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民追蹤真安心?

2021/1/3 — 17:10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介紹「安心出行」(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2020 年 11 月)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介紹「安心出行」(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2020 年 11 月)

政府早前推出「安心出行」手機應用程式,期望能讓大眾市民「真.安心」,可惜暫時仍事與願違。雖然已強制要求一系列餐飲業務及表列處所張貼二維碼,共有六萬多個單位參與,可惜手機應用程式下載次數只有四十多萬,遠遠低於預期。

數天前,創科局局長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來達到抗疫效果,亦提及「私隱固然重要,但在抗疫之路,大家可能真的要放低一些自己的考慮」等等,令不少市民對私隱保障再一次感到擔憂。

現時,「安心出行」有兩個數據輸入方法。一,掃瞄二維碼;二,利用手機鏡頭自動識別車牌。

廣告

先討論第一個方法。所謂二維碼,其實是條碼的其中一類。條碼主要分為一維條碼(1D Barcode)及二維條碼(2D Barcode)。一維條碼看來就是一排粗幼不一的直線組合,所儲存的數據量非常少,但是作為辨別用途則非常足夠。一維條碼有多個不同格式,常見的包括 Code 39 條碼(電費、水費帳單)、EAN-13 條碼(各式各樣產品之外包裝上)及 ISBN 書籍碼(書籍之封底或內頁)等等。

而「安心出行」所應用的二維條碼,是屬於 QR Code 條碼。二維條碼其實還有其他格式,例如 PDF 417 條碼及 Data Matrix 條碼等等,只是 QR Code 條碼比較常見。我們在街上可以用手機鏡頭拍一下宣傳單張上的二維條碼,便可瀏覽該產品的網頁。相信你會即時聯想到,網址比帳單號碼長得多,所以二維條碼相比一維條碼能盛載著更多內容。「安心出行」之每個二維碼中,亦包含唯一識別碼讓系統辨別用家身在那個處所。

廣告

除了掃瞄二維碼外,另一個數據輸入方法為利用手機鏡頭自動識別車牌。根據政府新聞公報,「的士車牌掃描運用雲端光學字元辨識(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 OCR)技術,透過相機所拍攝到照片中的文字影像,轉化為文字檔案儲存」。雖然提及「應用程式會把相關照片即時刪除」,但是這個過程相信是先把所拍下的照片上傳至雲端伺服器讓人工智能系統作車牌辨別後,把結果回傳至用家手機作儲存。

雖然這兩種方法都是「主動式」向系統提供資料,而且政府亦強調程式不會上傳用家個人資料,而且所有資料會在 31 天後自動刪除,但不少網民仍然擔心應用程式索取太多權限,例如在程式權限下政府仍可取得所有用家手機中的照片。相信這是下載次數未如期望的主因。

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薛局長在電台之言論亦引起大眾擔憂。局長指出當局正在不斷改善「安心出行」的技術,研究在各處所裝上藍牙發射器自動發出訊號,當市民手機接收到訊號後便會自動記錄出入處所資料,不需要再主動掃瞄二維碼。

坊間估計局長所指的藍牙發射器可能是低功耗藍牙(BLE)為基礎的 iBeacon,這是美國蘋果公司在2013年中所提出來的一套「微距定位技術」。小小的一個裝置,會不斷廣播帶有識別碼的低功耗藍牙(BLE)訊號,其有效範圍非常短,可能只有十至二十米左右。

如要利用這個技術讓用家「方便打卡」,用家亦需要開啟應用程式才可進行訊號搜尋,方便不了太多。可能亦有方法讓應用程式一直在背景中運行,但這個做法會引申兩個問題,應用程式耗電量會變得非常高,而且還導致各類型的安全風險。

一說到安全風險,政府剛剛推出的數碼個人身分認證服務「智方便」很快被發現當中可能存在盜用他人身分證登記的漏洞,所以市民之擔憂真是情有可原。

是「真.方便」,還是另一個大白象工程,留待市民判斷。雖然現時「安心出行」仍然讓市民選擇性安裝,但是在安裝所有手機應用程式前,建議先了解資訊保安及數據處理方法,免得將來得悉個人私隱資料被第三方利用而感到驚訝。

 

作者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