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罷工,我想說…

2020/1/26 — 18:28

今天開始,我所在的醫院就要啟動應變模式,所謂的「沙士mode」。醫療人員抽了「生死籤」,決定進入隔離病房的次序。其實抽不中第一批也不代表什麼,等到第一批同事時間到了撤下火線,就輪到第二批了。當然,若然第一批同事中有人不幸感染,就順序遞補上去⋯⋯進入隔離病房的同事,叫做Dirty Team,盡量不再和其他病人及同事接觸。在外面的同事,叫Clean Team,雖然Clean Team也不一定真的Clean。我被安排作第二批Dirty Team,大概三個星期後就到我了。

昨天同事間雖然還有笑容,仍難掩憂色。看着明天就要進去的同伴,我只能拍拍了他的肩頭,叫他一定要平安走出來。又聽到有高級醫生說當年沙士在他負責的病房首先爆發,有兩位同事離世,他幸運地沒有感染。現在若然輪到他,也當賺了十幾年。黃任匡醫生在Facebook分享,說已有同事寫下遺書。寥寥幾字,透出一種悲壯,其氣節堪比古人抬棺出征,於我心有戚戚焉。我問自己,我有準備赴死的決心嗎?可以肯定地說並沒有,我其實很怕死。如果有一天我的同事受到感染,甚至離去,我也完全不敢想像。就像死亡和家人死亡,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請勿讓醫護流血又流淚

廣告

一個月前我寫道:「香港人不幸中有大幸,自2003年後未有爆發大型疫症。如果再來新一次沙士般的傳染病,以香港現在每天都破百的病床使用率,還能夠應付嗎?」沒想到一個月後一語成讖。這場災難固然是天災,但蔓延爆發卻完全是人禍。中共就不論了,港共政權到今時今日還是大開中門,反應遲緩,任由大陸人自由來港,又推前線上去,引起港人極大憤慨。近日網上熱議醫護罷工,認為現在港共政權完全依賴醫護人員,所以醫護掌握籌碼,可以逼使政府封關。本來醫護罷工完全可以討論,而醫管局員工陣線亦宣佈或會發起工業行動。網上有很多人稱會支持,可是我發現某些討論區的輿論一邊倒,已經不是呼籲醫護罷工,而是讉責醫護不罷工。

他們說什麼呢?他們說政府現在推醫護去死,醫護不罷工就是活該。他們笑醫護自己不要命,為了錢為了光環繼續賣命,死了也不值得可憐。他們說不罷工才是對不起香港人,是為政府賣命,是政權的幫兇。一直往下看,句句讓我觸目驚心。我不知道當中有多少是五毛,有多少是真心。我仿佛看到抗爭前線給割蓆,笑他們送頭的影子,雖然我完全不能和他們相比。說這些話的人,其刻薄程度和他們不齒的藍絲相差不遠矣。藍絲罵醫護人員是黑醫黑護,我只有少許憤怒然後一笑置之。但是給同路人這樣指責,真的讓很多醫護人員黯然心傷。我們做的是救急扶危,即使我們受薪,即使現在有著所謂更加迫切的大義,也不應該被這樣冷嘲熱諷吧?至於說愛之深責之切,責之切是必然的,愛之深卻不怎麼看得到,請不要讓我們流血又流淚。

廣告

罷工是全香港人的共同責任

聲明一下,我很贊成罷工,只是我想,把所有責任推給醫護,實在很不公道。局外人動動嘴皮,總是輕易的,就像人們在家中以上帝視角遙距指揮前線勇武抗爭者,說他們這樣做那樣做不對。當他們給圍捕時則說他們是戀戰是送頭,但或許他們根本接收不到實時訊息,或許他們在戰場高度緊張無睱上網,或許他們早被圍堵欲離難離了。如果說對於局勢關鍵,就必須要罷工來逼使政府讓步,那很多行業都責無旁貸。譬如最直接的海關人員,他們怎麼不直接封關?例如鐵路、飛機和過境巴士的駕駛人員,為什麼不直接罷駛?他們的罷工才是釜底抽薪,而不像醫護罷工那樣「曲線救國」。甚至是運送醫療用品,還有食物的船員以及碼頭工人,何不罷工?他們的任何一環只要停擺,都可以對社會造成重大影響。如果其他行業都不罷工,緣何把所有責任都推在醫護身上呢?

醫護人員罷工總是比其他行業困難,原因之一當然是難以組織,其二還有道德責任。道德綁架人人皆知,但又不能輕易割捨,這是真正的陽謀。我相信絕大多數的醫護人員並不認為自己領的是政府給的薪水,所以要給政府賣命。這個政權的合法性早已蕩然無存,而我們所支的每一分錢都是香港人的血汗。不像某團體,即使是打份工,我們也不是為政權服務,而是為人民服務,請不要侮辱了我們。很多人說會支持醫護罷工,仿佛罷工就是按一個按鈕,然後就成事了。但是真實的情況是否真的這麼容易呢?真的一聲支持就足夠了嗎?

