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眾對愛滋病知識和感染者態度有所改善ㅤ但仍有進步空間

2020/4/30 — 21:56

關懷愛滋去年底舉行「零標籤咖啡車」活動,並進行問卷調查。(圖片來源:關懷愛滋 Facebook)

關懷愛滋去年底舉行「零標籤咖啡車」活動,並進行問卷調查。(圖片來源:關懷愛滋 Facebook)

發佈「愛滋病的知識和態度」問卷調查結果

【文:關懷愛滋倡議及社群研究部】

截止 2019 年,愛滋病病毒累計的感染呈報個案已突破一萬宗,而每年新增個案於 2017 年起有下降趨勢,可見公眾對預防愛滋病的知識有所提升,但隨著近年有不少治療愛滋病的最新資訊,例如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於 2018 年發表「不能偵測 = 不能傳染」(U=U)的解說等。公眾又對這些治療愛滋病的最新資訊又是否有足夠認識?此外,香港中文大學及平等機會委員會分別於 2004 年 [1,2] 及 2010 年 [3] 進行有關公眾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態度意見調查,發現公眾對愛滋病感染者存在一定的歧視態度。為了解最新情況,「關懷愛滋」與香港教育大學合作進行一項有關「愛滋病的知識和態度」問卷調查,於 2019 年 11 月 29 日至 12 月 1 日期間,透過一連三日的「零標籤咖啡車 2019」活動,在街上及醫院門外派發免費咖啡的同時,亦分別向 18 歲或以上的市民和醫院員工進行有關調查,合共收集了 526 份有效樣本,包括 408 名公眾人士及 118 名醫院員工,研究現時公眾及醫院員工對感染者的態度有否轉變及愛滋病的知識水平。

廣告

知識方面:公眾對治療愛滋病的最新資訊不太了解 (見圖 1、圖 2、圖 3)

廣告

在知識方面,問卷包含了兩條有關對愛滋病知識的問題,其中較簡單(第一題)的是「 一般社交上的身體接觸如握手、同桌吃飯、擁抱和接吻亦會有機會感染愛滋病病毒」,當中逾九成受訪者均知道一般社交是不會感染愛滋病病毒。而另一題(第二題)則涉及較新的資訊「不能偵測 = 不能傳染」(U=U),卻只有 61.9% 受訪「一般市民大眾」答對「感染者依時服用藥物去控制愛滋病病毒,其預期壽命亦會較非感染者短很多。」(答案:否)

圖 1

圖 1

圖 2

圖 2

圖 3

圖 3

態度方面:(1) 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標籤較早年減少ㅤ普遍受訪者認為存有歧視和誤解 (見圖 4、圖 5、圖 6、圖 7)

另外,問卷設有六條關於受訪者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態度的問題。被問到「你認為香港大眾有沒有存在對愛滋病病毒的誤解和對感染者的歧視?」,有近七成(68%)受訪者認為「兩者皆有」,7.7% 認為「有,對感染者存有歧視」,12.8% 認為「有,對愛滋病病毒存有誤解」,反映大多數人認為社會上存在對愛滋病病毒的誤解以及對感染者的歧視的風氣。

圖 4

圖 4

除此以外,即使大部分受訪者了解一般社交是不會感染愛滋病病毒,但少數受訪者仍然表示擔心或介意與愛滋病感染者接觸。例如有 18.9% 受訪者擔心跟愛滋病感染者一起工作會被他們感染丶被問到「如果咖啡由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為你沖製,你有什麼感覺?」,在選擇「有感覺」的 525 名受訪者(49.7%)當中,有 1.1% 表示害怕和 8.4% 表示擔心。

圖 5

圖 5

在問卷設計中,「關懷愛滋」參照平機會於 2010 年所進行的「公眾對殘疾人士的態度基線調查 2010」,再次了解「公眾對鄰居是愛滋病感染者的態度」,是次有 14.4% 受訪者介意自己的鄰居是愛滋病感染者等等。與 2010 年平等機會委員會的研究顯示,34% 受訪者「不希望我的鄰居是愛滋病感染者」相比,公眾的態度有明顯改善,較以前接納愛滋病感染者。

圖 6

圖 6

是次研究中也問到了是否同意「人們感染愛滋病病毒是咎由自取的」,只有 6.4% 的「一般市民大眾」,表示「非常同意」或「同意」。相比香港中文大學於 2004 年的研究,有接近四分之一(22.3%)的市民認為「愛滋病帶菌者感染愛滋病是咎由自取的」,可見社會上對愛滋病病毒的誤解亦有減少的跡象。

圖 7

圖 7

(2) 「愛滋病知識水平」與「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態度」存正向關係(圖 8)

研究發現,在「一般市民大眾」的問卷回應中,學歷較低的人士對愛滋病認知的程度低於整體,而學歷較低的受訪者和較年長人士對愛滋病存在較負面的態度,可見兩者存有正向關係。

圖 8

圖 8

(3) 醫院員工認為需要接受更多有關如何支援愛滋病感染者的培訓(圖 9)

另外,是次問卷調查亦設有個別問題向醫院員工提問,當中有近六成受訪醫院員工認為自己「需要接受更多有關如何支援愛滋病感染者的培訓」,反映其支援愛滋病感染者的正面態度。

圖 9

圖 9

總結

與中大及平機會早年的研究比較,是次調查可見公眾對愛滋病病毒的誤解以及對感染者的歧視情況有所改善,惟對「不能偵測 = 不能傳染」(U=U)的知識較薄弱。因此,「關懷愛滋」一直進行倡議工作,在機構層面上,「關懷愛滋」倡議政府及愛滋病服務機構向公眾加強愛滋病教育,尤其是 U=U 的教育,並向醫院員工提供支援愛滋病感染者的培訓。在政策方面,政府應採納愛滋病服務機構的建議,來制訂五年的《香港愛滋病建議策略》,反映最新公眾對愛滋病的認知及感染者的態度,建立一個零標籤社會。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從個人做起,瀏覽可信賴的資料來源:例如衞生署或一些關注愛滋病感染者團體的資訊(感染日常),了解並分享真確的內容,以及支持他們的工作,參與每年 12 月 1 日「世界愛滋病日」的活動等。「關懷愛滋」相信,只有在多個層面共同努力下,才能消除社會上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標籤。

詳細問卷簡報,請按此

 

資料來源:
[1] 香港中文大學:〈市民對愛滋病感染者及其他弱勢社群的排斥性研究〉。2007 年 11 月 30 日。下載自香港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2020 年 4 月 18 日。
[2] Lau et al (2007). Associations between stigmatization toward HIV-related vulnerable groups and similar attitudes toward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Branches of the same tree? AIDS Care.
[3] 平等機會委員會:〈公眾對殘疾人士的態度基線調查 2010〉。2010 年。下載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2020 年 4 月 1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