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關

2018/8/17 — 13:59

羅永聰(五夜講場片段截圖)

羅永聰(五夜講場片段截圖)

【文:莫哲暐】

剛才一路寫書法一路聽《學人講經濟》,題目是公關,嘉賓當然是羅永聰。

後半討論到公關的道德問題,羅指出,如果是要推廣香煙,他不會做,因為是黑白分明的問題。但很多事並非如此分明,例如政治立場。他也強調公關的「專業」。主持人用律師類比,羅也順勢指出「每人都有被代表的權利」。

廣告

我的演繹就是:關乎政治的,很多時都是灰色地帶。套在香港,就是不論建制、泛民、本土、自決,公關都不應有任何判斷。誰(有錢)找你,就接 job。因為每人都有被代表的權利。

這完全搞亂了法治和公關本質上的不同。在法庭上,所有人都有獲得代表的權利,乃是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而且,有罪無罪,乃是透過法律程序去判斷,即使真的是罪人,也應該公平地受到合乎程序公義的審判繼而受到懲罰。但公關不是律師,公關要 spin 的東西,並無任何典章制度和程序去做最終判決。所以俗一點說:公關的工作就是「洗腦贏心」。

廣告

在商業社會,人人都是如此,這叫 marketing。我也無甚麼意見的。但公關涉及一個「公」字。你所參與的,是公共事務,影響的不是那一間企業或公司,而是人民、大眾的生活,以致政治發展的未來。你在公共事務上「洗腦贏心」,真的可以不問立場?假設在土地大辯論中,你大力 spin 填海這選項,繼而「洗腦」成功了,香港真的填海了,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你可以簡單說一句「我無責任」嗎?你可以說這與某公司失去了一單生意無分別嗎?

我會問:如果是希特拉找你,你願意接 job 嗎?
我估計回應會是:納粹主義肯定是錯的,希特拉是惡魔,黑白分明,不會接。
我會再反問:如果置身於 1930 年代的德國,你覺得「納粹主義」真的是如此黑白分明嗎?其實對於當時的德國人而言,納粹主義或許都是灰色地帶。

所以,其實你會接。重點是,你不可能用「公關專業」去卸掉自己的道德責任。這當然是極端例子,但在今日香港,當你有一日去幫中共的代理人去做 spinning 時,其實本質上與直接幫獨裁者做 spinning 並無太大分別。

不問立場,本身就是一種立場;不做道德判斷,本身就是一種道德判斷。而道德責任,不會因為所謂的「專業」而可以卸去。做不做公關,是個人選擇。但希望做的人記得,選擇了,就要負責任。而在今日香港,這個道德包袱可能比你想像中更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