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幢大廈僅 1 個案、9 日前錄確診亦被封 政府封區準則含糊 專家促交代理據

2021/2/4 — 22:29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港府自 1 月 26 日首次「突襲式」封區,截至昨日共有 13 次圍封行動,特首林鄭月娥更揚言或會封區至年廿九。然而政府一直未有向公眾交代封區準則,林鄭今日更形容是「既有科學基礎,但又不是完全科學」。

讓數字說話:13 個區域,涉逾 40 幢大廈,檢測逾 7,000 人,動用逾 4,000 名政府職員,最終只找到 2 宗確診個案。被封的大廈爆疫程度大不同:由僅有一宗確診的大廈,到爆發 8 宗個案的大廈都有被封。有大廈是錄得確診翌日就被封,有些卻在錄得確診後 10 日才被封。

毫無章法的封區行動,有網民戲稱猶如「大抽獎」,甚至開賭盤預測每日圍封的區域。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認為,政府無交代封區原因,難以令公眾信服,做法亦恐不符成本效益。有區議員亦指若僅有一宗確診個案仍須封區,只會令周邊居民精神緊張,批政府大造新聞。

廣告

4 幢大廈被封區前只錄得一宗確診

《立場新聞》翻查資料,在過去 13 次封區行動中,共有 4 幢大廈封區前只錄得一宗確診個案,包括屯門豐景園一座、柴灣興華邨美華樓、油麻地果欄一帶、元朗安興街好彩洋樓,共檢測逾 2,000 人。完成圍封後僅有豐景園一座找到一宗確診個案,其餘地區均無發現新確診。

廣告

至於其他大廈在封區前普遍錄得 2 至 3 宗確診個案,另外天水圍恒樂樓、麗港城 5 座及 7 座、北角東發大廈、油麻地碧街一帶、佐敦核心區域等分別錄得較多個案,但封區後除了佐敦發現 15 宗新個案外,其餘僅有碧街一帶錄得一宗新確診。

新聞稿不再交代封區原因

值得留意的是,政府在首次宣布封區時,仍會解釋佐敦一帶樓宇樓齡較舊、日久失修,多屬「三無大廈」等原因,因此有封區需要,但由第五次封區,亦即 2 月 1 日起,政府新聞稿已再無交代封區原因,僅稱是要「徹底截斷區內的傳播鏈」。

林鄭月娥今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強調,封區找不到確診個案都是「好指標」,如有需要,「(封區)會繼續做到年廿九」。她又指,事實上要找地方要封區「既有科學基礎,但又不是完全科學」,承認選擇地方未必準確,「可能揀唔中」。

錄確診後 10 日始封區

若以日期分析,大部份封區的行動,並非在該區錄得確診個案後立即封區。其中油麻地果欄一帶,唯一一宗確診個案是在 1 月 22 日確診,但當局在 10 日後即 2 月 1 日才封區,行動後亦找不到新確診個案。

另外,多幢大廈在封區前政府已曾發出強制檢測通告,要求有關大廈所有居民接受強制檢測。以圍封碧街為例,位於東安街的順豐大廈在封區前已被納入強制檢測大廈名單,最後該幢大廈居民變相 3 日內須檢測 2 次,被質疑浪費檢測資源,最後只找到一人確診,但當局無公布該名病人是否已有抗體的「水尾」個案。

美華樓僅一宗確診須圍封 區議員:全邨無其他確診 政府做大龍鳳

柴灣興華邨美華樓至今只錄得一宗確診,附近區域最近亦無新增個案。當區東區區議員謝妙儀指,政府在晚上 7 時突然宣布封區時,有逾百居民正在樓下排隊等候強制檢測,「街坊覺得好擾民,搞到精神緊張,好多人都諗返唔返屋企。」她批評政府資訊混亂,例如民政事務署指引不清晰,有職員指 6 歲以下小童須用大便採樣檢測,但亦有職員指不須檢測,令市民感到無所適從。

謝妙儀強調,興華(一)邨過去兩星期沒有其他確診個案,只有美華樓一宗確診,且當局亦未曾在附近一帶抽取污水樣本,認為若當局封區標準不清,若僅以一宗確診個案便封區,會造成恐慌,且認為只是為了做「大龍鳳」,目睹不少政府高級官員到場視察,猶如只為「大造新聞」。

曾祈殷:恐不符合成本效益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認為,若封區一帶有陽性的環境樣本、或有多宗源頭不明個案,或累計多宗確診個案,是值得封區找出隱性患者。但他認為若政府決定封區,必須向當居民解釋封區原因,讓公眾信服,「其實你俾合理解釋,市民係會接受,無論解釋合唔合理,但係你要解釋,抗疫係要雙方大家合作。」

面對封區 13 次卻只找到 2 宗個案,曾祈殷認為從好的方面可以令市民毋需提心吊膽,但相反由於要市民配合,過程須勞師動眾安排警隊、衞生署、民政事務署、化驗所等不同部門合作,質疑恐不符合成本效益。

曾祈殷認為,政府現時希望努力達至「清零」,即使大廈只有一宗確診個案,亦不想將病毒傳播開去,估計因此亦須封區找出隱性個案。但他指出就算是即時封區,或有居民未開始發病,即使檢測亦未必從病人身上找到病毒,可能在解封數日後才確診,「有時確診係會滯後,而家冇,唔代表將來冇確診。」

許樹昌:可縮小範圍但不應降封區門檻

新發現及動物傳染病科學委員會主席許樹昌估計,政府為了減少對市民的影響,因此將封區的範圍縮少,甚至只有一宗確診個案亦須封區,但他認為「如果一幢得一單確診,似乎唔係好大效益;如果同一條街,有兩幢大廈有兩、三宗確診,(封區)搵到確診嘅機會就大啲。」他又指,若政府太遲決定封區,是難以截斷傳播鏈,不少無病徵人士仍會上班、往商場、食肆等,病毒早已有機會擴散,成本效益不高。

許樹昌認為,政府過去未試過有關做法,因此仍需時間摸索,以減少對市民滋擾。他強調,政府是可以縮細封區範圍,但不應降低封區的門欖,否則若一宗確診亦須封區,擔心不少市民難以接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