醫護罷工的顧慮

有些人說反正這病毒無藥可治,那不如不用管。然而無藥可治就代表不用管了嗎?即使武漢肺炎暫時無藥可治,主要靠身體自己對抗病毒,但醫療人員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幫到他們。比如他們血氧不足的時候可以給他們氧氣,實在不行還可以插喉駁呼吸機,血壓低時可以靜脈滴注,打強心針等等,支撐他們,為他們爭取時間自己康復。而更重要的是要有人作診斷,要作出隔離。隔離才是最重要的措拖,否則患者就會四處亂跑了。如果所有醫護真的任之由之,即使政府真的封關,也為時已晚了。

病毒並不會擇人而襲,任何人都有機會感染。我們並不想失去任何一條生命,更不想失去任何一位手足。說會無條件支持罷工的人,有想過如果有一位手足感染了肺炎,難道就放著他不管嗎?如果是你,或者是你的家人,到了性命危急的時候,你還能義無反顧地支持嗎?看著一個病人敗血性休克,血壓低得快死,氣喘得翻著白眼渾身冒汗,我真的能袖手旁觀嗎?病人心跳停止,我們真的應該任由心跳監測儀拉成一條直線嗎?說得輕巧,但到了真實面對時,是否還是這麼堅定呢?我或許是左膠,是婦人之仁,但我真的很難做出這樣的抉擇。有一些人說外國醫護也有罷工,而他們不像香港醫護那麼多顧慮。可是,即使是外國醫護的罷工也不常見,而他們也只會暫停非緊急服務。還有,外國醫護罷工的時候,可像現在正爆發新型致命傳染病嗎?

話說回頭,罷工一定有用嗎?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對於視人命為草芥的港共政權來說,或許罷工罷到死了幾百人,它還是會無動於衷,甚至是樂見其成呢。它會不會因勢利導,把市民怒火引向它早就想清算的醫護呢?反正不明真相的人,仍然會相信它的謊言和抺黑,認為是醫護貪得無厭才會罷工。而只要有了這批人和三萬警察的支持,這個政權還是會屹立不倒。不見棺材不流眼淚,至少它是這樣認為的。我要說些不中聽的話,雖然香港人質素之高讓我深感光榮,但我也不會低估人性的醜陋。現在這麼多人說支持醫護罷工,說醫護不罷工死了也不用可憐的人,到了真正有人因為醫護不作為而死時,說不定就沉默退後,甚至反面批鬥清算了。香港人,你能做到生死不割蓆嗎?

寫了這麼多,我並非說醫護不應罷工,而是請不要把所有責任推給醫護,否則這也是另一種道德綁架,這是所有香港人的共同責任。只有全香港人一起罷工,才能造成決定性的影響。而且罷工並不是說罷就罷,有很多因素要顧慮,還要決定形式和範圍。我想罷工還是要逐步升級,現階段或者可以先罷門診,只提供住院服務和緊急服務。如果政府仍執迷不悟,再進行升級,而詳細計劃,當然要待工會決定了。

港共政權回頭是岸

剛剛看林鄭開記者會,先說了一大堆廢話,說啟動了什麼機制,自己親自監督等等,廢話之多完全繼承中共官員的傳統。然後又在大放厥辭,說醫護罷工是激烈的行為。請問她的主子共產黨當年發動罷工,激不激烈?1927年共產黨發起秋收起事,很和平嗎?1967年左派暴動,理不理性?無恥之恥,無恥矣。不要以為香港人真的無動於衷,雖然不像你們,我們還是有道德約束,但醫護也是人,逼到盡頭還是會反抗的。

港共政權作孽多端,出賣港人不遺餘力。我想到了中國大陸真的全國爆發時,這個殖民政府或許還會再次代表港人捐款,以表支持祖國抗疫之心。我奉勸港共政權不要得意忘形。要知道疾病是最公平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受感染,包括官員,例如廣州的城管副局長也中了招。幾年前我讀了卡繆寫的《鼠疫》一書。故事中,阿爾及利亞的奧蘭城是一個美好繁華的地方,市民都很享受這裏的生活。然而有一天,城裏爆發鼠疫,政府宣佈封城。城裏人心惶惶,奧蘭變成一個被世界遺棄的孤地。死人愈來愈多,人們對於死亡變得麻木不仁。那時我讀罷後寫了些東西,其中一句想送給港共官員:「死亡不分貧富和階級,危脅每一個人。在死亡面前,人們有史以來第一次平等。」

從網上流傳出來的片段可見武漢城中人心惶惶,疫情極為嚴重。病人躺滿醫院走廊,醫院拒絕接收,醫護崩潰痛哭。就在昨晚,武漢人民呼天搶地,央視春節晚會卻在敲鑼打鼓,喜氣洋洋,真難相信這是在同一個時空發生的事。武漢已經成了人間地獄,就像生化危機系列遊戲中的浣熊市一樣。港共政權的官員們,請不要忘記你們曾經也是香港人。不管是良心發現又好,是為了保命也好,病毒不等人,如果不想香港變成第二個武漢,請從速決斷亡羊補牢,下令封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