醫院內科病床使用率更高達 130 %,這表示醫院的床位根本不足以應付住院需求,亦不能滿足病人的住院基本需求,不少病人更要睡在走廊及廁所門外,實在教人情何以堪!由於內科病房病床爆滿程度非常嚴峻,平均等候時間有可能超過 15 小時,令病人滯留在急症室內,並導致急症室迫爆的場面。本人年約 90 歲的外婆,因年老經常出入醫院,但每次輪候急症室和內科病房病床都花足一整日的時間, 令家屬們感到十分吃力,何況一位 90 歲的老人家要被滯留在急症室一整天,教人心痛。發展多年的醫療制度,病人理應得到更好的醫療服務和照顧,但偏偏成普通市民的惡夢。

廣告

政府冇義氣,護士捱義氣,病人快斷氣? 

香港護士對病人的比例一向不如於國際水平的 1:6,香港護士協會指出,現時公立醫院病房裡每 1 位護士平均照顧 12 位病人,晚間更上升至 1:24。在流感高峰期的時候,更出現護士對病人 1:30。截至 2016 年底,全港有 5.2 萬名護士,即每一千人有 7.1 位護士,而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為每一千人有 9 名護士。全港 5.2 萬名護士中,有大約四成在醫管局任職,比私家醫院的護士數目低。可是私家醫院只服務全港 10% 的人口,這顯然是不合理的。若香港要即時追上平均水平,公立醫院需要立即贈聘逾 6,500 名護士才能達標。有研究指出,以護士病人一比四嘅標準,每增加一個病人,就會增加 7 %的死亡風險,護士病人 1:6 的比例就會增加 14 %嘅死亡風險,如此類推。由於研究在美國進行,護士病人的比例超過於 1:12 是十分罕見的。因此,研究不能為此比例作出結論,但可以肯定的是護士病人的比例越大越會間接增加病人的死亡風險。所以,護士的人手比例與病人權益有直接的關係。

公私營醫療系統的失衡

過去的 10 年,政府給醫管局的撥款增幅接近一倍,由 2010 年度的 327 億元增至 2018 年度的 641 億元,可見事實上政府的而且確重視香港的公共醫療。整體醫生的人數增幅達 25%,過去 10 年專科醫生增加了 1000 人,現時約有 3500 人,可是前線醫生過去 10 年卻沒有增長,只維持在 2300 人左右。而在急症室、兒科、內科及老人科的前線醫生,就正正是全港醫療的壓力點。以伊利沙伯醫院為例,10 年前已經有90個前線醫生, 10 年後的今天,依然是90個。

香港現有約 1.4 萬個醫生,政府佔了 6000 多人(45%),私家佔了 7000 多人(55%),而護士的公私營比例是 4:6。公立醫院以香港 45 %的醫生去照顧約九成的香港病人,而 55 %的私家醫生去照顧一成的香港病人,這正正顯示出公私營醫療系統的失衡。醫管局最後分流不足 0.1 %的病人到私家醫生,簡直是本末倒置。

事實上,公私營醫療系統失衡是一個惡性循環,新進醫生寧願選擇專科專業,亦不會想成為前線醫生。前線醫生的壓力是整個醫療系統中最大,他們被迫接受更長的工時,更大的工作壓力和失誤的後果。護士的公私營比例也出現同樣的問題,很多護士也寧願跳槽到私家醫院工作,也不想在公營醫院內工作,但這也是人之常情。他們也是只想過着正常人的普通生活,並不想把自己不斷勞碌,無法顧及個人和家庭生活。醫管局若想破解這個惡性循環,他們必須大力增加前線醫護人員的數目,避免現時的前線醫護人員跳槽到私家醫院。這亦有助新進醫生選擇內科、兒科及老人科,以增加前線醫護人員的數目,大大減輕公營醫院的壓力。醫館局亦可以考慮強制設立公私營醫護人員的人手比例,減少人才流失,確保公營醫院有足夠醫護人員向基層市民提供基本的醫療需求。

作者自我簡介:關心時事的香港女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