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信】與光榮冰室商榷

2020/2/19 — 19:21

得悉有不少人認為「歧視」二字太過敏感,我嘗試在這裡作出一些澄清。我和黎明博士寫的那篇《刺針》文章不是要指著任何人作出道德審判,也不是說我們要譴責這茶餐廳,(我還在我的 status 說了,其實每個人包括自己也是會對某些人呈一些自然反應的),也不是像葉劉說甚麼不要歧視人吃蝙蝠,或林鄭說甚麼封關就會導致歧視,而是沿用「歧視」廣泛被採用的定義 — 就是有沒有屬於一個群體的成員因為所屬群體中一些無法或難以改變的特徵(例如:膚色、人種、國家、母語、宗教、階級、性別、性向、年齡等)而得到較差的待遇或被排斥。

《刺針》是一本醫學學術的國際期刊,所以我們會用一些學術界都明白(但可能有時與公眾討論語境下有不同理解)的語言;例如在華人社會的日常談話中,說人歧視可能都帶有指控他人有意圖這樣做或有譴責他人人格的含意,但在學術討論中,大都是採用上面提及過較中性、沒有渲染意圖及人格審判的定義,因為意圖是難以猜透的,更何況很多時我們自己的行為自己也未必完全理解背後的意圖。在公共衛生政策的層面上,學術界經常都會討論的問題包括:究竟公共衛生政策中,是否只是講效用呢?如果一些政策帶有區分某些群體的色彩,就算能夠達到某程度的效用,又是否就能夠正當化呢?在有區分某些群體的色彩的政策當中,究竟怎樣區分才不會構成對那個群體的歧視,傷害到群體中的成員呢?明顯地,在效用與倫理之間,經常也會出現張力,但這只是證明了「究竟不歡迎某些人士入內是否不恰當的公共衛生策略」是可以繼續討論,而不是一個需要即時訴諸被鄙視為離題或不合時宜的題目,更加不是像那些動不動就說這是抹黑但又把整篇文章曲解的 KOL 們所指控我們那樣要聯同平機會來攪這間餐廳(我甚至懷疑平機會有沒有看過我們篇文)……如果要反對運動,我太太就不需要為個運動絕食絕到入醫院啦,搵命博喎?咪玩啦!

我需要重申,我們問的是:有沒有人因為他們所屬群體中無法或難以改變的特徵而得到較差的待遇或被排斥?而如果有,那我們可以做得更好嗎?

廣告

我們看到在大部份理性的回應中,大家其實也認為像光榮這種一刀切的公司政策確實是太粗糙,也會傷及無辜。問題是,在資源短缺及公共衛生普遍知識缺乏下,如果不行不歡迎操普通話人士入內的策略,還有沒有別的可以做呢?其實是可以有的。以公共衛生作前題,我需要提出以下幾點:

  • 從開始至今,我們一直都說光榮的一刀切政策是源於恐懼,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因為疫情的日新月異,隨著中國疫區的封關,除了較早期時的武漢輸入個案,以昨天(2 月 18 日)的數據顯示,所有香港的個案中,88% 為香港本地居民個案。合理的推論是,這些人士大部份都能夠操廣東話,令茶餐廳一刀切的策略出現極大漏洞!
  • 當然,我們都知道在香港沒有完全封關的情況下,還是有人每天可以出出入入,往來內地。但根據入境處顯示及不同人士的實地考察,往來內地大部份的都是香港居民 ,而且香港居民:內地訪客比率是 96:4(2 月 17 日統計數字)!比率亦從一月尾開始持續拉開。
  • 如果因為以中國有多個疫區作為不歡迎普通話人士的原因,在現時中國多個疫區已經封關,而大部份往來內地的人士是本地居民的情況下,在香港操廣東話人士的風險其實遠超操普通話人士。而這個漏洞是驅使為何我和太太必須要提出不歡迎普通話人士的策略其實只能夠提供客人一種安全一點的錯覺,但實際上不利於公共衛生及健康。
  • 得知平機會警告光榮後,我立即去看了香港《種族歧視條例》,發現法例中的「種族」定義不只是指涉種族而已,而是包括: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我們當然希望光榮在抗疫中不會做出觸犯法例的舉動,所以更希望與光榮商榷。至於所有侍應都不懂普通話,這個是才公佈了兩天的事,不知道是否因為平機會警告後作出的政策改動。但這也是與原來不歡迎操普通話人士內進的政策有不同的;正如你不懂法文也不等於不歡迎操法文人士內進吧。而這個公司政策上的改動其實是樂見的 — 因為它必然是更少爭議,更加平等。
  • 最後,我想從公共衛生角度提出一些可能的措施;當然,我非常明白這些都是一些不是從事飲食業的人的建議,實際上還是要看可行性,但我認為光榮可以拿來作參考,從這個方向考慮。一些沒有排斥任何群組的策略可以包括:1) 在門口提供酒精潔手液(可能已經正在做?求證),因為如果每個顧客都進入廁所洗洗手,餐廳的人龍應該會長得不得了,也不是一個很實際的做法,但當然最好就是用餐前洗手啦;2) 可以反而針對有病徵人士提出邀請他們帶口罩甚至痊癒後才回來光顧(這樣我不認為是歧視,因為是針對病徵,不是其他與病不太相關的因素,亦不符合上面歧視的廣泛定義);3) 可考慮以實施客人分流方法來增加社交距離,例如用飛仔或訂位按時段入座,盡量增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 我相信支持得光榮的客人是會明白這些安排的。以上種種的方法也可以低廉的方法做到,而且不需觸及有爭議及法例的問題。講真,就算是說普通話的人,去得光榮都應該不會是反對時代革命的人啦!請光榮考慮,不要把支持者誤區分為敵人和病毒。

每個人(無論他是甚麼政見、人種、語言等)都有可能被感染。抗疫最有效的方法始終都是行一些受惠所有人的公共衛生策略。在獅子山下,我們都是面對同樣的挑戰的。共勉之!

廣告

敬啟,
鍾一諾博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